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系房企阳光城正在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升级。影响目前未知,而其间关键人物朱荣斌,工作安排有了最新变化。

据了解,朱荣斌接下来将具体负责阳光城董事会战略管理、重大决策管理、部署集团新赛道的研究及拓展工作。即更多关注战略层面,日常经营层面的事务及将下放。

相关的权力被下放给徐国宏,他原是阳光城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最新则获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具体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同时兼任集团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他成为了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下属的第一人,并需要向后者汇报。

更多的人事变动包括,阳光城集团原CFO陈霓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原集团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李晓冬,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原集团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江河,晋升为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上海大区总裁;张坚任命为福建大区总裁,全面负责福建大区各项管理工作。

“多少有预备队的意味。”有市场人士分析,徐国宏的提拔,说明他作为未来最高管理层的后备人选而受到重视。

值得注意的是,与过往多任集团总裁履历不同,此次人事变动中受到青睐的管理层,此前在阳光城内部均有多年任职经历,或者说他们在加入集团管理核心前并非“明星经理人”,而是阳光城内部培养的人才。

其中,徐国宏2017年入职阳光城;陈霓则早在1998年就已加入,从财务经理做起一路晋升;李晓冬2014年入职阳光城,在集团各个地方公司打拼;江河于2012年入职阳光城;而张坚在阳光城也是老员工,拥有14年任职历史。

管理层进化史

奉行“精英治理、三权分立”的顶层设计,阳光城过去在管理层精英化的道路上,曾热衷于从外界引进人才。

2011年聚焦房地产行业后的三任总裁,除张海民外,陈凯、朱荣斌(或“双斌”)都是空降司令。只是张海民在加盟阳光城前,也是业内享有名号的明星职业经理人,他1992年入职万科,是万科的元老级人物。

也是在这批职业经理人的努力下,阳光城从一间年销售不足百亿的小房企,如今名列行业top20之内。

陈凯管治阳光城的时期,被称为“直升机时代”。这位在华润置地、龙湖打出名堂的打工皇帝2012年加入,并在他的带领下引进了一批高端职业经理人,为阳光城接下来的告诉发展奠定了基础。

陈凯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在任内为阳光城带来了高周转方法论。

资料显示,陈凯大刀阔斧地出台了五大策略,即“高周转+低成本”的运营策略、“丰富产品线+精选城市”的定位策略、“扁平化+青年近卫军”的团队建设策略、“股+债”的多元融资策略、“信息对称+评价到位”的管理策略。

其中涉及融资、投地和团队建设等方方面面,为企业塑型塑身,量身打造一套适合高周转的运行模式。

“对阳光城来说,高周转和低成本就是特长,高周转策略很多企业都在做,但真正实现高周转却不容易。”据称,当时阳光城的项目从拿地到开盘的时间缩短到 6-8个月,并力求首次开盘当天售罄。也是在陈凯的促成下,阳光城将总部从福建搬往更利于与资本接轨的上海。

效果立竿见影,陈凯为阳光城带来三年增长10倍的成绩。其中2012年该公司的销售额就从27亿跃升至100亿元,随后2013年实现销售220亿元,2014年236亿元。2015年阳光城全年合约销售突破400亿,陈凯在此时选择离开。

接替的是万科旧将张海民,他令阳光城学会了运用收并购快速扩大规模。在内部人士看来,张海民管理的阳光城是“广开合作之门,广开合作之路”。当时有媒体则笑称这位总裁:“不是在并购,就是在并购的路上。”

张海民为阳光城谋划雄心更大的布局蓝图。公司战略布局从原有的“2+X”调整为“3+1+X”,重点关注长三角、京津冀、珠三角和大福建市场。

2015年,阳光城开始加大股权收并购力度,年内计容建筑面积的四成均来自这种获地方式。到2016年,按张海民自己统计,他当年坐了113次飞机,阳光城在福州、长沙、苏州等城市都留下并购的身影,并首次完成在广州、东莞、佛山的落子。

在参与2016博鳌房地产论坛直播间采访环节时,张海民就曾透露,当年公司在招拍挂和并购市场的投资比例为惊人的2:8,即超过80%土地储备来自收并购。

朱荣斌在2017年上任总裁,延续两位前辈的策略,朱荣斌与搭档吴建斌为阳光城设计了三全五圆战略。

该战略提出全地域、全方式、全业态的“三全”拿地方式,强调要在原有城市的基础上迅速覆盖全国一二三四线城市。“五圆战略”则要求公司内部人才、土地、资金等要素与良好的运营管理体系有机结合,做到“人等地,地等钱,钱催人”。

在朱荣斌的带领下,阳光城在土地方面表现更加进取。资料显示,2017年朱荣斌履新当年,阳光城就买入了120个项目,新增计容面积2021.63万平方米,全国新开拓了十余个区域。

新时期新要求

在大规模扩储的推动下,阳光城在2018年实现千亿目标,2019年销售额就成功跨过2000亿门槛,录得2110.31亿元。

这是阳光城一段被誉为行业黑马的时期,据统计2011年至2018年,该公司销售额复合增长率达到83.79%,以至于直到近年外界对阳光城的第一印象还是高速增长。

以加杠杆为代价,全力规模增长,在取得一定成绩的同时,阳光城目前的发展带来挑战。

经营哲学的其中一条,讲求在不同的发展时期,善用不同的人才。从外界的观察来看,从陈凯、张海民到朱荣斌,他们的风格从来不是守成。

特别是陈凯,他热爱冒险,享受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挑战。在2020年离开中南建设时,陈凯在集团电话会议上,谈到离职就表示:“我主要觉得这三四年,尤其是最近一年团队很稳定,公司文化也很踏实,我的职位能起的作用也有限了。”

而在阳光城之前,陈凯也见证了龙湖从地方性企业成长为全国性综合开发商的过程。2011年选择加入复星,当时复星正处于退市后的一段艰难日子。

这样的职业经理人无疑适合打江山,但在目前这个最高目标为“财务安全”的时期,又是否合适呢?他们过往为快速扩张而努力,但环境已不可同日而语。

在今年年中举办的股东大会,朱荣斌就感叹到:“我就希望我脱胎换骨,虽然还是朱荣斌,但是要换个脑袋。我也在调整,感觉老朱荣斌已经黔驴技穷。我们自己是待下来了,但是我们都要‘换人’,不然无法适应周围的变化。”

房地产行业发生剧变,每一家房企都要为接下来的经营做出思想和行动上的改变,阳光城也不例外。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