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查显示,申菱环境共涉及114起司法解析,其中76起是关于合同纠纷。那么,为何申菱环境会存在如此多的合同纠纷?

被否后的申菱环境再次冲击IPO了。

12月22日,广东申菱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申菱环境”)将创业板上会,公开发行不超过600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申菱环境的业绩有二成是来自政府补助,且存在较多法律诉讼。

政府补助多

据了解,申菱环境是一家以人工环境调节、污染治理、能源利用为服务方向,致力于为数据服务产业环境、工业工艺产研环境、专业特种应用环境、公共建筑室内环境等应用场景提供人工环境调控整体解决方案的现代化企业。

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下称“报告期”),申菱环境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7268.96万元、111763.75万元、135817.98万元、54875.1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8884.31万元、10322.53万元、10079.46万元、3757.98万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申菱环境的营收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但净利润却在波动。

需要指出的是,申菱环境的利润每年至少有二成是来自非经常性损益。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申菱环境非经常性损益的金额分别为3850.12万元、2687.08万元、2512.04万元、781.08万元,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36.83%、22.12%、20.95%、16.76%。

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申菱环境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是由政府补助构成。报告期内,申菱环境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3859.41万元、2598.00万元、2833.71万元、820.43万元,分别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6.83%、21.48%、24.42%、18.58%。

对此,申菱环境表示,公司的经营业绩不依赖于政府补助政策,但因收到的政府补助金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仍然构成了一定影响,未来因该部分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减少可能影响公司的利润水平。

IPO“二进宫”

据了解,申菱环境成立于2000年,由谭炳文、崔颖琦、欧燕川、段春霞、欧兆铭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崔颖琦及其女儿崔梓华合计控制的申菱环境表决权比例为63.50%,为其实控人。

早在2017年6月,申菱环境已经提交了IPO申请,欲创业板上市。

2019年6月,申菱环境接受了证监会的面审,但审核结果为未通过。至此,申菱环境首次IPO之旅以失败告终。

在申菱环境被否的原因中,证监会指出申菱环境实际控制人之一崔颖琦及监事会主席欧兆铭涉及多起受贿罪案件,且其在申报时未及时披露上述相关信息,未充分说明防范商业贿赂、保证生产经营合法性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申菱环境在此次IPO中披露了以下3起事件,但对于具体的事件情况却仍未详细披露。

在2017年3月审理的杜镜初受贿一案中,崔颖琦涉嫌向杜镜初提供资金、财物。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04年至2012年,被告人杜镜初利用职务便利,为广东申某环境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崔某琦在购买土地、项目立项等方面提供帮助和关照,先后多次收受崔某琦以红包、旅游费等形式贿送的款物共计人民币5.5万元、美元4000元、欧元2000元以及价值人民币6.8666万元的大金中央空调一套。

在杜镜初的供述和辩解中,其表示,“崔某琦的申菱公司在陈村是比较大的企业,很多事情需要地方政府支持和帮助。他们曾在陈村购买一块80多亩土地准备建设申菱环保设备厂,向国家财政部申请400万元资金扶持,要在2005年前动工建设,但当地农民反对,收地困难,陈村镇政府通过向顺德区法院申请强制收地以及有关部门配合,才将土地顺利收回交给他们,他们得以按时动工建设并投产,获得资金补贴。另外,他们有多个科技项目需要地方政府支持。我和崔某琦的关系比较好,能帮都会帮他,他因此送钱送物给我。后来我成为顺德区领导,他通过送钱给我,和我搞好关系,希望我日后能够给他提供帮助和关照。”

那么,另外两起受贿案件具体情况如何?

诉讼缠身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记者还发现,申菱环境存在不少的法律诉讼。

招股说明书显示,申菱环境及其控股子公司尚未了结或可预见的重大(单个诉讼或仲裁的标的金额超过300万元)诉讼或仲裁共有4项,其分别是与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与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的合同纠纷;与广州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仲裁;与哈尔滨红博物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红博商贸城的合同纠纷。

可以看出,上述4项申菱环境及其控股子公司的法律纠纷均为合同纠纷。

事实上,申菱环境似乎经常陷入到合同纠纷中。天眼查显示,申菱环境共涉及114起司法解析,其中76起是关于合同纠纷。那么,为何申菱环境会存在如此多的合同纠纷?

除此之外,天眼查显示,2018年1月,申菱环境还曾被列为被执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