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长假后的第一天工作日,看到在京工作的意大利姑娘娜塔莉发的朋友圈:“当一个人累的时候,她不会大哭,也不会大闹。因为真正的疲惫,是说不出一句话的。你只想一个人待着,或者回到家直接躺在床上,好好睡上一觉。所以有的人不喊累,不是她不累,而是她把这种累,当作自己前进的动力。”今年27岁的娜塔莉是一个中国通,每次她发朋友圈,我都会鼓励一下这个瘦瘦小小、离开佛罗伦萨温暖的家、只身来北京打拼的姑娘。

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累点”太低了。记得早些年,我和姐妹们讨论过“泪点低”“沸点低”的问题,言外之意就是“容易被感动”。此去多年,“累点”竟成为了新名词。

“累点低”也是一种亚健康状态,真正的累是“心累”

网上有人总结“累点低”的几大表现:1.早上懒得起床,一直睡不醒;2.公车开来了,也不想跑着赶上去。3.上楼时,常常绊脚;4.不愿与上级和外人见面;5.喜欢躺在沙发上或把脚伸到桌上;6.容易腹泻或便秘;7.总是想睡觉,但是上床后却不易入睡;8.“累点”容易变“泪点”;9.工作或看书时注意力难以集中;10.心悸胸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其中符合3项就是“累点”偏低;符合9项的,不止是“累点”问题,很可能已属于过度疲劳了。

其实,累可以分两种:身体累和心累。真正的累,是“心累”,而现代人喊累,多数也是心累。

10月9日长假结束上班第一天,我发朋友圈说:“要想废掉一个人,就让他(她)使劲休假。”

我们小时候,周六要上学,父母也要上班。那时候父母晚上还会加班,且都是体力活。我似乎没听他们喊过累。母亲老是说:“年轻时有使不完的劲儿。”

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一周5天工作日,假期也越来越多,为什么现代人反而越来越累呢?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累点低”的人往往情绪波动较大,感受力变得迟钝,工作效率低下,常常感觉身体被掏空了,这其实也是一种亚健康状态。而改善这种状况,需要我们从两方面入手,一是身体,二是心理。

身体驱“累”:尽量过接地气的生活

我以为,如今年轻人“累点低”的原因是“缺炼”和“缺席”。这些年,家长和学校都一味追求“成绩为王”,忽视了孩子们的身体锻炼;电脑网络及手机的普及又让大自然在孩子成长中逐渐“缺席”。

现代生活的优越便利,不知不觉剥夺了我们很多身体力行的机会。比如汽车代步,为我们争取了更多时间,但是有多少人因此“双腿被废掉”?我走在外面的时候,尤其是阳光正好、百花开放的季节,经常看到有人将车停在马路边上,他们不是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欣赏下路边的花花草草,而是窝在汽车里刷手机、玩游戏……那一刻,我每每有冲上去拉他们下车走一走的冲动。

有些人倒是有健身愿望,却迷恋健身房,花钱买卡、添置装备、请教练……在小区周围,增长速度最快的就是健身房。我不是一味反对去健身房锻炼,而是想说:请尽可能去大自然里走走、跑跑、练练,因为要接地气啊。

人作为一种生物,是需要阳光雨露的照拂,更需要跟土地亲密接触——接地气。美国2013年的研究显示,“接地”(皮肤与大地相接触)能够减少、甚至预防受伤以后炎症的产生,包括红肿、疼痛和丧失功能等。研究期间,参与者坐在椅子上,脚底踩在具有导电性能并与大地相连的垫子上,每天进行30分钟的“接地”治疗,效果非常神奇。

这些年来每天中午12点,我会准时出门接地气。散步时,我也会有意选择小区或公园里那些绿树成荫、没有铺沥青的小路,闻到泥土芳香,哪怕是尘土味道,我感觉五脏六腑都透着舒服。有时,最好的休息不是睡觉、休假,而是替换着做不同的事情。正如蒋勋所说:“当我们回到大自然里,去走走山路,在海浪里沉浮,可以让身体找回原本的平衡。”

心理驱“累”:勇于让负能量“转正”

马云曾说:“让负能量转正,是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能力”。“累点低”的人,往往容易被负能量“霸屏”。生活是一碗五味杂陈的汤,悲喜交加。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压力无处不在,但是面对压力,不同心态的人往往导致不同的结果。“要在别人看到问题的时候看到希望,要在别人充满希望的时候看到问题。”这也是成年人需要练就的本领。

心理学家罗森塔尔有个著名的“自证预言”效应理论:实验证明不同的心理期望对于结果的影响,即现实会不自觉地朝着我们所想象、所预期的方向发展,我们最终表现的多好或多糟,往往由一开始的心态所决定。

我们身边很多人在“自证预言”效应的影响下,逐渐形成一种对生活中任何事情都消极看待的习惯,直至变成一个消极的人。一个消极的人,通常“累点”也很低。

变消极心态为积极心态,并不是面对挑战时说一句“我能行”“我可以”就可以坐享其成,真正的改变和进步需要我们脚踏实地付出持续的努力。让负能量转正,不是一碗心灵鸡汤,而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修炼。

所谓的正能量,就是要对昨天感恩、对今天乐观、对明天期待。“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从生活方式入手,在思维意识上升级换代,是我们告别“累点低”亚健康状态的途径,更是我们拥抱幸福的捷径。(胡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