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坊间流传一份关于华福证券恳请有关方面“支持豫金刚石(ST金刚,300064.SZ)风险化解、避免退市”的请求信。这引发市场各方极大的关注。

该请求信所涉情形是否属实?第一财经记者多次通过电话、邮件等公开联系方式尝试向华福证券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不过,与这封所谓的“避免退市请求信”存在与否无关,华福证券一定是最不希望看到豫金刚石退市的股东之一。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告及公开信息显示,今年8月、10月,豫金刚石的部分股份分别在阿里拍卖官网被拍卖。其中,参与首次拍卖的买家明确指向华福证券间接控股的资管公司。在该笔拍卖的股权完成过户后,华福证券控股的上海兴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瀚资管”)成为上市公司的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7.63%。

近年来,豫金刚石的控股股东、实控人频频占用公司资金、违规担保,导致上市公司陷入几乎无钱可用的地步。今年前三季度,豫金刚石归母净利润亏损5亿元,基本面进一步下滑。对于有多达64项诉讼案件缠身的豫金刚石,离退市还有多远?

豫金刚石的新晋股东

若豫金刚石最终退市,作为曾经的股票质押质权方关联机构及新晋股东,兴瀚资管的持股价值将归零,或是该资管实际控制人华福证券最不希望看到的结局。

10月19日晚间,豫金刚石披露了两份权益变动报告书,从公司股份的最终流向来看,华福证券已成为豫金刚石的间接股东。

公告显示,8月22日,根据北京天空鸿鼎投资中(下称“天空鸿鼎”)的破产进程,其持有的豫金刚石9195.4023万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7.63%),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

豫金刚石还指出,兴开源8号资管计划通过银行向天空鸿鼎发放委托贷款,天空鸿鼎以其持有的9195.4023万股豫金刚石股票为委托贷款提供质押担保。

兴瀚资管旗下兴开源8号单一客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2.01亿元竞价成功,平均每股成本2.18元。2020年11月7日的公告显示,该笔竞拍的股份已完成过户。截至11月5日,兴瀚资管-兴开源8号单一客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成为豫金刚石的第四大股东。

需要指出的是,在股权被拍卖前,天空鸿鼎所持豫金刚石股份存在质押等权利限制情形,质权人为兴业银行郑州分行。而被拍卖的股份将不存在被质押、司法查封情形。

从股权结构来看,兴瀚资管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华福证券。天眼查数据显示,兴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银基金”)持有兴瀚资管100%股份,兴银基金前身为华福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华福证券、国脉科技(002093.SZ)分别持股兴银基金76%股、24%股权。

10月17日,豫金刚石的另一位股东北京天证远洋基金管理中心(下称“天证远洋”)所持约2.3亿股完成拍卖,竞价9.68亿元,平均每股成本4.21元。

记者梳理公告发现,“吞下”豫金刚石2.3亿股的买家也很可能是兴瀚资管。公告显示,“截至本报告书签署之日,除本次权益变动外,基于化解自身风险的需要,信息披露义务人(兴瀚资管)将参与天证远洋所持22988.5057万股金刚石股票的司法拍卖,除此之外无其他增持计划”。同时,阿里拍卖平台显示,本次拍卖仅有一人报名。从这两处信息来看,买家的实际地控制人极有可能仍然是华福证券。

至此,在上述两项股票拍完完成过户后,华福证券将成为豫金刚石第二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6.7%。

而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目前兴瀚资管还持股*ST康得(002450.SZ)2.94亿股,占总股本8.31%。该公司今年7月10日起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券商分类评级信息显示,华福证券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评级结果分别是A、BBB、BB。但被下调评级的原因截至目前未披露。

兴业银行股权质押业务“踩雷”

进一步梳理股权关系,华福证券由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兴业国际信托)持股4.35%,兴业国际信托则被兴业银行(601166.SH)控股73%。

从股份来源来看,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持有的豫金刚石股份均来自2016年的定增。

2016年,豫金刚石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52735.6321万股,每股定价8.7元。其中,实控人郭留希斥资10亿元认购;天证远洋和天空鸿鼎分别斥资20亿、8亿元,分别认购约2.3亿股、9195万股,分别占公司总股本19.07%、7.63%。这笔增订锁定期为36个月,上市流通时间为2019年11月7日。

