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8日,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大股东花样年控股出现短期流动性问题,截至到期日(2021年10月4日),未能到期偿付5亿美元优先票据的剩余未偿本金2.06亿美元与未偿还利息758.36万美元。

目前,花样年控股与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财务顾问等多方成立了应急小组,正在制定风险化解方案,以期尽快化解阶段性困境。

随后,花样年宣布聘请任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其财务顾问,以评估集团的资本架构、流动资金及探寻所有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并尽快为所有持份者达成最佳解决方案。

在1个月前,陷入债务违约的恒大,同样将华利安视为“救命稻草”,聘任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为集团联席财务顾问,同样获聘的还有TCL旗下的钟港资本,后者曾经受任于债务违约的蓝光和华夏幸福。

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与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同一集团,两者的办公地址均为香港中环港景街1号国际金融中心一期506–508室。

除了已然“躺平”的新力外,近期明确暴雷的恒大、花样年两家房企都选择将这轮债务重整的重担交予华利安,而后者的履历则或将2021年房地产违约风波被提升到了与2008年次贷危机相提并论的程度。

华利安正是2008年倒下的雷曼兄弟的财务顾问,原本就风声鹤唳的资本市场显得更加敏感,不由自主将这场危机与13年前相比,“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或许不少投资者对华利安这个名字仍稍有陌生,它的业务史就是一部巨头公司的破产史,基本大型公司在陷入财务欺诈,债务违约等麻烦之时,华利安便是它们求生之路中写下的第一个名字。

除了上述提到的雷曼兄弟,华利安参与了有史以来五宗最大破产交易中的四宗,包括WorldCom世通公司(2003年财务造假)、通用汽车以及CIT租赁集团(2009年破产)。此外,在能源巨头安然的重组中也能看到他的身影。

华利安不同于高盛、大小摩这类常出现在视野里的公司,其业务一般都是隐藏在委托人背后接受咨询,这也避免了相关的利益纠葛,其在财务重整、跨境收并购等方面都属前列,全球债务困境和破产重组交易规模排在首位。

在官网中介绍称,华利安是一家国际投资银行,在兼并收购、资本市场、财务重整、公允性意见及估值方面都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在2017年前后首次进入中国。

跨境收并购方面,华利安在银亿集团2016年收购ARC Automotive, Inc.约5亿美元的交易中担任买方独家财务顾问,而银亿就是从房地产业务跨界造车,却最终破产的那家公司。

虽然让它声名鹊起的案例基本都属于积重难返的超大型巨头公司,不过华利安接手的破产重整业务中最终起死回生的案例也不少,近期例如重回正轨的瑞幸咖啡,还有地产圈内的佳兆业。

2015年初,触发了债务违约条款的佳兆业委任华利安为其财务顾问,后者也不负众望,在短短数个月内便制定了与融创间的交易,虽然这场交易最终告吹,但其业务能力开始进入房企的视野之中。

随着郭英成的和解,佳兆业地产项目重新开放销售,并在与境外债权人的重整会议中获得支持,并最终复牌,逐渐回到日常经营的轨道中。

值得注意的是,佳兆业当时还聘请了盛德律师事务所为其法律顾问,而如今的花样年同样聘请了盛德律师事务所作为其法律顾问。

换句话说,同属深圳系房企的花样年复刻了佳兆业陷入债务危机时引入的阵容,并期待能如后者一般重回正轨。

一位投行的分析师表示,聘请专业的财务顾问可以帮助房企整理债务并制定重整计划。同时,保护旗下的资产不被查封或抵债,帮助房企应对债权人追债,并成为对外沟通的一个重要桥梁。然而,他也认为财务顾问最终起到的是顾问咨询的作用,房企和市场不应将其视为“救星”。

显然,佳兆业的情况与花样年不可同日而语,佳兆业更多属于大股东的个人问题并最终引起的债务违约,无论是旗下的资产还是市场环境都仍属良好;花样年则是客观市场恶化下的自然债务违约,在这场“房企大逃杀”中成为了先倒下的一方。

在宣布债务违约的同一天,花样年老板曾宝宝向全体员工下发“宝爷家书”,她称花样年绝不躺平,希望大家给予公司时间和信任,保公司正常经营。

雷曼兄弟还是佳兆业?摆在华利安与花样年、恒大这些陷入困境房企前的并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