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酱香第二股”上演争夺战,国台酒业的“曝光率”日益增多。在刚刚结束的济南秋糖会,国台酒业相继举办经销商大会、国台大健康中国行以及成立贵州国台文化创意酒公司等活动,并在展区推广核心单品国标酒。然而,高调造势的背后,却难掩产品力不足的窘态。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不同于郎酒、习酒等酱酒产品,国标酒在北京地区商超、烟酒店中相对少见,不少烟酒店老板表示未曾听过该产品。

除此之外,2017年-2019年,国台酒业资产负债率高居60%左右,2017年甚至超过70%,而且短期偿债能力指标低于白酒上市企业平均水平。值得关注的是,国台酒业正积极筹备上市,并已于日前披露招股书。就资产负债率高企和上市前景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国台酒业董秘办发去采访提纲,对方因出差最终没能给予回复。

负债率居高不下

自披露招股书起,国台酒业营销事件频发,但套路再多,也难以掩饰企业面临的诸多问题。据国台酒业5月底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国台酒业实现营收分别为5.73亿元、11.76亿元和18.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7亿元、2.4亿元和4.11亿元。北京商报记者对比19家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财报数据发现,国台酒业实现超18亿元的营收和4亿元左右的净利润,两项财务指标仅排在倒数第五位。

虽然净利润逐年增长,但资产负债率过高会影响国台酒业盈利能力。据招股书显示,为加快自身建设发展,国台酒业通过银行借款等方式实现了较大规模融资。截至2019年末,国台酒业有息负债余额为18.17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37.45%。2017-2019年,国台酒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71%、58.3%和61.1%;除去ST皇台、金种子酒和顺鑫农业的16家白酒上市企业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30.04%、31.75%和32.34%。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企业而言,资产负债率的适宜水平为40%-60%。且业内指出资产负债率越高,企业面临的风险越大。

针对高负债率,国台酒业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融资金额主要用于年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并在一定程度上补充流动资金。同时,国台酒业也表明,截至2019年末的有息负债将在未来三年内陆续到期偿付。大规模有息负债一方面加大了公司的财务费用负担,降低整体盈利能力;另一方面随着借款陆续到期,公司的偿债支出将逐步增大,公司的现金流规模也将被一定程度削弱。

通过上述数据不难发现,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国台酒业或将没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偿还。短期偿债能力评估,一般通过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来体现。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除去ST皇台、金种子酒和顺鑫农业,16家白酒上市企业流动比率平均值为2.55,但国台酒业仅有1.48;速动比率平均值为1.61,但国台酒业仅有0.7。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而言,短期偿债能力指标中,流动比率高于2、速动比率高于1为正常范围值。但不管是从资产负债率还是短期偿债能力,国台酒业的指标并不十分乐观,这一现象或将加剧企业经营风险,也可能会影响能否通过上市申请。

营销热产品冷

除了高负债率,国台酒业还存在产品力不足等现象。据悉,作为国台酒业核心大单品,国标酒于今年3月推出2015年酿造版,售价699元/瓶。今年秋糖会期间,国台酒业借助“酱酒持续热”、产区优势和老酒稀缺,公开言明“学习茅台”,将自身推上新高度。同时,国台酒业在部分城市高铁站、机场以及央视进行广告投放,为国标酒产品推广造势。随之而来的是企业营销费用不断攀升,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国台酒业销售费用分别为1.03亿元、2.37亿元和4.47亿元,占比主营收18.27%、20.33%和23.88%。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酒便利多家门店仅有一款500ml 53度国台“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酒,售价为850-999元。无独有偶,多家华致酒库也仅有一款国台年份酒10年在售,售价800元左右。记者走访的多家门店均鲜有国台酒业核心单品国标酒。朝阳区一家酒便利门店老板表示,国台酒业属于相对陌生的品牌,大多数酒便利门店基本只有一款70周年的国台酒在售。与同为酱酒的郎酒相比,国台酒业产品由于知名度不足,出货量并不高。不过,多家华致酒库店员却表示,国台酒业10年在今年双节期间销售量相对可观。

主力酒款国标酒缺失线下渠道的同时,线上渠道表现也显得不尽如人意。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国台酒、郎酒以及习酒天猫旗舰店在售同价格区间商品发现,(53度500ml)2015年酿造国标酒售价559元,月销量为44笔;(53度500ml)红花郎十五售价718元/瓶,月销量为107笔;(53度500ml)习酒窖藏1988售价518元,月销量为77笔。

上市之路胜算几何

随着酱酒热逐步升温,盯着“酱酒第二股”的酒企并不少。习酒因背靠茅台而放弃上市之路,郎酒和国台酒业早已展开贴身肉搏,金沙酒业则处于看着眼热的情绪中。

北京商报记者翻阅资料发现,2019年,国台酒业营收18.88亿元,金沙酒业营收15.26亿元,郎酒营收83.48亿元,习酒营收约80亿元。从营收体量来看,国台酒业并不占优势。同时,2019年,国台酒业净利润4.11亿元,同比增长70.87%,郎酒净利润24.44亿元,同比增长237%。从品牌影响力而言,国台酒业全国化仍在进行中,郎酒已经基本完成全国化,且郎酒多年在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积累,已使其在知名度和国民度上超过国台酒业。

在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看来,“酱酒第二预备军团”从盈利能力、品牌影响力、产品矩阵以及全国化进程等方面,目前郎酒比国台酒业胜算更大。除了解决负债高的隐患,国台酒业还需梳理经销商渠道,持续规范终端渠道价格。

杨德龙则进一步指出,对于国台酒业而言,资产负债率高,财务杠杆率变高,很有可能会影响到上市结果。即使上市后,也将面临能否得到投资者认可、公司经营财务风险和按时还债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