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影响也可能大不相同 疲弱增长的欧元区供应链再遭重挫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3-02 08:59:34

新冠疫情席卷欧洲,恐将继续拖累欧元区疲弱的经济增长,并扰乱包括汽车业在内的欧洲产业链。

要如何量化和预估新冠疫情对欧洲乃至全球造成的影响?

牛津经济研究所在最新报告《新冠病毒:从2011日本地震得到的教训》(下称“报告”)中指出,2011年日本地震的影响为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全球经济的见解。

“2011年,日本东北部的地震和海啸在国内外造成了需求和供应的双重冲击,就像现在的新冠疫情一样。”牛津经济研究所在该报告中指出,不过通过研究可以看到,彼时各个行业受到的影响极不均衡,其中汽车业受到影响最大,这表明,“新冠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影响也可能大不相同,而在有着复杂供应链的行业中,V形复苏的可能性较小。”

新冠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影响也可能大不相同

新冠扰乱欧洲供货链

由于新冠疫情在意大利暴发,此前在欧洲较为温和的疫情变得急迫起来: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北京时间3月1日16时,欧洲共有22个国家出现新冠疫情感染病例,总共1482例确诊病例,31例死亡病例(意大利和法国),这些国家分别是意大利、德国、法国、西班牙、瑞士、瑞典、奥地利、挪威、克罗地亚、希腊、荷兰、丹麦、芬兰、格鲁吉亚、罗马尼亚、比利时、爱沙尼亚、冰岛、立陶宛、北马其顿、摩纳哥、圣马力诺。

其中,尤以意大利的疫情最为严重,共计确诊病例1128例,死亡病例29例,共有13个大区和1个自治省出现新冠疫情。最新消息显示,新冠疫情在西班牙(58例)也开始蔓延。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和西班牙均是德国汽车供应链上的紧密环节。

以意大利为例,麻省理工学院下数据库OEC的数据显示,意大利对德国出口的产品中,汽车类产品总额约74.3亿美元,占其对德国总出口量约12%。

日前,一家位于意大利的汽车业主要供应商MTA即发声明警告,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中的四家或都将被迫停止在欧洲的生产。

MTA在声明中表示,如果其位于意大利北部小镇科多尼奥(Codogno)的600名员工不能在几天内返回工作岗位,菲亚特克莱斯勒子公司的生产线将陷入停顿。“菲亚特克莱斯勒在欧洲的所有工厂以及雷诺、宝马和标致的工厂也将关闭。”MTA在声明中表示。

MTA董事会成员法尔凯蒂(Maria Vittoria Falchetti)表示,工厂的关闭“将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灾难性影响”。在发现第一例感染病例后,工厂已于当地时间2月21日22时关闭。

MTA曾请求伦巴第地方当局允许其重新开放工厂以运送制成品,但遭到了拒绝。“我们一直在询问当局,但他们充耳不闻。如果允许我们运营10%的产能,我们就至少能够交付仓库里已有的东西,将生产中断的损失降至最低,但他们说不行。”法尔凯蒂说。

值得注意的是,自上月以来,新冠疫情已经影响到欧洲汽车制造商在中国的生产线,但对欧洲本土供应商的连锁反应直到现在才开始显现,因为大量库存帮助制造商克服了交货难题。

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国际市场主管施特拉克(Friedolin Strack)表示,中国和德国港口之间的集装箱运输量大幅下降,如果这种情况无法得到改善,供应链将面临“断裂”的危险。“到目前为止,供应链还没有立即中断,但我们今天在港口收到的货物是在4-5周前发出的,因此未来几周将出现供应短缺。”他补充称,汽车制造、电气设备和制药行业也预计将受到供应短缺的冲击。

2011年,日本地震在国内外造成了需求和供应的双重冲击

2011年,日本地震在国内外造成了需求和供应的双重冲击

受冲击行业

V形复苏的可能性

欧洲的经济学家担心,新冠病毒的影响将加剧欧洲制造商的困境,并拖累欧元区疲弱的经济增长。

此前,欧洲制造商已连续两年遭遇订单和产量下降,去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降至七年来的最低水平:2019年,欧元区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幅为1.2%,较2018年下降了0.7个百分点。

目前,欧盟委员会认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可控,并预计2020年欧元区的增长仍保持在1.2%。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于今年1月预测2020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或为1.3%。

欧洲央行定于3月12日召开下一次货币政策会议,而其面对的降息和加大债券购买力度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爱尔兰央行行长、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成员马克鲁夫(Gabriel Makhlouf)日前表示,尽管新冠疫情显然会对欧元区经济产生负面影响,但现在就说它有多严重还“为时过早”。

“如果没有医学专家对控制疫情的速度做出估计,就很难对货币政策的任何变化做出决定。”马克鲁夫指出。

牛津经济研究所给出了一些量化方式。报告指出,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的一个月,日本工业产量下降了15%,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得以恢复。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地震和海啸袭击了一个仅占日本产量3%-4%的地区,但以上情况还是发生了,这表明供应链中断会带来巨大的连锁效应。

彼时,各行业受到的影响极不均衡,供应链中断在供应链复杂的行业中尤为严重,比如汽车业。报告指出,日本汽车产量在两个月内下降了近60%,且花了7-8个月才恢复,但其他行业受到的损害要小得多,恢复得也更快,例如,食品/烟草行业仅下降了10%,之后很快逆转。

报告指出,除汽车行业外,2011年的日本地震对全球产量的影响也相对温和,持续时间也很短。

撰写该报告的牛津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苏拉特(Adam Slater)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新冠疫情对不同行业的影响也可能大不相同,而在有着复杂供应链的行业中,V形复苏的可能性较小。且新冠疫情可能会造成更广泛、更严重的中断,尤其是电子相关行业。

同时,从2011年的经验看,国际溢出效应是有限且集中的。

2011年,全球溢出效应主要集中在汽车行业。苏拉特指出,在日本汽车企业已迁出工厂的地区,以及当地汽车行业严重依赖日本零部件的地区,如泰国、马来西亚等,产出下降幅度较大,但对其他发达经济体汽车行业的影响较小。

标签:欧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