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在提交招股书近5个月后,广东咏声动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咏声动漫”)回复了深交所的意见,更新了招股书。

以唱片业务起家,2004年切入儿童动漫市场,咏声动漫在实控人古晋明的带领下成功转型。不过,儿童动漫是巨大动漫市场中的一个细分领域,受众主要是4-10岁的儿童,这些受众对IP的忠诚度不高,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变现难度。此外,在这个细分市场还要面对来自由政府主导的爱国教育类动漫、海外儿童动漫以及《熊出没》等知名国内IP动漫的竞争。

在激烈的竞争之下,咏声动漫在销售动漫版权之外还开发了包括销售联动玩具、进行IP授权等盈利模式。但在2017年-2019年咏声动漫的营收仍仅有1.53亿元、2.00亿元以及1.9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7亿元、0.58亿元以及0.44亿元。公司收入最近几年增长缓缓,净利润也几乎停滞不前。

虽然咏声动漫在招股书中多次强调“公司旗下的‘猪猪侠’IP是第一梯队的IP,在行业中处于头部地位”,但其2012年以来推出的6部动漫电影,在票房表现上与头部IP相距甚远。不仅动漫产品表现乏善可陈,参与咏声动漫玩具产品分销的经销商最近几年来也流失严重。着急上市的咏声动漫却未能将“猪猪侠”这个赚钱的故事讲得足够美妙。

减持的实控人

咏声动漫的前身是咏声唱片, 2004年公司开始布局卡通片开发,先后推出了《鬼马小精灵》《魔幻猪猡纪》等产品。随后,咏声动漫开始将旗下的漫画人物进行IP化,打造了“猪猪侠”这一IP。

自2006年到2020年,咏声动漫推出了包括番外篇在内的十数部“猪猪侠”系列作品,同时还推出了5部 大电影。然而,虽然“猪猪侠”系列的作品众多,但“猪猪侠”IP的影响力与票房号召力仍无法《喜羊羊与灰太狼》以及《熊出没》等IP相比。在“猪猪侠”之外,近年来咏声动漫还推出了“百变校巴”系列作品,不过截至日前,公司的收入仍较为依赖“猪猪侠”这一IP。

值得一提的是,咏声动漫的创始人古晋明已退出了公司的管理,目前公司由其子古志斌以及其女古燕梅经营,三人共同构成咏声动漫的实际控制人。

在稳步开发动漫作品的同时,咏声动漫的管理层也开始在资本市场进行布局。在2015年完成股份制改革后不久,公司就在新三板挂牌交易。2017年摘牌后,咏声动漫又开始了上市辅导。

与咏声动漫在资本市场的顺风顺水不同,其收入与净利润增长并不尽如人意:2016年-2019年间,收入增长了30.20%,净利润仅增长了25.71%。

根据艾瑞咨询 2019 年《中国动画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2019年中国动画行业的总产值由1310亿元增长到1941亿元,同比增长48.17%。

2017年因销售费用以及管理费用的增加,咏声动漫当年虽然营收有所增长,但净利润却出现小幅下降。针对 公司2019年收入与净利润的下滑,咏声动漫解释称,2019年电视动画业务毛利下降是由于新媒体平台客户经历了2018年价格高峰后,根据市场反应以及自身盈亏情况重新审定了2019年的采购价格,价格整体有所回落。

2019年1月,实控人之一的古晋明在转让公司43万股股权时的定价为35元/股,公司对应市值为13.75亿元;当年2月,北京瑞祥有道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祥有道”)受让咏声动漫35万股股权时,交易价格降到28.57元/股。此后,咏声动漫股权转让时的定价虽然有所上涨,但均未超过35元/股。面对增长缓慢的营收与净利润,市场也不甚看好咏声动漫的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咏声动漫持股5%以上的股东广州咏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咏声投资”)的状况令人费解。咏声投资虽然采用了“咏声”这个称谓,但却不是公司的员工持股平台 。除了实控人古志斌与董事、副总经理陆锦明外,其他4名出资人均不是公司的员工。咏声投资成立于2014年,但在成立后不久,古志斌就将部分出资额转让给了他人。针对咏声投资的异常,交易所也进行了问询,要求咏声动漫补充说明咏声投资的出资额是否存在纠纷。

不稳定的业务模式

在招股书中,咏声动漫多次称公司的“猪猪侠”是第一梯队IP,在各新媒体平台的播放量和播放热度超过大多数IP。针对这一说法,交易所也存保留意见,在回复意见中要求咏声动漫补充相关论据。

