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诺骨牌效应持续发酵。在花样年、新力等陆续暴雷之后,相似的故事不断上演。

10月11日,当代置业对外发布一则寻求缓还美元债公告。公告中称,当代置业寻求将2021年10月25日到期、票息12.85%的优先票据赎回35%后,剩余部分到期日延长三个月,以改善流动性和现金管理,并避免任何潜在的偿付违约。

另外,公司董事会主席张雷和总裁张鹏有意提供合共约8亿元人民币股东贷款,预期于未来2-3月内完成。

信用比黄金更可贵,面临短债兑付压力的当代置业,在尽力避免偿付违约。

而自救的方式不仅限于寻求债务展期及股东输血,国庆假期后首日,当代旗下物业公司第一服务,就曾在港交所刊发短暂停牌公告,“以待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刊发构成本公司内幕消息的公告”。有猜测,当代或将出售物业公司股权以筹措资金。

一场自救

债券市场的波动预示着这场困境。上一个交易日,当代置业“股债双杀”,所发行5笔美元债均下跌,其中3笔跌幅超过30%。

近期,短期流动性问题频发,暴露了房企潜在的信用危机。恐慌的情绪被激起,市场对中资地产债的信心大跌。

就在房企销售遇阻、流动性紧张的关口,当代置业一笔美元债即将到期。并且,随着兑付期临近,当代置业仍一直未采取借新还旧等动作,市场认为这笔美元债将大概率违约。

果不其然,10月11日,当代置业对外宣布寻求美元债展期:于2021年10月25日到期的2.5亿美元优先票据,拟延期至2022年1月25日。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该笔即将到期的美元债发行于2019年4月,息票利率12.85%,总额3亿美元,目前剩余本金金额2.5亿美元。

当代置业于公告中称,同意征求及建议修订的主要目的为取得必要同意以修订契约,以交换票据的到期时间以改善流动资金及现金流量管理,避免付款违约。

具体来看,建议修订包括:将到期日由2021年10月25日交换至2022年1月25日;包括赎回有关票据的选择赎回,即于2021年10月25日及之后任何时间按票据本金额的100%另加其应计及未付利息赎回全部或部分票据,无需支付任何提前赎回溢价,并将赎回通知期限由提前不少于30日但不超过60日发出通知缩短至提前不少于7日但不超过30日发出通知;及通过于2021年10月25日赎回未偿还票据本金额8750万美元,截至公告日期未偿还本金额的35%。

与此同时,另一份公告显示,当代置业控股股东和总裁将提供8亿元人民币的股东贷款,张雷表示将视乎集团财务状况适时考虑予以持续支持。

“股东借款8亿其实是作为要求展期的筹码。”有业内人士分析,股东输血一定程度上能够提振市场信心。

不久前,同样高负债的富力地产,得到了执行董事李思廉及大股东张力高达80亿港元的股东资金,?预计一两个月内完成。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在无法借新还旧情况下,面对高息债到期兑付压力,有同意征求、交换邀约、协议安排三种解决方式。

其中,协议安排更多出现在债务重组情况下,而交换要约和同意征求则会出现在债务重组前,基于市场化的自愿方式进行。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近期,鑫苑置业与海伦堡均曾采取交换要约方式。9月末,鑫苑置业在新交所披露针对10月15日即将到期的2亿美元票据的要约交换计划;10月4日,海伦堡成功发行2.7亿美元2023年到期高级绿色债券,当中1.68亿美元用于提前交换2021年到期债券,1.02亿美元债为同步发行新债,息票利率11%。

据悉,交换要约通常需要100%投资人的同意方能生效,同意征求则一般在征求债券持有人同意后,修改相关条款或请求豁免相关违约。

据当代置业该笔美元债招债书,债券重大条款改变需要获得90%投资人同意,有分析指,当代置业或已做过摸底沟通,有信心获得超过90%的投资者批准,达成债务展期。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分析,中资债权人达成债务展期可能性较大,外资债权人的可能性则较小。

债务难题

尽管当代置业积极进行债务管理,但此次寻求债务展期,仍向外界暴露出了公司的流动性风险。

据悉,一些国际评级机构将视之为实质性违约,或将引发当代置业的国际评级下调。9月28日,穆迪确认维持海伦堡“B2”企业家族评级和“B3”高级无抵押评级,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公开信息显示,当代置业目前评级情况,惠誉给予长期评级为B,评级展望为稳定;穆迪给予长期评级为B2,评级展望为稳定。而评级一旦下调,对融资更是雪上加霜。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于2022年2月,当代置业将有一笔2亿美元的美元债到期。若此次美元债成功展期,新债旧债叠加,则意味着短短一个月内,当代置业将需要应对3.7亿美元的偿债压力。

当代置业的美元债压力并不小。企业预警通显示,目前,当代置业存续美元债共5只,存续规模超13亿美元,发行票息较高,平均票息为11.58%。当代置业高息债为人熟知,其曾于2018年12月发行的一笔1.5亿美元优先票据,利率高达15.5%。

半年报数据显示,若按货币划分,截至今年6月,当代置业以人民币计值的借贷为178.13亿元;以美元计值的借贷为11.12亿元;以港元计值的借贷为3.58亿元。

从“三道红线”看,截至上半年,当代置业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83%,净负债率93%,现金短债比为1.46,仍有一项指标超阈值,保持“黄档”。

细看其债务情况,当期当代置业的流动负债为661.79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短期债务为93.47亿元(银行及其他借款64.76亿元、优先票据28.71亿元),而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136.24亿元,不存在太大的短期债务压力。此次显现的偿债困难,或意味着当代置业的现金状况或许不如半年报中那般充裕。

黄立冲分析,企业出现偿债困难,账面上的资金要么动不了,要么不存在,要么有较多隐藏债务。

另外,由于发债利率高,当代置业的利润一直被高息债侵蚀。2021上半年,当代置业利息开支合计13.7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55%,待售物业资本化金额为11.68亿元。

一位业内人士对观点地产新媒体指出,下半年销售受阻,更加剧了企业流动性困难。“去年末拿的不少地块,今年下半年逐步推出销售,但现在房子卖不动。”

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到,受到调控及信贷政策影响,今年“金九银十”不再,房企的销售数据同比去年普遍下滑30%-40%。

当代置业亦没能独善其身,前9月,当代置业合约销售为335.44亿元,同比增长24.62%,但9月单月合约销售额则同比减少21.78%至约35.63亿元,环比亦减少15.4%。

股东借款杯水车薪,债务展期与资产出售能否最终落地,以缓解房当代置业紧绷的资金链,仍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