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日举行的“中俄数字经济示范项目——数字人文技术直播”活动中,西北大学科学史高等研究院陈镱文教授介绍了数字人文研究工作对出土文献的意义。

陈镱文认为,数字人文是将现代数字信息手段引入到传统人文学科研究中,数字人文将数学、信息、历史、考古和哲学有机结合在一起的交叉性的学科,科学史正好是处于伦理交叉的学科,处在学科的交差点,兼具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特点。

据陈镱文介绍,史料是历史学的基础,传统秦汉魏晋研究。与传世文献相比,简牍文献原始性是他很重要的优势,从史料基础上讲,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进我们研究对象放在中国出土文献范围内,中国出土文献我们将它目前界定为简牍,出土简牍材料的原始性是其优势,重要性毋庸置疑。

从目前挖掘情况来看,中国简牍出土与中国西北枸橼地区,主要在额济纳河流域汉代烽燧遗址,这部分解读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两次大挖掘,它的数来还是比较多的,大概能达到3.1万枚,内容涉及到当时戍边军队多层级的机构,是非常重要的文书。目前对使用计算机技术复原残简进行了初步尝试,已通过机械分词的方法,成功复原简文13条,我们把时间顺序提取出来。通过计算机的方法,使用计算机技术进行复原。我们使用数理天文学的方法成功复原的残片,成功人工缀连的简文,后续将用计算机技术进行缀连工作。

随着研究的深入,对数据进行统一的存储和管理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因此我们正在建造出土文献数据库,将现有数据进行集中地规范化存储。在其中放入版本库、简牍库以及后续各类文本的处理结果。我们希望建立中国简牍语料库、建立中国简牍文献词典、解决出土文献数字化人文智能分析与应用中的核心技术与难点、为数字化人文解决人文学科传统问题提供一条新路径。

陈镱文表示,团队将数字人文研究方法,充分应用到中国古代出土文献、精密科学史和自然文化遗产保护与应用等研究领域,为传统史学研究提供新方法。我们特别希望将历史学、科学史、考古学有机结合起来,以历史学,以出土文献的复原与缀连为切入点,为数字化的历史学研究,探索一条道路。同时结合传统的精密科学史,纳入大数据时代的框架下,创造一种新的研究范式。考古学利用自然科学的知识或手段,直接深入考古发掘与出土文献的分析研究。(张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