在儿童动漫市场,知名IP众多。海外有《小猪佩奇》《猫和老鼠》《汪汪立功大队》等,国内有《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及《超级飞侠》等。从咏声动漫披露的大电影的票房表现来看,咏声动漫所说的第一梯队IP的变现能力却明显弱于其他IP。

自2012年开始,咏声动漫已推出了6部大电影,其中的5部与“猪猪侠”这一IP相关。不过就咏声动漫披露的票房来看,《猪猪侠》大电影最好的票房也未超过5000万元,6部大电影的合计票房未能超过2亿元,另外一部大电影《逗逗迪迪之美梦年年》的票房仅有68.12万元。与之相对“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动漫电影,国内上映总票房超过9亿;“熊出没”系列动漫电影,国内上映总票房近27亿;其中,2019年春节上映的《熊出没?原始时代》票房超过7.14亿元。

在2019年,咏声动漫也推出过一般动漫大电影——《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但总票房仅有3366.02万元。这部大电影2019年仅为咏声动漫提供了245.59万元的收入,虽然在新媒体渠道,《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还能为咏声动漫提供后续收入;但从票房表现来看,“猪猪侠”无法与“熊出没”等IP相提并论。

自称拥有“第一梯队IP”的咏声动漫,对下游新媒体客户的回款能力也未能体现顶级IP的议价能力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咏声动漫逾期的应收款金额分别为1789.22万元、1399.82万元、2392.47万元和2872.63万元,占当年末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44.64%、44.97%、33.55%和69.02%。《投资者网》了解到,针对热门视频内容,新媒体平台一般会抢独播权,因此相关合同的签署、执行以及回款,新媒体平台都会十分重视。针对咏声动漫应收款逾期等问题,《投资者网》也已向对方董秘办求证,不过未得到有效回复。

其实,动漫+玩具的模式在欧美早已是十分成熟的产业链,A股也有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飞娱乐”,002292.SZ)这样的头部企业。奥飞娱乐自2004年开始就已自制了知名动漫《火力少年王》,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09年奥飞娱乐凭借着《虹猫蓝兔七侠传》、《铠甲战士》等IP成功实现资本化。截至日前,虽然奥飞娱乐旗下已有“超级飞侠”、“喜羊羊与灰太狼”以及“铠甲勇士”等诸多知名IP,但奥飞娱乐在最近几年来的盈利能力却一直不佳,公司股价自2018年触底后已连续低位震荡了多年。

此外,咏声动漫玩具经销商数量的变化,也能反映公司IP影响力的情况。2017年-2020年上半年,咏声动漫当期经销商的数量分别为253家、316家、277家以及206家;当期退出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57家、86家、155家以及141家。面对经销商的流失,咏声动漫在招股书中也仅说出“对公司经销收入产生较大贡献的玩具经销商是比较稳定的”这样不是十分有底气的表述。

针对经销商的减少,咏声动漫解释称一方面公司增加了直销渠道的销售,另一方面因海外玩具销售市场较为低迷,使得大量玩具厂商回归国内,造成国内玩具市场竞争加剧,因此,2019年经销商数量相对有所减少。交易所就咏声动漫经销渠道的情况也要求公司补充大量资料,以说明该业务模式的稳定。

值得一提的是,咏声动漫玩具产品的40%由中山市三乡镇鸿艺塑料制品厂代为生产,而企查查信息显示中山市三乡镇鸿艺塑料制品厂为个体户,其注册的固定电话还被其他数十家企业使用,《投资者网》致电后发现该号码为会计事务所所有。2019年,咏声动漫与中山市三乡镇鸿艺塑料制品厂之间的交易额为1476.01万元,是咏声动漫的第一大玩具代工厂。

《投资者网》了解到,为了保障儿童的安全,国家对儿童玩具生产与销售的管理都严于普通玩具,生产儿童玩具一般需要HS编码开头的生产许可证。《投资者网》在信用中国网站查询咏声动漫的前4大供应商中山市三乡镇鸿艺塑料制品厂、中山市星烁五金塑胶有限公司、汕头市澄海区锦江玩具实业有限公司以及汕头市恩立科教玩具有限公司,均未找到HS开头的相关证书。其中汕头市恩立科教玩具有限公司2019年12月才成立,2020年就与咏声动漫建立了合作关系。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咏声动漫在这四家采购玩具的金额在当期玩具总采购额中的占比分别为96.71%、96.67%、96.03%以及94.59%。

就上述情况,《投资者网》亦曾向咏声动漫求证,但并未获得答复。

收入下滑、回款困难,咏声动漫旗下的IP召唤力略显不足。缺乏顶级IP的支撑,咏声动漫拟冲刺创业板的故事恐难讲得足够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