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三峡人寿披露2020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报告显示,该公司今年三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02亿元,净利润33.99万元,综合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72.83%。

本报记者注意到,自2018年12月,安逸民离职之后,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就一直空缺,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对于总经理空缺是否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以及目前有无该职位的合适人选,三峡人寿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于致华总作为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经中国银保监会任职资格审批,全面行使总经理职权,主持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目前,公司各项经营管理工作有序开展,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投资收益率超行业平均水平 三季度微幅盈利

三峡人寿首次步入大众视野是源于上市公司力帆股份的一则公告。 2011年5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将出资2亿元参与组建三峡人寿,占三峡人寿股本的20%,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并列三峡人寿第一大股东。

直到五年之后,三峡人寿才获得批筹。2016年底,力帆股份公告表示,三峡人寿获保监会批准筹建,但公司未在所批的发起人股东中,经与三峡人寿协商退还公司已缴纳的1000万元预付筹备款事宜,公司收到三峡人寿退还的1000万元预付筹备款。2017年12月21日,三峡人寿获批开业,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

作为初创型险企,三峡人寿仍身处亏损期。成立首年,该公司即亏损5795.6万元,2018年亏损1.19亿,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05.35%。今年前三个季度净利润分别为-5169.76万元、-649.52万元、33.99万元。可以看到,三峡人寿近三个季度的业绩指标正逐步好转。

对于净利润持续改善的原因,三峡人寿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一是因为公司认真贯彻中长期价值业务的战略布局,借助互联网、中介等新渠道的优势展业,经营成效初显;另一方面今年公司的投资收益也不错,收益率超行业平均水平,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净利润情况。三是公司严格进行成本管控。

“作为寿险行业的新军,地处西部重庆,我们公司将结合自身情况,主动拥抱社会变化所带来的挑战与机遇,顺势而为。一方面,随着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开启,我们也积极寻求川渝两地合作机会,通过制度和产品服务创新,提升公司实力,服务好国家战略大局。另一方面,我们将不断提升科技保险赋能水平,推动公司高质量发展。”上述三峡人寿相关负责人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三峡人寿连续两个季度净现金流为负,第二、第三季度净现金流分别为-1.36亿元、-6731.05万元。单就第三季度来看,该公司1-3 年综合流动性比率为-211.82%,对此,三峡人寿在报告中表示:“主要由公司上半年新拓展的大量长期期缴保单引发,其续期保费现 金流能覆盖赔付退保等的现金流出,对公司现金流的影响是正面的。”

另外,三峡人寿3-5年及5年以上现金综合流动性比率低于100%,为38.35%、23.92%。“主要因公司存期为三年的资本保 证金即将到期引起的投资资产久期相对较短,另外公司还有大量未标明到期 13 日的可供出售权益类资产可随时变现,公司的现金流相当充足。”三峡人寿方面说道。

三峡人寿在报告中表示,为了保持公司健康发展,使公司能够应对极端压力下的流动性需求,将拟采取的措施包括,在保证总资产收益率的要求下,公司配置适量优质流动性资产,包括 现金、货币基金、短期存款等,保证公司的流动性资产比例不低于总资产的 5%;上述优质流动性资产能满足公司可以预期到的退保、大额赔付、满期 给付。即使在退保率、赔付率突然上升的情况下,该类资产也基本能满足未来的支付需求。

总经理空缺近两年 45%股权被质押、冻结

值得关注的是,三峡人寿三季报中,总经理一职仍然处于空缺状态。作为三峡人寿筹建成员之一的安逸民,在2018年6月被监管部门正式任命为总经理后仅半年就离职了。2018年12月21日,指定董事长黎已铭为公司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权。自2019年5月,担任三峡人寿副总经理的于致华被标注为主持工作。最新披露的2020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仍由于致华主持工作,也就是说,三峡人寿总经理一职自安逸民离职至今已经空缺近两年的时间。

“一般而言,一家公司的发展战略一旦确定,需要持续地经营推动,用较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战略目标,而高管的频繁变动,则有可能造成战略的不断变化以及经营思路的改变,不利于公司在审慎决策的基础上持续推动战略目标的实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而对于总经理空缺是否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以及目前有无该职位的合适人选,三峡人寿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于致华总作为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经中国银保监会任职资格审批,全面行使总经理职权,主持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目前,公司各项经营管理工作有序开展,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另一方面,三峡人寿还存在45%股权被质押和冻结的状况。目前,三峡人寿股东有6家,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重庆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江苏华西同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均持有20%股权,并列为第一大股东;重庆迪马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持股15%;重庆中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

然而,三峡人寿四位并列第一大股东中,新华联控股所持有的20%股权被冻结;江苏华西同诚向外质押了全部所持20%的股权。另外,重庆中科建设向外质押了全部所持三峡人寿5%的股权。

“股权质押股东将保险公司所持有的股权质押出质的目的在于获得融资。股东出质融资对于保险公司来并没有直接的影响,只有当股东无法按照约定偿还融资贷款时,债权人才有可能对出质的股权进行处置。但是,若保险公司的股权被债权人处置,此时就会对保险公司的经营造成影响,同时造成保险公司的股东被动变动。”一位保险领域专家曾向本报记者说道。

朱俊生也指出,股权质押本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一般而言,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相对较少,而民营保险公司的股权质押更普遍,因为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相对较窄,保险公司股权是质量相对较高的押品,融资比率比较高,质押融资是很多企业的选择。但如果个别股东有过于激进的质押融资行为,会加大自身流动性风险,进而危及险企股权结构。

对于股东股权遭质押冻结是否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以及长远来看是否不利于股权稳定等问题,三峡人寿相关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股权质押属于常规商业融资行为。公司成立以来,偿付能力充足,股权价值稳定,相关股权质押及冻结情况暂未影响公司股权结构的稳定性,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未产生不良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