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2020年第154次发审委会议上共审核了5家首发上会企业,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六福”)作为其中第一家企业接受发审委审核,也是唯一一家审核未通过的企业。在上市这条路上,“周家小弟”周六福还是没能赶上“周大福”“周大生”“周生生”等前辈的步伐。

过度依赖加盟

周六福的IPO之路走得异常艰辛。

2019年4月,周六福就正式向监管层递交了IPO申请,后来因为中介机构的牵连接连踏入雷区使得IPO数次被中止。这一次,周六福终于挨过了IPO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的处罚期,且将保荐券商由广发证券临时换为民生证券,再战IPO。哪承想,结果依旧。在证监会给出的多条询问中,对于“以加盟为主的营销方式”的质疑排在第一位。而这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摆在周六福眼前的问题。

招股书内容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周六福拥有加盟店3425家、自营店28家。2017年—2020年上半年,周六福报告期各期净增加店数分别为489家、529家、665家和-21家。今年上半年的负数主要是因为疫情原因所导致。

周六福官方表示,公司充分发挥加盟模式的优势,实施“渠道优先”战略,与全国各地的优质加盟商深入合作,以利用该加盟商在当地的商圈资源、人力资源和资金资源快速建立起广阔的连锁网络。

同时,周六福的主营业务收入也主要来自加盟模式。2017年—2020年上半年,加盟模式收入分别为 80717.64万元、132256.30万元、176363.12万元和49299.3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45%、82.18%、82.00%和62.05%,尽管已经呈现下滑趋势,但是总体上而言,占比超过半数已经算是很高。

周六福也是靠着不断扩大的加盟商来扩大自身的布局和规模。在开拓加盟商这一点上,周六福费劲了心思。此前,周六福曾和加盟商承诺,如果店铺亏损将由周六福方面负责。这样的营销活动大概持续了一年左右,就让周六福的加盟店铺数量增加了上百家。

品控漏洞频现

加盟是把双刃剑。对于资金密集型、前期铺货成本较高的珠宝行业而言,加盟方式不仅能够帮助公司品牌在短时间内占领市场,还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资金压力。但过分依赖这种模式也存在很大的弊端,会给品牌的管理和运营带去很多挑战。比如,如果发生加盟商大规模自主撤店停止经营或转换品牌、无法续约店铺租赁合同或联营合同等情形,而公司又无法对渠道的类型布局进行及时、有效的调整,则产品销售将面临增长放缓甚至下降的风险,公司的经营发展也会受到不利影响。

加盟商一旦发生了什么问题,对于品牌而言则是直接和致命的影响。公开资料显示,报告期内,周六福两次因违法违规行为被深圳有关部门行政处罚,在2017年上海市贵金属制(饰)品产品质量监督的抽查中也发现了周六福的不合格产品。对普通消费者而言,不关心到底是加盟店还是直营店出了问题,只要是“周六福”这个品牌店铺的产品有问题,对品牌的印象就会大打折扣。

而周六福的品控问题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即其超过九成的商品都来自于委托加工。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周六福委外加工的成本分别为4.74亿元、7.95亿元、12.14亿元和4.59亿元,分别占其总加工成本的76.77%、88.51%、92.87%和96.64%。

和依赖加盟商如出一辙,如此依赖外方的加工,一旦因为对生产环节中的监督存在疏漏,同样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品牌本身。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如果生产端依赖第三方加工,销售端依赖加盟渠道,那么周六福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哪里。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它(周六福)在设计上也曾经被告侵权,最大的竞争力可能在于名字起得好吧,很多消费者不清楚还以为和周大福他们是一个梯队的。”

法律诉讼缠身

招股书内容显示,2012年至今,周六福一直周旋于各种原、被告之间,涉及侵犯著作权、商标权、肖像权及合同纠纷等,原告名单中不仅有相关机构还有影视明星。

2019年7月,葛优(原告)与发行人(被告)因发行人于 2016 年 8 月 3 日在主办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配图文章中涉嫌未经原告授权许可,擅自使用其肖像图片等事宜产生纠纷,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立即删除涉嫌侵权链接及侵权图片;2.被告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3.被告向原告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成本等合理开支共计16万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此外,香奈儿股份有限公司也曾诉周六福商标侵权纠纷,涉13家加盟商。2017年3月至2018年7月期间,香奈儿以发行人及加盟店为被告提起的商标侵权纠纷诉讼案件共13宗,均因其认为周六福部分加盟店销售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其主要诉讼请求为立即停止销售、生产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2018 年11月、12 月香奈儿与公司、涉案加盟商签订了《和解协议》,并约定了赔偿金额 55.99 万元,均由涉案加盟商承担。此外,《喜羊羊与灰太狼》制作方广东原创动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还曾以周六福及其部分加盟店侵犯其《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作品的卡通形象著作权等为由,将其列为被告起诉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侵犯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

深陷多起法律诉讼,无论周六福自身行为还是加盟商行为,这些都是周六福前期激进扩张带来的问题。

而此次上会审核未通过,不知道周六福的下一次机会在哪里。当务之急,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好了吧。

新金融记者就有关经营方式、法律诉讼等相关问题采访周六福官方,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