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三届进博会上,曾经风光无限,却又“昙花一现”的无人店再次闯入人们的视线。“我们展出的无人店与之前关闭的那些无人店有所不同。”云拿无人便利店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我们的AI智能无人店可以实现人、货、场的全面数字化,不仅能为消费者带来‘拿了就走、无感支付’的新型购物体验,也能让实体零售门店获得和电商一样的数智化能力,颠覆性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2017年,阿里巴巴在杭州的第一家无人店开张,吸引了跟风者无数。但事实上,盲目跟风有危险,诸如缤果壳子、猩便利、果小美等等众多品牌,终究没能逃过“昙花一现”的宿命。

“那个时候,无人店是个风口,大家都去开无人店,但也只火了不到1年的时间就纷纷关店消失了。”一位无人店业界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讲述:“当时的无人店,现在有95%都以结业收场,只有少数得以存活。”

2017年,无人店概念席卷全国,一时间风头无两。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全国无人零售货架累计落地2.5万个,无人便利店累计落地200家。

然而好景不长,无人店行业在短暂的辉煌后跌落神坛,无人店彻底变成了店里无人。

2018年初,“GOGO小超”宣布停止运营,这是全国无人货架第一家倒闭的企业。此后,猩便利裁去60%的BD人员;5月份,七只考拉停止货架业务;同月,传果小美融资遭搁浅,发生欠薪;10月份,小闪科技申请破产清算。

“当时,无人店仅仅是将收银工作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消费者体验并没有得到提升,无人的噱头大于实际的价值。同时‘无人收银’也没有推动线下门店的数智化升级,对于实现降本增效作用有限。此外,技术不成熟等原因,也造成了较高的盗损率。”一位无人店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多数无人便利店是给每件商品都贴上RFID标签,但这种标签并不便宜。”

上述人士介绍,另外,RFID非亲和介质较多,不能适用于金属、液体、内敷铝箔的包装,遇到液体也因为吸波而误读严重,且极易遭屏蔽,尺寸和感应距离都不容易协调。

大浪淘沙,如今,尚有无人店得以生存,也意味着市场对其具有需求。

在无人店展区,一位药店老板体验了无人店,并表示有兴趣了解一下。他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如果无人店真能保证无人偷盗的话,我会考虑试试无人店的经营模式。”

“其实,云拿就是在2017年成立的,那个时候是无人店的风口阶段。不过,与那些无人店采取RFID技术不同,我们是靠AI计算机视觉精准识别商品信息和顾客购物行为。”进博会云拿展台工作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展示称:“通过多方位摄像头,我们可以实时追踪人们的拿放动作。顾客可以自行选择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论是在店铺里吃东西、将商品扔出店铺,或将商品放在包里,AI系统都能精准识别。当顾客将商品放回货架,系统便能从顾客的虚拟购物车中及时移除商品。当他走出店铺后,就会在订单里发现所拿取的商品都已经自动扣款。”

“据我们了解,目前开在学校、园区里的无人店都经营得比较好。无人店比较受90后和00后的认可。”云拿展台工作人员认为。(本报记者 矫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