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周,退市新规成为资本市场热词。作为多元化退出渠道的一种,并购重组退市也是上市公司退市的一个重要渠道。

“重组退市能够化解存量上市公司风险,不断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也有利于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进行上下游产业链整合和延伸,最终通过市场化出清,推动资本市场优胜劣汰。”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资本市场来说,重组退市有助于进一步畅通上市公司的退市渠道;其次,重组退市也有利于优化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助力经济转型升级,为构建有效的市场机制起到了有力支撑。对于上市公司来说,通过并购重组实现退出,也可以为重组上市的公司增加融资规模,提高质量。

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截至12月22日,今年以来,共有32家上市公司退市,其中,18家为强制退市,14家公司为重组退市,重组退占比43.75%。重组退中,重组上市7家,出清式资产置换6家,吸收合并1家。而2019年重组退市公司为8家。

“今年重组退市案例增加,说明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市场化正在有力推进,存量风险正在逐步化解,优胜劣汰和资源配置优化已经初见成效。资本市场并购重组退市逐步成为主流退市方式之一,有助于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田利辉认为,多元化退出渠道的开辟,是我国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前些年,我国资本市场对于退市的认识不统一,退市机制不健全。2001年至2018年,年均退市公司仅6家,年均退市率0.36%;而美股达4%,是我国的10倍。”近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2020年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表示,美股退市比较顺畅,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退出渠道多元,强制退市只占市场退出的5%,通过私有化、重组等其他方式退出占95%;二是集团诉讼等司法救济机制比较健全,能够有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阎庆民表示,提高我国退市制度的适应性,也要通过重组一批、重整一批、退市一批,拓宽多元化退出渠道。

在田利辉看来,未来,重组退市会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的主流退市方式,但进一步提升重组退的公司数量,还需要推动我国专业的并购基金和专业重组机构的发展。“实际上,重组退市是个存在盈利点的业务。从国外的经验来看,要约收购往往会使上市公司退市,需要专业的中介机构协助收购方严格执行要约收购。同时,国外还存在一些秃鹫基金,专门收购一些业绩比较差、股价比较低的公司,低价收购之后再进行重组,进而带动公司退市。”

“而从我国的现状来看,由于此前上市公司是一种稀缺资源,退市公司数量比较少,类似的并购基金和专业重组机构发展得并不好。”因此,田利辉认为,有远见的中介机构应该主动成立类似国外秃鹫基金的并购基金,对绩差公司实施专业化的重组退市。(本报记者 吴晓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