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自救:喜忧参半 复飞有望 财务艰难

来源:时代周报 2020-07-07 11:19:04

美国政府是波音公司的坚强后盾。特朗普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波音的支持,近日更是表示,如果波音需要的话,美国政府准备好帮助波音。近期,美国财政部考虑为波音和通用电气提供170亿美元的援助。美国还在今年2月将对空客飞机和零部件的进口关税从10%提高到15%,避免空客借机抢夺波音市场。

时隔15个月,波音(Boeing)737 MAX迈出复飞关键一步。

当地时间6月29日,一架波音737 MAX飞机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波音机场起飞,进行了数小时的首轮飞行测试。这是该机型自2019年3月因坠机事故而停飞以来的首次飞行。

《西雅图时报》报道称,波音737 MAX客机在6月29日到7月1日的三天中,分别进行了2小时、4小时以及97分钟的试飞。在为期三天的测试中,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飞行员和工程师评估了涉及两次致命坠机事故的自动飞行控制系统。

“我们正遵循严谨的程序,并需要一些时间来彻底审查波音公司的工作。只有在联邦航空管理局安全专家认为飞机符合认证标准后,我们才会取消飞机的停飞命令。”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表示,测试得到的数据仍需评估,并且还有其他工作需要完成。

无疑,这次飞行测试,对陷入有史以来最严重企业危机的波音公司关系重大。

喜忧参半

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如果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在这次试飞期间发现新的问题,波音公司需要再作额外修正。但若试飞顺利,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将批准新的飞行员培训程序和其他审查,737 MAX可能要到9月才会被批准复飞。

这意味着波音737 MAX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在美国恢复航行。不过,欧洲和加拿大的监管机构或仍将要求波音公司作出更多修改。

受试飞消息影响,波音公司股价6月29日当日收盘大涨14.4%,报194.49美元。

好消息接踵而至。7月1日,阿联酋宣布,目前正在考虑将波音737 MAX飞机返回阿联酋领空。据悉,迪拜廉价航空公司Flydubai是波音的第二大客户。

“GCAA与波音和阿联酋运营商紧密合作,以确保B737 MAX自从两次悲剧性事故停飞后恢复服务。我们正与美国联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就认证的各个方面进行定期讨论,包括设计、试飞和对机组人员的培训。”通用民航总局(GCAA)局长Saif Mohammad Al-Suwaidi表示。

随着喜悦一同到来的,是波音公司被取消订单的坏消息,这也加剧波音公司不断上升的财务压力。

当地时间6月29日,据英媒报道,挪威航空公司已经和波音公司取消订单,预定的飞机数量高达97架,价值106亿美元,并要求波音赔偿在飞机停飞和引擎故障造成的经济损失。

7月3日,有消息称,波音公司决定放弃“空中女王”747大型喷气式客机。不过,此消息在当天下午遭到波音公司否认,并表示该机型订单能维持2年以上。

折断双翼

“全球第一大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的劫难源于空难。

5个月内的两起空难共造成346人遇难,机型均为737 MAX 8客机,原因均关联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至此,波音公司在全球范围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宛如飞机折断双翼,从云端跌落。

随后,该型客机全球停飞。华尔街公司Melius Research和Jefferies估算称,禁飞给波音公司带来的成本损失可能在10亿―50亿美元之间。

今年1月21日,波音公司宣布正式停产波音737 MAX。值得一提的是,波音737 MAX机型是波音公司最卖座的产品。波音公司2018财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月31日,公司总计获得737 MAX订单5012笔,交付376笔,未交付4636笔—约占波音全机型订单总额的80%。

据福布斯预计,每年737 MAX型号飞机订单可为波音公司带来320亿美元的收入。而波音2018年营收总额为1010亿美元,这意味着,737 MAX带来了近三分之一的收入。

受737 MAX拖累,2019年,波音公司20年来首次出现亏损,全年销售收入765.59亿美元,较2018年下跌24%,亏损超过6亿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波音公司订单被大量取消。今年5月,波音公司交付的飞机只有4架,是60年来交付数量最低的一个月。

艰难自救

内外交困的波音也踏上了漫漫自救之途。

首先是高层换帅,1月13日,董事会现任主席戴维·卡尔霍恩(David Calhoun)正式接任波音总裁兼CEO。

其次是压缩成本,停产、裁员和停薪成为主要手段。波音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在全球16万名员工中裁员10%。

然后是复产737 MAX机型。波音公司于5月27日宣布,已经在位于华盛顿州的伦顿工厂,以较低的生产速率恢复737 MAX的生产。

波音公司也曾寻求美国政府的帮助,希望美国政府向波音及其他美国航空业制造商提供至少600亿美元贷款担保,以应对疫情冲击。

但由于不愿接受政府设定的苛刻条件,波音最终还是没有申请美国对航空业的救济,转而通过发债融资250亿美元。《纽约时报》报道称,未来6个月,波音的首要任务是集资以偿还贷款。

毋庸置疑,美国政府是波音公司的坚强后盾。特朗普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波音的支持,近日更是表示,如果波音需要的话,美国政府准备好帮助波音。近期,美国财政部考虑为波音和通用电气提供170亿美元的援助。美国还在今年2月将对空客飞机和零部件的进口关税从10%提高到15%,避免空客借机抢夺波音市场。

总体而言,此次飞行测试是737 MAX复飞的关键一步。不过,波音似乎还不能高兴得太早。

《西雅图时报》认为,尽管完成联邦航空管理局的试飞是重要一步,但737 MAX客机还有一系列关键工作需要完成。即使没有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导致的飞机需求不足等复杂因素,737 MAX客机的复飞也可能要花一年或更长时间。

而且,新冠肺炎疫情依旧在全球蔓延,航空业漫漫寒冬仍在继续。

标签:波音自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