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筱纳

出品 | 焦点财经

嘴上说“绝不躺平”,身体却很诚实。

原本投资者担心2022年到期债券“暴雷”,万万没想到,花样年选择提前“躺平”了。

10月4日,花样年发布公告称,未能如期支付2.06亿美元债。这一违约官宣,在本就不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一朵大卫·霍克尼式的“大水花”。从“B+”下调至“B”,展望为“负面”;9月27日,穆迪将花样年控股企业家族评级从“B2”下调至“B3”。

9月29日,标普再下调评级,将花样年控股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债务发行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上述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同日中诚信国际将展望调整为负面的公告。

10月4日公告违约后,惠誉将花样年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高级无抵押评级均由“B”下调至“CCC-”。

根据媒体报道,惠誉还提到了花样年未披露的债务情况。花样年告知惠誉,其有一笔担保的1.5亿美元私募债券从未在财报中披露,9月28日兑付了1亿美元。

虽然花样年称除此之外,不存在其他的离岸表外借款,但仍引来很多质疑,债务如同冰山,问题在于冰山之下,到底有多少隐性债务?

蝴蝶效应蔓延

投资者对于花样年的财报也有了新的疑问,少数股东权益逐年增加,已达到50%,是否存在明股实债可能?

早在去年12月,一笔交易就已经引起了注意。2020年12月14日,花样年与中融国际信托签订相关协议,约定中融国际信托拟8亿元收购项目公司深圳市金地盈投资有限公司70%股权,交易后项目公司仍由花样年操盘,业界分析,这笔交易极有可能是“明股实债”。

去年以来,花样年不断进行资本运作,如将子公司股权出质或者转让给金融机构,以此将表内负债腾挪出表外。这一次的违约,如同撕开了一道口子,未来投资者对财报信任程度还有多少?

随着违约的蝴蝶效应不断蔓延,花样年集团债券跌幅持续扩大。10月8日,截至停牌前,“18花样年”跌幅达22.84%至74元,“19花样02”跌幅达28.44%至69.99元。此后,“19花样02”跌幅继续扩大,跌幅达54.19%至44.8元,盘中二次临停。受花样年违约影响,内地房企美元债市场波动剧烈,而这一波也逐渐影响到境内债市场,未来房企融资或将更难。

处于风暴眼,即使是“至暗时刻”,花样年的表现可以说从容。近日有传闻称花样年目前正考虑转手北京市密云区的国祥府、国祥雲著两个项目,对此花样年予以否认,表示没有这个考虑。

实控人曾宝宝更是不断发声,称“自己吃喝拉撒睡一切正常…会支棱起来,坦诚面对。”

前不久博鳌房地产论坛上,花样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潘军在舞台上献唱《再回首》,高歌“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

不知,花样年在“至暗时刻”,是否感到“恍然如梦”,还能否“我心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