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这节课到这里就结束了……”说完课程结束语,又与家长沟通了一下,小瑞关闭了系统,松了一口气。这天,小瑞感觉尤其疲惫,镜头对面坐着的孩子只有三岁,上课过程中大哭了很多次,线条没画好,小朋友哭了,没用橡皮擦干净,也哭了,小朋友仿佛关闭了自己的沟通通道,小瑞一直安抚,试图用各种方法吸引他的注意力,都收效甚微。

小瑞是美术宝的一位兼职老师,还在读大四,说到教学过程中的困难经历,她能说一箩筐。可是比这更难的是,她的薪酬正越变越低,之前每节课能拿到80-100元,现在只能拿到30-45元。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美术宝收费端的课时费在不断攀升,且融资一轮接着一轮。据公开资料整理,自2014年,美术宝已完成了6轮融资,最近一轮是在今年7月,美术宝宣布完成由腾讯领投的4000万美元C+轮融资,累计获投金额8亿元。

问题也接踵而来,10月14日,美术宝App因存在低俗色情帖文和跟帖评论,部分用户头像、账号名称包含色情资源推广有害内容而被国家网信办点名批评。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大量家长反映美术宝退费难,部门之间相互推诿;同时还有多位家长向本报记者反映,美术宝频繁更换老师或者班主任,并且对部分教师的专业性提出质疑。

迅速发展伴随诸多质疑。关于市场上反馈的上述情况,本报记者多次致电美术宝方面,并发去采访提纲,欲了解师资水平的真实情况、对于兼职教师的管理问题等,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美术宝是谁

资料显示,美术宝教育成立于2014年,最初定位于在线美术学习社区,即学生上传自己的作品,平台认定的老师和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文字进行点评。2017年,美术宝推出微校(智慧校园),主要面向B端,为美术高考培训机构提供教育信息化以及校园智慧化管理服务。2018年,美术宝推出了针对C端的产品美术宝1对1,为4-12岁的孩子提供在线美术教学服务。2019年,美术宝又相继推出AI美术课小熊美术以及1V6模式的美术小班课。

至此,美术宝共拥有美术宝1对1、美术宝小班课、小熊美术、美术宝艺考、美术宝智慧校园(微校)等五个品牌。据悉,其月总营收近2亿元。

小瑞是在2019年加入美术宝的,属于较早一批的老师。她介绍,这一年多来虽然课程在优化,学生逐渐增多,但是教师的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美术宝前不久开始了教师分级制度,请假、迟到、拖堂、上课变少均会被降级,而每升一级可以上涨4元课时费,但需要累积上百节课的课时。

持同样感受的还有刚入职美术宝两个月的另一名大学兼职老师李星,她告诉记者,入职前一个月,她基本无课可上。她了解到,美术宝内部有一个抢课群,里面基本是试听课成单率比较高的老师,她还没有资格进群。平时,群里会发布一些有试听课需求的学员,谁先抢到就由谁来上。

记者也曾采访过多家开展线上教育的机构,根据业内反馈,教育领域的技术化并非简单体现在解决在线化上,而是会渗透到多个管理领域,比如分派老师。例如,多家具备数据分析能力的机构,系统会捕捉上课过程中学生的表情、动作,以此形成数据库来评估课堂效果。老师的数据也同样会被系统采集,并将老师讲课的优缺点以数据分析的形式列出。最后,系统会根据上述分析,将学生匹配给最为合适的老师。

在教学课件的设计上,老师们有着不同的看法。李星认为,美术宝提供的课件题材较为老套,不够新颖,不符合当下美术教学的流行趋势。李星向记者发来了一些蜗牛、水母等课件,“这已是几年前的绘画题材了”。

令李星感到最为不解的是,美术宝对他个人的培训和考核重点不指向教学,而是指向“对付家长的一套说辞”。例如,考核中的一项为,在与家长介绍自己的身份时,要表明自己是本科美院毕业,并且是美术宝的专职人员,有固定的上课地点等。

实际上,李星、小瑞均是在校生。网上也有多处爆料指出,美术宝的教师大多是在校学生兼职。美术宝官方网站上有说明称,教师的考核比较严苛,只有3%的录取率,但是李星告诉记者,“并没有很多,我身边很多同学都被录取了。”

有一位遭遇美术宝退费难的家长告诉记者,有一次孩子上课,屏幕那边的老师周围环境非常嘈杂,似乎正在聚会,中间还多次静音。但与美术宝质检部门反馈,部门不仅不认可,还不愿意提供视频回放,申请退费,至今未解决问题。

李星告诉记者,美术宝要求一节一个小时的课,老师要在8分钟之内将课件的内容讲完。之所以设定8分钟,是因为一节课要完成一幅作品,“不讲快一点,来不及画画。”李星觉得这个8分钟的硬性规定不合理,“课件要根据知识点的难易程度来决定讲解时间。”

