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了。这次诺奖授予了三位经济学家,他们分别是David Card,和 Joshua D.Angrist、Guido W.Imbens,以表彰他们在劳动经济学及实证方法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这次奖金约合114万美元,由三位经济学家共同分享。

三位经济学家,分别任教于美国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和斯坦福大学,委员会给他们的颁奖词写道,3位经济学家为人们提供了关于劳动力市场的新见解,并展示了可以从自然实验中得出哪些关于因果关系的结论。他们的方法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并彻底改变了实证研究。

这些读起来都很拗口的专业术语,高冷的研究,和我们的生活有哪些关系呢?

加拿大美国双国籍经济学家David Card和他已故的老友—前白宫顾问,研究了最低工资的影响,教育投入的回报,和移民问题,他们质疑了上世纪90年代的理论认为提高最低工资会影响就业,因为企业成本上升会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然而他们发现,这种对于就业的影响要小得多,因为企业可以通过提高价格把这种劳动力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他们的理论研究被当作政府立法的依据,包括拜登政府要求设定15美元最低工资的立法就是基于他的理论。

另一个我们非常关心,也是被大家讨论最多的话题,读书“无用论“, David Card是怎么看的呢?他的研究结果是,教育投资会影响学生以后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成功;对于来自弱势教育背景的学生来说,这种影响尤其明显。

我们发现,今年的诺奖在一定程度上是颁给了劳动经济学,而就业和工资是劳动经济学重要的研究对象。根据一些专家的观点,这三位经济学家研究的课题与人们的就业和收入息息相关,特别是在疫情席卷全球,世界各国的就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的当下,这也是与民生最贴近的问题。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今年诺奖经济学家研究的精髓,就是提高最低工资是好事、就是读书多挣钱就越多。不知道你是否赞同三位诺奖经济学家的观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