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震惊全国的“山东非法疫苗案”中“溃败”的沃森生物上周末再一次成为市场的焦点。

自2018年以16亿元转让了嘉和生物控股权后不到两年半时间,沃森再度以11.4亿元拟向淄博韵泽、永修观由转让所持有的子公司上海泽润32.6%的股权。

神秘“泰格”再度浮出水面

2013年1月,沃森生物以2.65亿元收购上海泽润生物50.69%股权,后者拥有HPV等多个新型疫苗在研品种。目前沃森对泽润的持股超过65%。交易完成后,沃森对泽润的持股比例预计将降低至28.5%,将不再对其控股。

该消息在投资人当中引发轩然大波。投资人最大的疑惑是,在泽润生物二价HPV疫苗申请新药生产获受理之际,沃森为何以如此低的价格转让被视为核心资产的泽润股权?此次交易,泽润的估值约35亿元;而二价和九价HPV疫苗仍处于临床一期的江苏瑞科生物估值也达到32.5亿元;“国产HPV疫苗第一股”万泰生物最新市值已接近800亿元。

鉴于沃森生物高管在周末举行的投资人会议中未对低价转让泽润股权做出令人信服的回应,有投资者要求沃森生物申请停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沃森的股权极度分散。今年以来,董事长李云春的持股比例已从5.28降至3.13%;董事刘俊辉以4.89%的股权成为最大个人股东;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97%,所有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

通过企查查,第一财经记者查询泽润股权被转让方淄博韵泽和永修观由公司的信息发现,两家公司背后都出现了同一个大股东——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该公司持有永修观由超过32%的股权,并通过旗下投资公司西安泰明间接持股了淄博韵泽99.9%的股权;杭州泰格还是泽润的现有股东,持股比例2.548%。此外,该公司还投资了沃森生物mRNA新冠疫苗的合作伙伴苏州艾博。

通过进一步查询,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上市公司泰格医药,持股比例达99.958%,泰格医药截至12月4日市值超过1100亿元。12月4日收盘,该公司A股股价大涨超过6%,并且连续上涨6个交易日。今年以来,泰格医药股价实现翻番。自11月25日以来,摩根大通和NINETY ONE UK LIMITED公司分别减持该公司股票50.9万股和11.19万股。

第一财经记者还注意到,沃森生物2018年6月转让嘉和生物控股权和12月4日拟转让泽润控股权,两次资本市场操作背后都有泰格医药的身影。2018年的股权转让中,沃森生物公告信息显示,观由兴沃和泰格盈科拟合计以整体31亿元的估值向嘉和生物增资3.7亿元。这两家投资基金背后的股东同样是泰格医药旗下实际全资控制的杭州泰格股权投资公司。

嘉和生物主营业务为单克隆抗体,当时被视为沃森“大生物战略”的核心资产,沃森生物毅然将其拱手让人的做法也让投资人颇为不满。投资人质问这一选择是“主动还是被动”?当时沃森生物回应称:“这不是个被动的选择,这一次是我们主动的选择,是基于沃森自身发展与嘉和生物经营环境的谨慎考虑。”

对嘉和生物股权的转让,被视为沃森生物“大生物”战略梦想的一次重挫。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短短的两年半后,似曾相识的股权转让操作又一次在市场上重现,不仅背后涉及的是同一个投资人,而且沃森生物的回应也是惊人的一致。

12月5日,针对有投资者问道“你们是主动卖泽润还是泽润管理层逼迫你们卖的?”,沃森董事长李云春表示:“我们不存在被动的,是我们主动的。二价和九价(HPV)如果我们要继续研究加大产业化,就现在国内和国际的竞争格局来看,我们最少还要投10亿至15亿,才可以让这两个项目顺利下去,我们确实有一定压力。”

沃森真的缺钱吗?

那么沃森的资金是真的不堪重负吗?今年10月21日,沃森生物发布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5.67亿元,同比增长96.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5亿元,同比增长261.79%,每股收益为0.2832元。

市场认为,沃森很大程度上依靠13价肺炎结合疫苗实现业绩增长。今年4月,国产首个、全球第二个13价肺炎结合疫苗首针接种,打破了沃森生物多年来无重磅产品问世的尴尬。受利好消息提振,沃森今年上半年股价从不到30元翻了三倍,狂飙至今年8月5日近92元的最高位,不过此后一路回落至目前46元左右,市值约为700亿元。

华西证券10月研报显示,预计沃森13价肺炎结合疫苗存量和增量年销量有望达到918万支,按照550元平均价测算,峰值收入将达到50亿元。

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虽然沃森的重磅产品国产13价肺炎疫苗已上市,但美国辉瑞的同款批签发量在国内占据六成份额。而国内诸如北京民海、兰州生物、科兴生物等多家竞争对手也在奋力追赶,沃森如果仅凭借13价肺炎疫苗,要在行业内立于不败之地显然是不够的。

“沃森的商业化产品太少了,除了13价肺炎疫苗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产品了。”一位熟悉沃森的疫苗行业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它现在选择出售泽润,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因为缺钱。”

上述人士还表示,对于是否“贱卖”很难定性。“泽润公司有一定的潜力,但也还是没有产品,而且管理有些混乱。”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此外,沃森的现金流和盈利水平也极其不稳定,这也意味着公司可能没有持续的利润来支持高昂的研发费用。沃森在公告中称,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此次转让泽润的交易公司预计将产生净利润约11.8亿至12.8亿元。

沃森生物6月15日公告称,子公司上海泽润二价HPV疫苗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获得受理。但由于该药品的审批结果仍然不确定,泽润可能短期仍将处于“烧钱”状态。在12月5日的投资人会议上,有投资者认为沃森经营不善,提议罢免管理层。

“据我所知,泽润和沃森的利益不完全一致,双方的分歧较大,内耗比较厉害,公司可能需要进行一些调整。”一位了解两家公司疫苗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投资人会议上,双方高管均表示,泽润独立发展更有利于实现价值。这也暗指了沃森控制下泽润 的发展已经受限。根据沃森高管的说法,九价HPV疫苗市场竞争逐渐激烈,润泽二价疫苗也已经慢 于对手万泰。“在资金、技术和管理多方面,泽润独立发展将会有更大的空间。”沃森董事?李云春表示。

事实上,今年新冠疫情发生后,沃森的战略重点就已经开始明显偏向新冠疫苗。沃森高管在投资会 议上承认:“我们最近在三条路线聚焦新冠疫苗的研发(主要资源给了mRNA路线),与清华大学也 在合作腺病毒载体,资源有限,我们就没有太顾及泽润的发展。”

此次沃森“壮士割腕”,舍弃了被外界视为“重磅品种”的HPV疫苗,公司称未来将看好全新的新冠mRNA核酸疫苗赛道,并在积极投入腺病毒疫苗的研发。今年6月,沃森宣布联合苏州艾博生物、军事科学研究院共同研制的新冠mRNA疫苗(ARCoV),正式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临床试验批准,成为国内首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并已完成动物攻毒实验。

沃森在新冠疫苗上倾注全力的举动也不难理解。目前国内包括沃森在内的三大疫苗龙头企业中的另两个智飞和康泰都已经拿下新冠疫苗大单。

也有投资人质疑,既然沃森看好mRNA赛道,但在今年苏州艾博融资的时候并没有参与增资。对此沃森表示:“我们锁定的是产品。”但业内认为,mRNA疫苗的国际竞争更为激烈,中国产业仍处于初期阶段,研发难度要远超HPV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