李星最大的感受是,考核面试的时候主要看的是老师如何夸奖孩子,以及考官模拟家长提问的时候,能不能按照模板流利的回答。小瑞同样告诉记者,教学效果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让家长满意、家长开心。

在李星提供给记者的一篇名为“熟背”的文档里,记者看到,考官模拟家长提问“课程规划能否给他看一下”时,需要回答“建议孩子学习彩铅、动漫等较为专业的课程”。

师资风险

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总经理助理于进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教育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应该包括师资、教研、服务、招生、品牌、技术这几个方面。

易观分析教育行业中心分析师李玥指出,教育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应该包括师资及课程体验。师资层面包括优质教师资源及完善的培训、考核体系;课程体验层面包括标准化教学能力、学习效果评价体系及软硬件支持。

艾媒咨询CEO、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本身在校的学生在能力和水平上比较有限,能指导的地方也比较有限。张毅也同时提到,提供教育的产品在引导和教育方式上能否培养用户的粘性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于进勇表示,如果事实情况果真如此,那么美术宝的核心竞争力不在师资。虽然刚开始能通过广告营销带来客户,长此以往在师资这一竞争点上很可能会被其他同行超越。

于进勇指出,教学培训实际上包含了两个部分,一个是知识的掌握程度,再一个是教学能力,放置在美术领域,则是“自己会画,并不代表能够教别人画。”

据了解,美术宝并不提供定期的教师培训,而是有一些关于如何讲解知识点、吸引孩子注意力的视频提供,但不对教师提出硬性学习指标。小瑞告诉记者,此前她曾接触过一个家长,要求老师以日本的某一教学方式培养孩子的想象力以及思维模式,小瑞又立即找了些日本的美育课程来补课。

小瑞很少会看美术宝提供的教学视频,“那些都比较简单,重要的是在于教学实战中如何引导孩子,发挥想象力,构建自己的世界。”

线上线下功能将逐步分化

素质教育注重体验、互动以及沉浸式的教学,但观察美术宝提供的服务,似乎仍只是解决了线下迁移到线上的时空问题。

记者注意到,报名美术宝的课程,家长会同时获得一个专门的摄影头。根据美术宝的介绍,美术宝1对1自主研发的“ArtClass”跨平台在线美术互动课堂系统,配合相应的透视矫正系统及专利摄像头artlens,能够解决教学直播场景中产生的透视、变形、偏色等一系列问题,还原了线下授课场景。

但是线上的场景不像线下具备强制性,学生的注意力会更容易涣散。如果只是还原了授课场景,孩子的美感培养这类注重实践性的教学部分仍未得到很好的解决。对此,于进勇表示,互动、沉浸的确是在线教育全行业的问题,但是作为处在细分赛道的美术宝,他必须要去解决美术教育特有的在线化技术问题,比如对色彩的还原,对线条和形状的认知。

李玥表示,虽然在线美术、音乐陪练等领域都在积极发力技术升级,提升直播教学体验,但在颠覆性技术出现之前,在线教育的互动和体验还是难以和线下相比。

不可否认的是,美术宝的融资表现相对突出,自2014年开始,已经连续获投。李玥分析称,美术宝获得青睐的核心原因在于已经在细分赛道站稳脚步。在资本环境遇冷的大背景之下,资方往往更青睐于商业模式成熟、用户规模领先的头部平台。

于进勇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指出,虽然素质教育线上化比较难,但是市场一直对此抱有期待,因此大家都在找可以投资的标的。另一方面,美术教育市场规模比较大,因此率先跑到前排的企业,比如美术宝、画啦啦等会更容易进入资方的视线。

李玥分析道,艺术教育行业由于其本身特性,严重依赖线下教学,导致扩张速度较慢,行业壁垒较小,新进入者源源不绝。目前,行业已经进入规模化竞争阶段,具备跨区域复制能力的头部企业有望脱颖而出。

线上化也正在呼唤更为颠覆性的技术。李玥分析强调,在美术领域,画啦啦、美术宝等代表性创新型在线教育企业已为行业打开了一条轻量化的增长路径,但仍无法完全替代线下模式的教学体验。体验和效果还需要通过技术升级来实现进一步的提升。

在于进勇看来,未来,课程应该会逐步细分。比如在美术领域,涉及知识传授性的简单的互动,可能通过线上解决,便没必要跑到线下;而类似于情感互动、高手点拨,帮助孩子形成美感类的开悟性质的教学还是需要线下解决。张毅表示,在教育领域,效果的重要性是强于技术的,因为效果是消费者用脚来投票的,因此线上和线下的结合是未来应该重点关注的。这也为美术宝这样的线上教育机构提出了更多的挑战。

(应采访对象要求,小瑞、李星为化名)(经济观察报 记者 叶心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