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300亿“疫情防控债”发行 国企发债占比大 发行利率明显下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2-19 13:44:58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交易商协会、发改委、上交所、深交所等监管机构陆续推出相关政策,支持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或者行业企业募集资金用于疫情防控领域或者借新还旧,此类债券被市场人士称为“疫情防控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截至2月18日两周来共有37只“疫情防控债”发行,规模合计303.2亿。其中,有22只债券简称有“疫情防控债”的标识,比如湖北上市公司九州通(600998.SH)发行的“20九州通(疫情防控债)SCP002”。

另据梳理,37只债券中,发债主体为国有企业的只数为27只,占比达七成。从一级市场发行情况看,投资者对于“疫情防控债”认可度较高,发行利率出现明显下降。

招商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尹睿哲认为,“疫情防控债”发行初期已有“开门红”的迹象,这既是机构支持疫情防控的体现,也是假期后供需不匹配造成的结果。可以预见的是,复工缓慢对产业链的冲击已经开始显现,参与防疫债发行的企业有望继续增加。

“疫情防控债有助于改善相关主体的融资环境,降低融资成本,缓解短期债务压力。不过目前发行主体仍以高评级国企为主,发行规模和政策覆盖面较为有限。”安信证券固收分析师池光胜表示,“未来政策受益面有望进一步扩大,同时募集资金用于借新还旧的比例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国企发债占比大

2月6日,科伦药业(002422.SZ)发行首只疫情防控债。该债券简称“20科伦(疫情防控债)SCP001”,发行总额8亿元,期限270天,票面利率2.90%,主体评级AA+。债券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偿还有息债务及补充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流动资金。

据记者梳理,截至2月18日,共有37只“疫情防控债”发行,规模合计超300亿。37只债券对应于26个发行主体,其发行主体符合监管层的政策要求:一是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或者行业的企业,如交运、商贸等行业中的物产中大、厦门航空等企业;二是疫情防控领域相关企业,如医药生物行业中的科伦药业、九州通等。

分行业统计看,航空行业及医药行业债券只数居前列,二者分别为10只、7只。其中,九州通、厦门航空、深圳航空在此期间均发行了三只债券,比如厦门航空发行了“20厦门航空(疫情防控债)SCP002”、20厦门航空(疫情防控债)SCP003、20厦门航空(疫情防控债)SCP004三只债券,规模合计12亿元。

“此次疫情下的‘退票’政策,造成航空公司出现不小的亏损,加之为疫区提供运输服务,现金流压力加剧,催化航空公司债务融资诉求;医药类企业发行只数仅次于航空,本质上与其医药研发及补充现金流有关。”尹睿哲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37只债券发行主体为地方国企的17只,央企的10只,民企的9只,外资企业的1只。换言之,发行主体为国企的合计27只,占比达七成——目前发行主体仍以国企为主。从规模上看,9只民企债券发行规模合计58亿,占比达20%。

“可能后续会有很多民企介入发行。一方面民企在本次抗疫行动中贡献良多,另一方面也是受损较为严重的主体。”北京地区某券商债券交易员表示。

从公布具体募集资金用途的债券看,所有的“疫情防控债”都是基于“借新还旧”、“防疫相关”的使用目的,通常为两者兼有。其中,用于疫情防控的资金占比至少为10%,最多为100%。

尹睿哲分析称,“疫情防控债”的用途并非最初就用于防控,当前发行上可能率先考虑偿还临近到期存量券。随着后续新发的增加,募投用于防疫层面的比重会逐渐增加。往后看,未来“疫情防控债”还将增加,但首期募集资金或不会大规模用于防疫,而是在一定的“调适”时间后实现。

从债券类型看,已发行的“疫情防控债”以超短融(含短融)为主。据记者统计,共有29只债券为超短融,占比达78%。这意味着近八成债券的期限在一年以内,这也表明疫情冲击下,相关发行主体主要面临短期流动性压力。

发行利率下行

与“疫情防控债”相似,债市过去在不同阶段出现过类似的专项主题债券,比如最早的小微债券、双创债券,后来的扶贫债,再后来的民企抒困债等。相比而言,“疫情防控债”受到的关注更为广泛。

“此次‘疫情防控债’推出颇为迅速,债券资金主要用于防疫相关,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债券的刚兑信仰,因此债券受到市场追捧且发行利率有所降低。”前述北京地区券商债券交易员表示。

从一级市场发行情况看,投资者对于“疫情防控债”认可度较高,发行利率较企业之前发行的同类型债券的票面利率一般都有明显下降。比如九州通1月初发行的期限为0.14年的“20九州通SCP001”利率为4.4%,但2月初发行的“20九州通(疫情防控债)SCP002”发行利率降至3%(期限0.74年)。

与二级市场相比,“疫情防控债”发行利率基本低于发行前5日同等级同期限二级收益率,配置火热度可见一斑。以科伦药业为例,剩余期限0.7年的中票估值为3.47%,其当日发行的同期限债券票面利率仅2.9%。

“春节假期后,新债供给规模偏低,但买盘有存量持仓到期,抢配置的情况致使新券认购火爆。” 尹睿哲表示,“短期来看,防疫成为当务之急。对参与遏制疫情的企业来说,维持融资的稳定则变得尤为重要。政策端的保驾护航(无论是债券借新偿旧,还是专项低息贷款),这都有利于‘疫情防控债’发行主体偿债资金的安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37只债券中,发行主体评级在AA+以上的共35只,占比达到94%。评级较高意味着发债主体资质较好,具有较强的债券偿付能力。

池光胜认为,对于交易型投资机构而言,由于“疫情防控债”发行利率较低,直接参与相关交易的性价比不高,建议关注受益于上述政策支持融资环境有所改善的中高评级主体,特别是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的优质主体。

标签:国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