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下调云南祥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相关债券信用等级公告,决定将祥鹏航空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C,同时下调“17祥鹏MTN001”和“17祥鹏01”的信用等级为C。

事实上,祥鹏航空所发债券被降级只是近来多只债券信用评级扎堆“滑坡”的“缩影”。根据Wind最新统计,截至记者发稿,今年以来,共有515只信用债被调低等级,较去年同期的298只被降级,增加了72.8%。

在业内专家看来,近年来,我国多只债券评级集体下调,除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发债主体出现财务状况外,也与先前评级“虚高”不无关系。“从近年来的违约实证可以看出,我国信用评级的排雷有效性不高,风险预警功能较弱。”有评级业内人士直言。

该业内人士透露,从违约债券主体评级看,债券违约发生的当日主体评级主要集中在C评级,债券违约日前1个月主体评级主要集中在AA及以上评级;从违约日再往前推3个月、6个月来看,发债主体的评级更多集中于AA及以上高等级,主体信用评级验证风险功能较弱,评级滞后性较强。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交易商协会此前联合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业务运行及合规情况通报》显示,银行间和交易所跨市场发行的债券,评级不一致率在上升。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35家发行人在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评级结果不一致,较上季度末增加8家,不一致率(评级结果不一致的发行人家数/同时在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发行且有级别的发行人家数)为7.40%,较上季末提高2.71个百分点。评级结果不一致的发行主体评级均相差1个子级,有18家发行人的交易所市场级别高于银行间市场,占比51.43%;在银行间市场级别高于交易所市场级别的,有17家发行人,占比48.57%。

值得一提的是,为进一步规范信用评级行业发展,人民银行2020年12月11日组织召开信用评级行业发展座谈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会上指出,近年来,我国评级行业在统一规则、完善监管、对外开放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但也存在评级虚高、区分度不足、事前预警功能弱等问题,制约了我国债券市场的高质量发展。潘功胜透露,人民银行将会同相关部门共同加强债券市场评级行业监督管理,进一步推动评级监管统一,真正发挥评级机构债券市场“看门人”的作用。

而今年1月29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出台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开发行注册文件表格体系(2020版)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明确债务融资工具注册环节取消信用评级报告的要件要求,即在超短期融资券、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产品注册环节,企业可不提供信用评级报告,从而将企业评级选择权交予市场决定。不过债务融资工具的发行环节,仍然要披露评级报告。

“长期来看,债券市场也能效仿股市的改革,逐步从‘核准制’转向‘注册制’,促进评级市场的革新”。前述评级业内人士说,目前,监管部门出于保护投资人和市场健康发展角度,设置的债券发行各项准入要求和限制,类似于“核准制”模式。但随着我国债券市场的日益发展,逐步打破刚兑,违约趋向正常化,积累一定的违约数据后,监管部门或许会放松甚至取消发债的评级准入限制。记者 钟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