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部湾财险披露的一则重大关联交易公告显示,为提升公司资本补充债券债项评级,以保证顺利发行8亿资本补充债券,大股东广西金投集团为其提供担保,而同时,北部湾财险以应收保费作为反担保质押物,不足部分由第三方担保公司提供商业化反担保。且不向金投集团支付担保费用。

对于发行8亿资本补充债券的目的,北部湾财险在公告中指出,是为提高偿付能力。

实际上,北部湾财险的发债行为在11月初就已获批,11月5日,广西银保监局同意其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8亿元。

为了提升其资本补充债券项评级,保证顺利发行资本补充债券,11月24日,北部湾财险又公告称,金投集团为其资本补充债券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保证期限自此次资本补充债券发行首日至本次债券到期日后两年。

同时,北部湾保险以应收保费向金投集团提供质押反担保,以及不足部分由第三方担保公司提供商业化反担保,出质的应收保费金额与委托商业性担保公司提供的反担保金额之和不低于实际发债金额。反担保合同至担保债务全部清偿完毕之日终止。

因金投集团是北部湾财险持股20%的大股东,因此该事项构成重大关联交易。业内人士表示,担保的目的在于增信、降低融资成本,一般而言,信用评级越好的公司越不需要担保,这也从侧面反应北部湾保险受限于规模,信用评级、偿债能力等综合能力相对有限,因此需要进行增信。

成立于2013年的北部湾财险注册资本15亿元,为广西省法人保险机构,64%的股份由国资持有,其中20%由广西金投集团持有,为广西金投集团四大业务板块之一。

从经营状况来看,北部湾财险的保费收入从2013年3.27亿增长至2019年的30.88亿元,同比增长9%。今年前3季度,则实现26.16亿元保费,同比增长57.97%。

虽然保费规模在增长,但其盈利状况却波动较大。成立前三年,北部湾财险持续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1.71亿元、1.73亿元、9738.62万元。直到2016年,该公司进入盈利,2016-2019年,北部湾保险分别实现净利润0.45亿元、0.8亿元、1亿元、525.76万元。今年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0.16亿元。

从2019年北部湾财险的产品结构来看,仍以车险业务为主,前五大保险业务分别为车险、农险、人身险、责任险与企财险,其中车险原保费收入为18.2亿元,占总保费收入的59%,且仅有责任险和企财险实现了盈利。

较为引人注意的是,北部湾财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总体呈现下降趋势,今年3季度末,该公司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83.24%,较2019年末202.30%的偿付能力下行近20个百分点。虽然其偿付能力暂时处于安全线上,但却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财险公司今年3季度末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平均水平为267.6%。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发行资本补充债券对于险企而言可以改善其综合偿付能力,却不能改善核心偿付能力,后者必须通过增资或盈利的方式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北部湾财险曾多次通过信托计划向广西金投集团“输血”,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3月底,该公司委托太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购由长安信托设立的金投城建信托计划,认购金额为1.17亿元。

而这笔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则是用于大股东广西金投集团归还金融机构借款,或支付到期的债权融资计划。

不仅如此,在北部湾财险关联交易中,多数资金均流向了广西金投集团。数据显示,2018年,北部湾财险关联交易金额约为1.63亿元,与广西金投的交易金额约占8成,其中2018年末,北部湾财险以1.18亿元认购了陕国投设立的“广西金投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资金是用于补充广西金投流动资金。

另外,2017年3月,北部湾财险还以1亿元认购了长安信托发起的“广西金投城建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用于向金投城建发放贷款。

有信托业人士提醒,信保合作中存在较多通道业务合作,需要关注绕道为关联方输血的行为,一旦违约可能对保险公司造成较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