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露完三季报后不到三天,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绿地控股,600606.SH)100%控股的绿地集团(贵阳白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绿地集团(贵阳绿贵)房地产发开有限公司,便因被催债事宜被地产圈热议。

据悉,成都智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媒体公开发布广告,要求绿地西南事业部偿还此前相关合作的欠款,贵阳白云和贵阳绿贵与其在合同中约定的服务半年多前就已达成付款条件,但绿地方面至今仍未支付任何对价。

除此之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绿地控股近年业绩增速也已放缓,债务压力较重的问题亦未得到彻底解决。

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营收同比增加9.14%,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94%,虽然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双双实现增长,但增速已分别较去年同期的26.1%、32.83%大幅放缓。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50.04亿元,较2019年的91.27亿元同比大幅减少45.17%;投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57.99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6.89亿元,同比减少27.82%。

截至11月2日A股收盘,绿地控股报收于6.13元/股,较今年7月触及的年内股价高点已下挫超3成,最新总市值为745.91亿元。

业绩增速下滑

日前,绿地控股发布了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3209.01亿元,同比增加9.14%;实现归母净利润120.41亿元,同比上涨1.94%。

需要注意的是,其前三季度营收及归母净利润虽然实现双增长,但同比增速已不及去年同期。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6.1%、32.83%。

进一步将时间维度拉长,《投资时报》研究员通过查阅该公司近5年三季报数据留意到,其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双双处于最低点。

具体来看,2016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营收同比增速已由最高点的29.2%降至今年的最低点9.14%,降幅超20个百分点,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也由最大值35.51%减少至今年的最小值1.94%,降幅超30个百分点,高于营收同比增速的降幅。可以说,相对于营收同比增速来讲,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下滑程度更大。

分业务条线来看,今年前三季度,绿地控股房地产主业实现营收1446亿元,基建产业实现营收1472亿元,两者合计营收占其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0.93%,为该公司的核心创收来源。其中,房地产营收同比增速为15%,基建营收同比增速为6%,而去年同期,房地产及基建营收同比增速则分别为21%、38%,显然,无论是总体业绩增速情况,还是房地产主业及基建主业营收同比增速,均已不及去年同期。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今年9月新增房地产项目4个,为今年以来新增房地产项目数量最低的月份,今年6月其新增房地产项目最高达到16个,此后一路下滑,6月至9月,其新增房地产项目数量分别为16个、8个、6个、4个。

短期偿债压力加大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绿地控股资产总额为11648.01亿元,负债总额为10322.85亿元,资产及负债总额双双突破万亿元大关,资产负债率为88.62%,较去年同期上涨0.33个百分点。若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2011年末—2019年末,该公司资产负债率由62.44%增加至88.53%,累涨超25个百分点。

据华西证券研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该公司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53.2%,较去年同期上升1.6个百分点,净负债率为183.45%,较去年同期增加10.4个百分点,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杠杆率水平有所上升。

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国家出台相关政策对房地产企业杠杆加以控制,2015年底—2019年底,该公司净负债率虽然由273.99%下降至155.6%,但仍然高于150%,且此前坊间流传甚广的房地产“三条红线”也要求房企的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显然,绿地控股净负债率仍有大幅的下降空间。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截至2020年9月末,绿地控股货币资金为805.72亿元,同比减少2.19%,现金短债比为0.78,较去年同期下降0.14。与此同时,2016年9月30日—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流动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占比由63.22%上升至77.72%,流动比率由1.64下降至1.2,这从侧面反映了其短期偿债风险有所增加,短期偿债压力加大。

进一步分析来看,在该公司10322.85亿元的总负债规模中,短期借款为299.47亿元,同比增加12.41%,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730.38亿元,同比增长15.92%,两者合计组成的短期债务高达1029.85亿元。

拉长时间维度来看,《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9月末—2020年9月末,该公司短期借款与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886.25亿元、896.46亿元、1029.85亿元,而同时间段内,其货币资金分别为726.68亿元、823.77亿元、805.75亿元,均无法完全覆盖上述短期债务,且货币资金与上述短期债务的缺口由2018年9月末的159.57亿元扩大至今年9月末的224.1亿元。(《投资时报》研究员林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