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随州农商行发布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较去年近乎持平,实现净利润1.27亿元,同比下滑逾四成。记者注意到,该行的利息收入大幅减少、利息支出增加,两者共同压缩至利息净收入仅为0.60亿元,同比锐减逾六成。此外,该行上半年的资产减值损失全部来自于贷款减值损失,较去年同期陡增132.73%,进一步挤压了利润空间。

上半年由于受到疫情影响,湖北省内商业银行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但记者注意到,随州农商行去年就已经出现利润滑坡的情况,一方面是利息净收入持续萎靡,另一方面则是该行的资产质量持续恶化。

经营业绩令人担忧的同时,该行主要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的情况同样存在隐忧。天眼查显示,该行前十大股东中,第三、第四、第五、并列第七大股东均将其所持有的随州农商行股权高比例进行出质,且质权人多为湖北广水农商行,而湖北广水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则是随州农商行,持股比例9.94%。

记者就利息净收入萎靡、股东股权质押给关联银行是否存在风险等情况致电随州农商行,对方表示向上级报备之后予以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获任何回复。

利息净收入下滑 资产质量恶化

截至2020年6月末,随州农商行的资产总额达到384.52亿元,较年初的321.72亿元增加了19.52%;负债总额362.46亿元,较年初的299.99亿元增加了20.82%;所有者权益总额22.05亿元,较年初的21.73亿元增加了1.47%。其中各项存款总额达到316.17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72.92亿元,涨幅分别为12.05%、8.23%。

从存贷比方面来看,随州农商行这一数值一直处于较低水平,2017年-2019年该行存贷比始终保持在56%左右,今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下滑至不足55%。此前,银保监会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商业银行存贷比均值已经突破75%。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存贷比是指银行贷款总额/存款总额,从银行盈利的角度讲,存贷比越高越好,因为存款是要付息的,即所谓的资金成本,如果一家银行的存款很多,贷款很少,就意味着它成本高,而收入少,银行的盈利能力较差。"

的确如此,2019年随州农商行的经营状况开始走下坡路,进入2020年,其利润滑坡也难踩刹车。

财报显示2016年-2018年,随州农商行营收净利均为正增长,2018年时,该行实现收入增幅7.32%,同期净利润增长达到11.81%。而到了2019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6.57亿元,同比涨幅降至3.76%,实现净利润2.53亿元,较去年同期已经下降了24.25%。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的影响之下,该行营收增长更加乏力,净利润下滑幅度放大。财报显示,随州农商行上半年实现收入8.28亿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幅不足1%,但净利润锐减至1.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26亿元下滑42.81%。

记者注意到,随着净息差进入下行通道,该行的利息收入不断缩水,利息支出持续攀升,最终利息净收入呈负增长态势。

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随州农商行的净息差依次为3.39%、3.32%、2.96%,实现利息收入依次为10.18亿元、9.59亿元,9.20亿元,利息支出依次为5.57亿元、5.99亿元、6.36亿元,两者共同压缩利息净收入至4.61亿元、3.60亿元、2.84亿元。2020年上半年,随州农商行在实现利息收入4.27亿元的情况下,利息支出达到了3.67亿元,致利息净收入进一步收窄至不足1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61.04%。

一方面,息差收窄导致随州农商行营业收入增长动力不足,另一方面,资产质量恶化,贷款损失准备计提金额大幅增加,导致该行的盈利能力逐渐下滑。

2017年-2019年,随州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依次为2.11%、2.32%、2.65%,对应不良贷款余额依次为2.78亿元、3.48亿元、4.42亿元,三年时间增长了近60%。同期,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由2017年的292.68%降至2019年末的166.59%。此前银保监会公布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的均值在186.08%。

资产质量不断下行的同时,随州农商行加大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导致净利润逐年走低。

2017年-2019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达到2.31亿元、2.26亿元、2.63亿元。2020年,疫情冲击下,商业银行面临坏账风险增加,计提资产减值的力度也随之增加,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随州农商行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为1.28亿元,且全部为贷款减值损失,较去年同期的0.55亿元增长了132.73%。

主要股东向关联银行质押股权或存风险

官网显示,湖北随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18日,是在原随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按照现代商业银行标准,报经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该行现有分支机构51家,其中营业部1家,支行34家,分理处16家,业务触角遍及城乡,同时在孝感和十堰发起设立9家村镇银行。

截至2019年末,随州农商行的注册资本8.71亿元,其中法人股东持有4.37亿股,占比50.18%;社会自然人持股3.72亿股,占比43.14%;内部职工持0.58亿股,占比6.68%。

报告期末,该行前五大股东分别为湖北襄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有0.84亿股,占比9.49%;湖北十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有0.65亿股,占比7.49%;随州香江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香江商贸"),持有0.52亿股,占比5.99%;湖北大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地集团"),持有0.35亿股,占比4.00%;随州市金华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华飞房地产"),持有0.26亿股,占比3.01%。

天眼查显示,该行前十大股东中,多名股东高比例出质随州农商行的股权。

其中,香江商贸将其所持有的随州农商行2500万股股权质押给湖北广水农商行,出质比例达到48%;大地集团和金华飞房地产同样将其所持随州农商行股权进行质押,且质押比例均接近100%。此外,该行的并列第七大股东随州万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将其所持有的1450万股股权进行出质,质押比例高达96%。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股权质押中,出质人与质权人之间、质权人与随州农商行之间均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中,香江商贸以及金华飞房地产所出质的随州农商行股权,其质权人均为湖北广水农商行,而天眼查显示,随州农商行系广水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到9.94%,此外,香江商贸也为该行的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4.73%。

大地集团所出质的随州农商行3480万股权显示,质权人为随州大地新型建材有限公司(下称"大地建材"),而这家公司为大地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80%。记者注意到,天眼查显示大地建材年报中关于营收和利润等资产状况的信息全部选择不公示,而社保信息中,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等均显示为0人。

"股权关系不清、股东行为失范是近年来金融市场乱象丛生的根源,亦是监管关注地带。"一位不具姓名的银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被股东高比例质押,说明银行存在沦为部分股东'提款机'的风险,银行应增强自身的独立性,在股权方面认真遵守监管规定。另外,股东将银行的股权质押给自己的子公司、或者是银行的子公司,或许存在股东虚假注资、循环注资、变现抽逃资金、违规一致行动人等深层次、高风险的问题。"(记者贺向军 实习记者 李欣彤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