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6日,广州浪奇(000523.SZ)股价在早盘交易12分钟内封死涨停板,全天未再打开涨停板,股价收于4.03元/股。

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广州浪奇宣布公司因土地补偿款变更会计处理,一下子多出税前收益22.47亿元,该等收益全部计入2020年,即本期的经营业绩和财务报表。消息一出,股价迅即涨停。

1个多月前,广州浪奇公告,存放在两家公司的5.72亿存货突然“消失不见”。9月28日、29日两日,公司股价一字跌停。而阴跌1个半月后,广州浪奇又出奇事,账面突然多出22亿税前利润,股价罕见涨停。广州浪奇的财务数据,为何如此这般“过山车”呢?

会计处理前后“打脸“

广州浪奇此次公告称,将对2020年收到的土地收储补偿款 21.56亿元,以及土地收储奖励款4.31亿元,合计25.88亿元,计入资产处置收入,扣除搬迁相关费用3.4亿元后,22.47亿元的土地收储净收益,计入资产处置收益,从而增加公司税收利润22.47亿元,影响2020年当期利润。

但2020年5月13日,广州浪奇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说明,公司收到土地收储款项,不会影响利润表。

5月13日的回复函,广州浪奇对这笔巨额土地收储款的会计处理,作出这样的回答:根据《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3号》规定,公司因公共利益进行搬迁,收到政府从财政预算直接拨付的搬迁补偿款,作为专项应付款进行处理。其中,属于对公司在搬迁和重建过程中发生的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损失、有关费用性支出、停工损失及搬迁后拟新建资产进行补偿的,自专项应付款转入递延收益,并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进行会计处理。公司取得的搬迁补偿款扣除转入递延收益的金额后如有结余的,作为资本公积进行处理。公司前期将收到的搬迁补偿款计入专项应付款科目核算。

有财务会计专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段话表明,“广州浪奇收到的土地收储补偿,将确认为一项负债,发生搬迁、职工安置、以及资本性支出时,会将部分的负债抵销,从而无论是搬迁还是安置,还是收到补偿款,都不会影响当期的利润,也不会影响经营现金流。也即,土地收储收益,不会通过利润表影响净资产,而是通过资本公积,直接变成净资产的一部分”。

但最新的会计处理表明,广州浪奇自己“打脸”了。

22亿利润弥补11亿资产减值亏空

广州浪奇解释称,上述收储补偿款及奖励款,实质是政府按照相应资产的市场价格向公司购买资产,公司从政府取得的经济资源是公司让渡其资产的对价,双方的交易是互惠性交易,不符合政府补助无偿性的特点,需作为处置该项土地及相关资产的处置收入。

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级会计师告诉记者,虽然前后两种会计处理,都会增加公司的净资产,但两者的区别是,一个是通过进利润表增加净资产,一个是不进利润表,直接通过资本公积进净资产。两种会计处理的依据,前者是主动搬迁,是市场化的交易行为;后是被动搬迁,属于为了公益性质搬迁。

“但实际操作中,两种做法如何选择,可能打擦边球,企业存在自由裁量和利润操纵的空间。”该人士称。

9月中旬广州浪奇发生 5.7亿存货“不翼而飞“事件后,广州浪奇对公司的存货计提了8.67亿资产减值,又对信用资产——应收账款,计提了3.42亿元的坏账准备,导致公司合并报表口径的净利润为-12亿元。

前述财务专业人士认为,广州浪奇更改原定的土地收储会计处理方法,很可能是为了弥补2020年的存货和应收账款巨额亏空,结果可能是,2020年本应“巨亏“的财务报表,将变成”巨盈“。

但上述专业人士同时提醒,虽然更改会计处理方法,让广州浪奇可以获得22亿税前利润,但因为巨额计提资产减值,导致2020年三季报公司归母净资产从中报的19亿元,下降为7.2亿元。而且,虽加上22亿税前利润,有可能使公司每股净资产超过每股股价(目前广州浪奇总市值25亿元),但考虑到公司内控的巨大漏洞,公司目前账面的主要资产35亿应收账款、18亿预付款项,以及9亿存货资产的真实性,仍然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