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实体书店仍将面临严峻的生存考验。

近日,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全国图书零售市场情况进行调研,据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整体图书零售市场同比下滑9.29%,实体店渠道47.36%的同比下降幅度,远超网店渠道6.74%的同比上升幅度。对此,有业内人士预判,实体书店恢复到正常经营状态将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而书店的生存和发展也将面临自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峻的一次挑战。

受此影响,以实体书店为下游客户的公司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一家主营图书生意的公司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果麦文化)于今年9月25日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

为了更好、及时地进行专户集中管理,果麦文化将根据项目进度的实际情况以自筹资金先行投入。据悉,果麦文化计划将本次拟募集到的3.50亿元全部投向版权库建设项目。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果麦文化的营业收入长期处于稳定的逐年递增态势。然而在进入到2020年后,业绩却急转直下,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存货越积越多甚至超过了同行业公司。此外,该公司近年来在IP衍生方面也出现了运营乏力的问题。

上半年业绩突降

2012年4月,路金波和周巧蓉共同出资设立了果麦文化的前身果麦有限,注册资本为300万元,其中,路金波占90%股份,周巧蓉占10%的股份。2017年11月,果麦有限召开股东会,决议同意将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自成立以来,果麦文化始终致力于为当代读者提供“价值和美”的文化产品,主营业务包括图书策划与发行、数字内容业务以及IP的衍生与运营。其中,图书策划与发行为该公司的核心业务。

目前,果麦文化已与易中天、杨红樱、韩寒、蔡崇达、张皓宸、严歌苓、冯唐、饶雪漫等众多明星作家、学者建立了合作关系。

根据招股书信息可知,果麦文化2020年上半年业绩有所下降。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6亿元,仅完成了去年一整年营业收入的37.92%;而其今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收入和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也较上一年同期分别下滑10.97%和17.92%,仅有1.42亿元和0.16亿元。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虽然果麦文化的数字内容业务带来了超过去年一整年50%的营业收入,但其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高至95.63%的核心业务图书策划与发行,所贡献的营收仅为去年一整年的38.08%。

事实上《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果麦文化报告期内业绩发现,该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长期处于稳定的逐年递增态势,分别为2.43亿元、3.05亿元和3.84亿元,且2018年及2019年较上一年分别同比上涨了25.70%和25.85%。导致果麦文化今年上半年业绩突然下滑的原因或与以下两方面有关。

一方面,该公司的上游出版社延迟复工,产品交付受到了影响。据了解,自2020年2月开始疫情在国内大规模蔓延以来,受物流停运、延期复工复产以及限制公共场所人流聚集和人口跨区域流动流动等政策影响,果麦文化及部分客户、供应商的生产经营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

另一方面,果麦文化的下游客户书店也受到冲击。据悉,2020年2—3月实体书店基本处于停业状态,实体店渠道销售出现了明显下降。

虽然随着疫情逐渐好转,各地实体书店开始逐步恢复营业,图书市场也逐渐回暖,实体店渠道降幅收窄,而网店渠道增速有所提升。但如前文所述,今年上半年,全国书店线上营收同比增幅远不及实体店同比降幅。

存货积压

果麦文化的存货主要为库存商品和委托代销商品。其中,库存商品为向合作出版社采购入库的自主策划图书以及北京果麦少量的鲜花周边产品,委托代销商品为发往代销商而尚未收到代销清单的图书。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报告期内,果麦文化的存货余额较大并呈逐年递增趋势,分别为0.68亿元、1.03亿元和1.20亿元。对此,果麦文化在招股书中解释道,“主要系于图书行业普遍采取的代销经营模式、业务规模等因素所致。”

在疫情影响下,果麦文化的存货增长情况进一步加重。据招股书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果麦文化的期末存货余额达到1.22亿元,较去年一整年的存货余额多出155.17万元,占公司同期营业收入的比重高至83.45%。

还需要注意的是,据招股书数据披露,2017年—2020年上半年,果麦文化存货余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远高于其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加上较多的预付账款,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果麦文化的营运资金压力。

而库存的残书及库龄较长的图书处置损失,还将直接增加公司的管理费用,若未来果麦文化不对存货加强管理,恐会进一步影响该公司的正常经营和业绩营收。

此外,近年来人们物质和精神文化生活的日益丰富,国内少儿、文艺类图书沉淀出了越来越多的优质IP。《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目前图书行业领先者的版权收入和IP孵化业务已经非常可观。

但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果麦文化IP衍生与运营所贡献的收入却在进入到2019年后急转直下。据招股书数据披露,相较于2018年的499.93万元,果麦文化2019年这一块业务所贡献的营业收入缩水100多万元,仅有311.45万元,同比下滑37.70%,而其2018年的同比增速却高至147.50%。

对于IP衍生运营的日渐乏力,《投资时报》研究员致信果麦文化询问是否有较好的改善策略,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投资时报》研究员吕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