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当下,用此来形容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埔园林”)的上市之旅再合适不过了。

“踩雷”广发证券被中止发行上市审核近两个月时间之后,金埔园林更换保荐人,再次开启冲刺创业板。这是金埔园林2015年闯关创业板失败后的新一轮IPO冲刺。

此次,金埔园林重启IPO,拟投入八成募集资金用于补充运营资金。由此,让投资者忍不住提出疑问,金埔园林到底是有多缺钱?倘若公司上市未果,公司又该如何“续命”?并且,公司还有很多尚未了结的诉讼案件,这些是否会成为公司上市的“绊脚石”?

“一波三折”上市路

此前,广发证券因康美药业等相关业务受罚之后,便有多家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的拟上市公司中止IPO。受此波及,金埔园林IPO申请被迫按下“暂停键”。

不过,这已不是金埔园林第二次闯关资本市场。根据证监会官网内容显示,金埔园林曾在2015年6月19日报送IPO申报稿,时隔一年后,证监会指出金埔园林存在“2015年度经营业绩较上年大幅下滑”的事项。

回溯金埔园林的过往业绩发现,2012-2014年,营收分别为4亿元、5.04亿元、5.62亿元,2013年和2014年同比增长25.99%、11.48%;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77.95万元、3074.13万元、3824.58万元,2013年和2014年同比增长123.09%、24.41%。

不知是否因为证监会指出金埔园林2015年业绩问题,目前查看公司历年的财务情况时,发现唯独缺了2015年。

不仅如此,由于金埔园林IPO之路耗时太久,早期的投资者持有股份长达8年之久。在公司被迫暂停上市之后,金埔园林及其股东曾与海盛投资、珠海铧创、苏州高新、招商科技、高科新创、高科小贷及自然人股东曾新宇签署过对赌协议,涉及业绩承诺、股权收购、股权转让限制、引进新投资者的限制等特殊条款。然而,这些对赌协议已在2019年终止。

募资拟八成补充流动资金

金埔园林的前身为南京金埔园林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创立于1998年6月,2011年改制为南京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园林绿化建设项目的设计、施工以及苗木花卉种植与销售业务,并具有城市园林绿化及仿古园林建筑一级资质,装饰三级资质施工企业。

金埔园林此次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640万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包括补充园林工程施工业务营运资金项目、金埔园林工程配套技术中心项目、金埔园林设计服务网络建设项目。

其中,金埔园林计划从募集资金中使用3.6亿元补充园林工程施工业务流动资金,约占本次募资总额的81.59%。金埔园林表示,其余的营运资金需求,公司将通过银行贷款、内部盈余积累等方式解决。

就此,引起投资者好奇,金埔园林为何如此缺钱?公司的业绩情况到底如何?

Wind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金埔园林营收分别为4.64亿元、6.98亿元、8.32亿元,同比增长38.69%、50.45%、19.2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9亿元、0.68亿元、0.87亿元,同比增长37.78%、40.73%、26.86%。

虽然相对于第一次IPO时,金埔园林的业绩有所扭转,但根据公司的测算,未来三年需要营运资金11.38亿元,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营运资金为6.07亿元(包括货币资金),因此未来三年仍然有资金缺口5.31亿元。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金埔园林的业绩再度出现波动。招股书显示,2020年1-3月,金埔园林营业收入为1.1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3.6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按扣非前后孰低计算)为1586.7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48%。

另外,金埔园林预测:2020年1-6月营业收入41251.19万元~45593.42万元,同比变化幅度为-6.69%~3.1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按扣非前后孰低计算)为4829.1万元~ 5337.42万元,同比变化幅度为-3.04%~7.17%。就这一业绩预测,公司还特意强调,仅为公司对业绩的展望,并不构成公司的盈利预测。

此外,2017年至2019年期间,金埔园林的存货分别为2.71亿元、6亿元和7.79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8.75%、50.35%及51.33%,呈现快速上升之势,“占流动资产比重较高”。

金埔园林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3.93亿元、3.63亿元和4.96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1.76%、30.45%及32.66%。

细算下来,金埔园林存货与应收账款合计分别占流动资产的70.51%、80.8%、83.99%,占比较高且逐年增加。

随着金埔园林在行业影响力和经营能力的不断提升,公司承接的园林绿化项目的规模也将越来越大,相应的项目建设周期也会越长,使得应收账款规模也相应扩大,导致公司的营运资金规模无法满足经营需要的风险不断上升。

如此情况下,倘若出现坏账,公司如何应对?就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金埔园林相关人士,未能得到任何解释。

众多未决诉讼缠身

根据招股书内容显示,金埔园林存在重大诉讼的风险。

截至《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签署日,金埔园林尚未了结的金额大于50万的诉讼有4起,均为合同纠纷案件,涉及4个不同的工程项目,分别为249省道新沂段养护改善工程景观绿化工程、沛县沙河风光旅游景区PPP项目、徐溜镇特色田园乡村建设项目、宿迁市桃花溪田旅游景观规划设计项目。

金埔园林表示,上述案件诉讼请求均以货币赔偿为主,不涉及公司资质或其他承揽项目所需要件,法院要求公司支付的赔偿金额较小,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过金埔园林也提示,249省道新沂段案件已提起上诉,该案件涉及金额较大,公司存在败诉并进行相关赔偿的风险。

此外,金埔园林招股说明书内容显示,在“李军、郝家福与金埔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新沂市交通运输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原告李军、郝家福向新沂市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金埔园林支付工程款938万元及利息,被告新沂交通局在未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新沂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日作出的《民事判决书》,案件重审一审判决被告金埔园林向原告李军、郝家福支付工程款71.19万元及利息。随后,原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同时,金埔园林的资产因上述案件受到了限制,于2018年12月冻结1000万元工程款。如此看来,金埔园林的上市路上,面临的“绊脚石”还不少。那么,其上市命运又将如何?《投资者网》将持续保持关注。(《投资者网》向劲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