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0个月后,重庆太极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太极集团,600129.SH)的混改终于迎来最新进展。

最新公告显示,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中药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药)、重庆市涪陵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涪陵国投),将共同对太极有限增资。本次增资完成后,太极有限的股权结构将变更为涪陵区国资委持股15.916%;涪陵国投持股17.417%;中国中药持股66.666%。这也意味着,中国中药将成为太极有限控股股东,从而间接控制太极集团。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年来,太极集团业绩并不理想。2020年前三季度太极集团实现营业收入86.45亿元,同比下滑3.85%;实现归母净利润0.16亿元,同比下滑86.8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0.55亿元,同比下滑169.62%;加权净资产收益率(ROE)仅为0.52%。

虽然近十年来,太极集团营收从2010年的59.86亿元增长到了2019年的116.43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却从-0.68亿元下滑到-1.57亿元,属于十年九亏。

增收不增利,似乎是太极集团一直未走出的漩涡。而截至2020年11月2日,太极集团报收于13.56元/股,较其历史高点已下挫超6成,总市值仅为75.51亿元。

扣非净利润十年九负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3年的太极集团是一家从事中、西药生产和销售的大型医药集团,拥有医药工业、医药商业、药材种植等完整的医药产业链,因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单品藿香正气口服液而被外界熟知。

2010年—2019年,太极集团营业收入由59.86亿元逐步增长至116.43亿元,呈逐年走高态势,但同期,该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却十年九负,分别为-0.68亿元、-1.33亿元、-2.43亿元、-1.72亿元、-2.81亿元、-5.36亿元、-4.43亿元、0.64亿元、-0.84亿元和-1.57亿元。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太极集团的营收还能保持一定增长,但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除2017年外,一直为负,9年合计为-21.17亿元。

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太极集团扣非净利润之所以十年九负,但还能坚持经营,主要在于持续的收入进账和银行借款。

以2017年—2019年为例,太极集团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分别为81.92亿元、99.26亿元和109.89亿元;而同期,该公司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0.75亿元、48.99亿元和45.18亿元。

综上,太极集团借款取得的现金占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入的比例分别为49.74%、49.36%和41.11%,而2017—2019年该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仅分别为-1.07亿元、4.70亿元和0.39亿元。

时至2020年,太极集团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6.45亿元,同比下滑3.85%;实现归母净利润0.16亿元,同比下滑86.8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0.55亿元,同比下滑169.62%。

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前三季度的货币资金仅有15.68亿元,而其短期借款达35.6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5.24亿元。

事实上,过去十年中,除2018年以外,其余年份太极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都保持在75%以上,且2012年至2017年,其资产负债率保持在80%以上。

销售费用高企

在太极集团居高不下的营业总成本中,不得不关注的是其高企的销售费用。

据Wind数据显示,2010年太极集团的销售费用为8.19亿元,对应的销售费用率为13.68%(销售费用与营收的比率),而到了2019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变成37.51亿元,对应的销售费用率变为32.22%。

以太极集团2019年销售费用来看,广告宣传费及促销费为7.93亿元,占比为21.14%;市场维护开拓费为20.6亿元,占比为54.92%。这也就是说,太极集团的销售费用主要用来做市场推广及营销。

而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太极集团2020年前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为25.58亿元,销售费用率为29.59%,在同期A股医药生物上市公司中排名第8位。

颇堪玩味的是,虽然太极集团拿出数亿元做推广,但从王牌产品的销售数据来看,其宣传效果并不理想。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太极集团销售金额过10亿元的品种有两个,分别为注射用头孢唑肟钠(益保世灵)和藿香正气口服液。

在2020年中报和三季报中并未披露头孢唑肟钠(益保世灵)的销售情况,而中报披露的藿香正气口服液,上半年实现含税销售收入4.90亿元,同比增长25.57%。

值得注意的是,以2019年年报来看,藿香正气口服液(10ml*5*120)实现销量3187.57万盒,同比下滑51.64%;藿香正气口服液(10ml*10*70)实现销量4120万盒,同比下滑17.12%。

如此看来,藿香正气口服液或是在去年基数较低的情况下,受益于今年入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法(试行第四、五、六、七版)》契机,实现了正增长。

至于贡献营收超3亿元的急支糖浆,2020年中报和三季报并未披露销售数据。不过,据2019年年报显示,急支糖浆(200ml*40)实现销量1137.95万盒,同比增长5.375;急支糖浆(100ml*60)实现销量932.59万盒,同比下滑13.49%。

而从整体销售净利率来看,Wind数据显示,近十年间,太极集团销售净利率最高出现在2016年,为10.90%;最低出现在2014年,为-3.79%。其余年份的销售净利率徘徊在5%以下。

理财与补助重要性凸显

在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王牌产品销量不佳的情况下,政府补助和理财收益就变得尤为重要。

从2017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来看,太极集团计入当期损益的补助分别为4799.53万元、4356.27万元、4754.63万元和5452.34万元,而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813.35万元、7026.35万元、-7083.03万元和1625.83万元。

显而易见,补助占太极集团归母净利润的比重较高,甚至在2019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超过其当期归母净利润。

而与补助相对的则是理财收益。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和血液制品公司上海莱士(002252.SZ)类似,太极集团也热衷于资本市场投资。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太极集团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2081.02万元、5639.42万元和3203.27万元。

而截至2020年6月末,太极集团仍持有浙江震元(000705.SZ)、西南证券(600369.SH)、太阳能(000591.SZ)和重药控股(000950.SZ)4家上市公司股票,合计期末账面价值为1.73亿元,而初始投资金额为2.32亿元。其中,太阳能、西南证券和重药控股的持仓比例较高,分别为59.52%、26.45%和13.29%。(《投资时报》研究员王彦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