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发布报告,高调称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全球需求保持稳定,在截至2020年9月的12个月中,五大目的地市场的出口总额增长了4%至29.98亿澳元,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首席执行官Andreas Clark表示,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出口总额创下了2007年以来的最高值。

另外在报告中特别指出,在截至2020年9月的12个月中,出口额的增长主要受到了英国和中国大陆的良好出口表现的推动。数据显示,澳大利亚葡萄酒至中国大陆的出口额上升了4%至11.7亿澳元,平均出口额上升了18%至9.54澳元/升(离岸价),另外据统计,几乎三分之二出口至中国大陆的澳大利亚葡萄酒价格在10澳元/升或以上。

然而此前受疫情影响,今年1-4月,中国自澳大利亚进口的葡萄酒总量同比锐减28.11%。总额同比下降21.18%。

另外,今年7月,中国酒业协会曾代表国内葡萄酒产业正式向国家商务部提交反倾销调查申请,申请书称2015至2019年期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由5.67万千升增至12.08万千升,大幅增长113%;而同期出口价格则由2015年的7,759美元/千升下降至2019年的6,723美元/千升,累计下降13.36%。澳洲该类进口数量持续大幅增长、市场份额持续上升、相对于国内同类产品总产量的比例持续提高、而进口价格下降且存在倾销(经计算,倾销幅度或高达202.70%)。

随后在8月18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4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8月31日,商务部再次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

彼时业内人士分析称,商务部接连启动对澳洲葡萄酒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调查后,澳大利亚葡萄酒大概率会受到牵连和影响。

然而为何在疫情和“双反”调查的双重压力下,澳大利亚葡萄酒对华出口依然出现了反弹?

中国对于澳大利亚葡萄酒酒商而言是无法轻易放弃的巨大市场,过去五年间,中国对澳大利亚实行关税递增减免,直至2019年1月1日对澳葡萄酒实行零关税进口。

而根据2019年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发布报告显示,澳大利亚正式超越法国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葡萄酒进口来源国;2020年2月,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发布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12月底的12个月中,澳大利亚葡萄酒对中国市场(包括香港和澳门)的出口额增长12%,创下12.8亿澳元(约60亿元人民币)新高;2020年8月,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发布了截至2020年6月的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报告,尽管受疫情严重影响,但澳大利亚仍然是中国排名第一的进口葡萄酒来源国。

因此有分析指出,澳大利亚第三季度葡萄酒对华出口出现反弹,主要是由于部分进口商希望在“双反”调查结束之前之前,加紧囤货补充库存,为其寻找新的优质进口来源留足时间。

另外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提供的数据分析,尽管澳大利亚葡萄酒对华出口额出现反弹,但是难以掩盖对华出口量持续下降的事实。

实际上,受疫情和商务部对澳洲葡萄酒“双反”调查影响,已然在一定程度上劝退了部分澳洲进口葡萄酒经销商,此前据报道,在刚刚结束的第103届糖酒会上,与去年相比,澳洲葡萄酒商相对较少,反观国产酒以及智利、法国等其他国家的葡萄酒产品相对增加。另外据了解,甚至部分经销商早早开始有计划的控制对澳洲葡萄酒的进货量,并开始逐渐寻求其他替代葡萄酒。

近日,美国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发布消息称,中国或将从11月6日起停止进口包括葡萄酒在内的至少7种澳大利亚大宗商品,并暂停在截止日期前签署的所有合同。

而部分澳洲媒体报道称,多个中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进口商已确认这一消息。澳大利亚葡萄及葡萄酒首席执行官Tony Battaglene表示:“我们没有得到来自中国的正式确认,但这是我们从进口商和出口商那里听到消息称,在11月6日之后,任何东西都不能清关。我们正等着看11月6日会发生什么。”

对于澳洲葡萄酒生产商而言,中国市场占据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量的一半以上,疫情和“双反”调查的压力尚未缓解,若中国全面停止进口澳洲葡萄酒,或许澳洲葡萄酒产业将濒临崩溃。

从另一方面讲,我国以白酒消费为主,葡萄酒产业稍显薄弱,但也拥有张裕、长城等一众知名品牌,而在今年8月10日,工信部废止了《葡萄酒行业准入条件》(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2年第22号),这一举措更是效地促进了国内葡萄酒相关企业注册量的进一步增长。

如今对于澳洲葡萄酒而言,无疑是凛冬将至,所谓“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全球需求保持稳定”更像是强装镇定,或许国产葡萄酒有望在这一段“黄金时期”迎来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