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版“意难忘”还在继续上演,共和党的新方案再次止步参议院。规模不够、条款不全、覆盖面不广,在民主党眼中,共和党的这份“瘦身版”经济刺激方案还不如没有。虽然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对“进一步的谈判前景感到乐观”,但从当前的形势来看,这份被美国民众寄予厚望的方案,要想在11月初的大选前推出,可能性几乎为零。

“要么全有,要么全无”

美国总统大选倒计时只剩10天,5000亿美元和2万亿美元之间的较量还没有休止的意愿。当地时间10月21日,美国参议院再次否决共和党提出的应对疫情冲击的经济刺激方案。

投票结果显示,该方案以51对44票遭到否决,未能达到迈向立法步骤所需的60票。这一结果虽然令人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在上个月,民主党人也是这样将共和党的方案拒之门外,上一次共和党提出的方案规模也是5000亿美元。

在被否决的消息传出后,美国三大股指短线走低,当天集体收跌,道指跌0.35%,报28210.82点,纳指跌0.28%,报11484.69点,标普500指数跌0.22%,报3435.56点。恐慌指数VIX跌2.38%,报28.65点。

相较于自己心心念念的2.2万亿美元,共和党的精打细算显然不能让民主党满意。在民主党看来,共和党未能意识到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作为民主党人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将共和党的计划称为“党派性的”和“瘦小无力的”。

具体来看,共和党此次给出的方案包括:给资助小企业的企业薪酬保护项目(PPP)追加拨款、每周300美元的补充失业救济金以及对企业的责任保护等资金,但不包括对美国民众的另一轮直接发放现金。

而在民主党的方案里,不仅规模更大,覆盖面也更广,比如补充失业救济金的标准为每周300美元,还包括直接给个人发钱,为调整后年度总收入不超过7.5万美元的个人提供新一轮高达1200美元、为年度总收入不超过15万美元的夫妇提供2400美元;除此之外,民主党的方案在住房援助、食品援助、儿童保育和教育等方面都出手阔绰。

而这样一份方案也让共和党感到不满。他们认为,民主党人提出的昂贵清单中列出了许多与新冠危机无关的规定。比如,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就表示,民主党人坚持要达成一项总值约2万亿美元的全面协议,“要么全有,要么全无”。

大选前无望

在“瘦身版”方案再一次“流产”的同时,白宫还试图用另一则相关消息安抚人心。白宫幕僚长梅多斯周二表示,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人在抗疫刺激措施谈判上取得了进展,但仍需要克服重大分歧,才能在美国大选之前达成协议。白宫的提议是推出1.88万亿美元的刺激方案。

当天,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当天举行了一场电话会议,讨论美国新一轮万亿级的经济刺激方案。

根据佩洛西发言人德鲁·汉米尔在推特上的说法,佩洛西与姆努钦当天通过电话会议的对话,已经使得双方达成“接近立法”的程度,在涉及医疗健康等优先事项方面,包括提供战略性检测和病毒追踪计划,同时保障学生在学校的安全性问题等。双方的“分歧正在缩小”。

据了解,在本周四,佩洛西与姆努钦将会再次就此进行沟通。

当然,双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达成一致。佩洛西在电话会议后也承认,美国国会可能无法在大选前通过经济刺激方案,“我们显然希望在11月3日之前达成协议。(不过)这实际上取决于特朗普总统能否说服米奇·麦康奈尔这样做”。

佩洛西还继续补充称,“我认为米奇·麦康奈尔可能不介意在大选后这样做”。这无疑是将大选前无法达成协议的“锅”甩给了共和党。

事实上,麦康奈尔的确也警告过白宫,不要同意任何类似于佩洛西所支持的全面的方案。在高盛经济学家菲利普斯看来,由于双方分歧大、时间短,佩洛西和姆努钦似乎不太可能在大选之前达成协议。更重要的是,即使原则上双方在未来几天宣布达成一项协议,但想赶在选举日之前通过国会投票似乎不太可能。

“别指望南希·佩洛西和哭哭啼啼的查克·舒默会愿意在经济刺激(方案)上为我们伟大的美国工人,或者为我们伟大的美国本身做正确的事情”,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的推特中,特朗普显得很气愤,称民主党人为他们自己州和地方争取援助的做法,是当前新一轮刺激法案谈判的主要障碍。

特朗普的心机

关于这次的经济刺激方案,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表示,拖到现在,民众也已经做好了心理预期,大部分预测都是大选之前出不来了,在核心议题上双方还是有很多分歧。

事实上,杨水清分析称,特朗普其实是更想拖到大选之后再推出。一方面,在接下来的十多天内推出,民众可能会认为是在佩洛西的反复要求下推出的,也不会把这笔福利算到特朗普的头上;另一方面,大选之后,如果是自己继续当选,特朗普就可以把这个方案当做给民众的福利,而如果自己没有当选,那这个方案出不出来他可能也不关心了。

在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看来,现在美国的当务之急是总统大选,两党的重心其实都在为大选铺路上,经济刺激法案等问题都是次要的。

事实上,徐洪才还指出,坦率来说,二季度美国经济非常糟,但三季度的一些指标比二季度好转了,IMF也上调了对美国的经济预测,再加上疫苗研发也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期,大家比较看好,因此整体来说,经济前景没有以前那么悲观了。

另外,从效果的角度来看,杨水清指出,第一阶段的刺激方案的确在各方面表现较好,但前提是当时的经济在4月跌到谷底,5月回升速度很快,到6、7月,尤其是8月之后,回升的速度开始放缓,现在进入平稳的瓶颈期,再刺激的效果应该不如第一轮明显。

杨水清进一步分析称,经济刺激方案一方面是给民众发钱,另一方面是给企业发钱。给民众发钱主要是增加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本来这个指标就是在增加的,再加上民众的储蓄意识在增强,因此再刺激的效果也不会那么强;而给企业发钱是为了减轻其负担,已经救助了一批,倒闭了一批,企业也不是急于非要在这十多天内得到救助,因此大选前推出方案的效果可能并不明显。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经济就可以完全不需要进一步的支撑了。美联储21日发布的全国经济形势调查报告显示,9月初以来美国多数地区经济增速为“微弱至温和”。这表明在部分地区新冠疫情反弹和缺乏新一轮财政救助背景下,美国经济复苏动能正在减弱。

当天,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还警告称,美国经济复苏仍然高度不确定、高度不均衡,需要进一步财政支持。布雷纳德警告,过早终止财政支持措施将抑制就业和消费增长,导致更多企业倒闭,损害生产能力,令美国经济面临再次陷入衰退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