2016年12月3日,豫金刚石披露公告称,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将刚入手的定增股份,一股不剩地全盘质押,质权人是兴业银行郑州分行。

上述两笔股权质押,最惨的或是兴业银行。2018年1月,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参与定增的股份尚未解禁,且没有抵押物。彼时,豫金刚石股价开启一路下跌走势,从最高15.03元跌至最低1.78元。

2018年6月19日,公司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质押股份出现平仓风险的公告显示,天证远洋和天空鸿鼎质押的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当天,豫金刚石跌停,报5.76元。最终,天空鸿鼎和天证远洋均因破产重整不得不拍卖股份。

被实控人“抽干”的妖股

实控人“吸干”上市公司资金、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案例在A股市场历史上屡见不鲜。

天眼查显示,2010年3月,豫金刚石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人造金刚石单晶、培育钻石饰品、微米钻石线、超硬磨具(砂轮)等产品。2020年初,豫金刚石下修2019年全年业绩,将“预盈”修正为巨亏逾50亿元。如此操作,A股市场一片哗然。

11月27日晚间,豫金刚石“踩点”披露了对深交所半年报问询的部分回复。此前,深交所已屡次下发关注函告知公司,若在11月27日前仍未回复问询,公司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及相关停复牌处理。

回函中,豫金刚石详尽披露了公司每单涉诉案件及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无关的或有事项产生的损失的具体明细。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告及天眼查数据发现,豫金刚石涉及的全部案件中,多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和民间借贷纠纷为主。上述案件中,控股股东、实控人、上市公司、子公司等相关方频繁作为担保方、被担保方现身,资金最终流向的部分企业与实控人郭留希存在交集。

公告显示,截至11月18日,豫金刚石及控股子公司作为被告涉及的诉讼案件64项,案件金额约48.12亿元;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作为原告涉及的诉讼案件4项,案件金额约2.30亿元。

根据案件材料,豫金刚石作为借款人的案件16项,案件金额约为19.79亿元;作为担保人、差额补足方的案件24项,案件金额约为18.09亿元;其他案件28项,案件金额约为12.53亿元。

在最新披露的公告中,豫金刚石表示,针对资金占用问题,郭留希将在以第三方资产偿还的基础上,与债权方谈判,处置产权清晰、不受限制的资产,以物抵债,债务承接等多种方式偿还被动扣划形成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弥补上述案件因司法划扣给公司造成的损失。

不过,豫金刚石多位股东高比例质押风险压顶,公司控股股东河南华晶和实控人郭留希处于质押和冻结状态的持股均为100%。11月27日,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河南华晶所持公司部分股份新增轮候冻结,涉1.4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2.03%。此外,2019年6月6日以来,郭留希被出具过19次限制消费令。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4.81亿元,同比下滑805%。其中,营业外支出高达2.6亿元,主要系诉讼损失、预计负债增加所致。

实际上,豫金刚石已被实控人拖至“无钱可用”的境地。截至2020年10月末,公司账面上在手可动用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34万元;短期借款达13亿元、存货11.87亿元。其中存货周转天数为1070天,持续盈利能力堪忧。

今年下半年以来,豫金刚石屡次被监管点名,但公司拒不回复相关问询函与关注函。今年11月2日,豫金刚石终于回复深交所承认公司存在资金被动流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和违规担保的情况,并已触及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11月4日,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ST金刚”,当天股价收报跌停。

尽管如此,下半年以来,豫金刚石的股价波动极其夸张。Wind数据显示,随着创业板注册制开放20%涨跌幅,以豫金刚石为代表的“妖股”被游资爆炒。从今年7月20日至10月20日,豫金刚石股价从2.10元升至8.52元,累计涨幅达305.71%,累计换手率达628.63%。不仅大幅跑赢主要股指,股价涨幅远超同期炙手可热的新能源车板块。期间,知名游资如“赵老哥”、“章盟主”等所在交易席位频频现身。

爆炒过后,豫金刚石股价又遭遇了“过山车”。11 月,公司股价累计下跌12.16%。截至11月30日收盘,豫金刚石股价报4.47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