日前,媒体盘点发现,今年下半年以来,一批互联网巨头跑步进军“社区团购”,其中包括了美团、拼多多、苏宁菜场等等。

与2016年相比,如今的社区团购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当互联网经济进入下半场,新变化产生了新需求。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改变了诸多消费习惯和信息获取习惯。非接触式消费走入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买菜等社区团购的高频消费场景实现了再造。互联网企业期望用户从社区团购进入到平台其他产品与服务消费的场景。

从运营上来看,社交属性让社区团购好运营、易复制。借助微信中的社群,社区团购的获客成本比较低,更容易深入下沉市场。和传统的线下商超、农贸市场相比,用户在微信群中“生活”,从互动中感知产品和服务,实际上是在创造需求。

有人说,社区团购是互联网风口。然而,也有人说,社区团购可能是伪风口。实际上,社区团购这门生意并不容易做。这些年来,传统大型商超并没闲着,也在积极转型新零售,还发展出了“网上点菜、送菜上门”等贴心服务。面对众多竞争者,服务供应链长且复杂的社区团购要想一下子吃掉市场蛋糕,绝非易事。而且,当补贴效应逐渐淡化,社区团购能否淡定面对用户流失,也是一个未知数。

社区团购的市场空间足够大,当然是利好。但从长期来看,其市场格局尚未成型,商业模式仍要接受考验。仅靠“预售+拼团”的模式,社区团购显然不能包打天下。如今,一众互联网巨头下场“搅局”,在为市场注入更多资源的同时,也为模式创新留下诸多悬念。譬如,巨头能否借助社区团购深入多样化的社区经济,如预期的那样切入日用品、快消品等消费领域?面对农产品缺乏标准化和产销分离的现状,巨头能否用产地直采成功“扩围”?面对“幅员辽阔”的社区,巨头如何从容应对长链条的竞争,充分保障服务品质和用户权益?

当然,巨头的介入,有可能刺激专业的第三方服务跟进发展,并以此破解供销对接、运营推广上的难题。社区团购也有可能借助巨头的运作,向上游领域延伸。甚至,借助社区团购而新开辟的供应链金融和消费金融也会找到市场机会。(杨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