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鱼一跃,便敲响了上市的钟。

一个月以前,中国证监会同意益海嘉里首次公开发行注册申请,资本市场猜测创业板将迎来史上最大IPO。

益海嘉里的名字,或许对你来说有些陌生。但金龙鱼三个字,你一定知道。

10月15日,“粮油一哥”金龙鱼正式登陆创业板,开盘大涨90.51%后震荡回落,尾盘再度拉升。截至收盘,#C金龙鱼#涨118%报56元/股,换手率高达71%,成交额超112亿,市值突破3000亿元,最终没能缔造“创业板市值第一”的神话,排在第三位。

第二天,#C金龙鱼#收跌12.48%。

上市首日虽然没有夺得桂冠,但好歹拿了个探花,事实似乎证明这条“鱼儿”非同一般。

2019年,金龙鱼总收入高达1707亿元,甩开贵州茅台853亿元,甩开海天味业1510亿元。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金龙鱼更是被追捧为“油中茅台”。

表面上看,有一定道理。

但此鱼是真肥还是假肥,还很难定论。

一年营收约等于两个茅台

根据其官网介绍,益海嘉里集团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48.79亿元人民币,公司于2019年1月31日变更为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和“专注于中国宝宝体质”的飞鹤奶粉类似,益海嘉里宣称“专注于中国人的厨房”。

公司旗下拥有金龙鱼、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等多个名牌。产品涵盖了小包装食用油、大米、面粉、挂面、米粉、豆奶、餐饮专用粮油、食品原辅料、油脂科技等诸多领域。

可以说,涵盖家庭的“米面粮油”悉数配齐。

虽然业务广泛,但益海嘉里的营收主力一直集中在厨房食品领域。

1991年,益海嘉里推出它的第一瓶金龙鱼小包装油,引领了中国从散装油到小包装油的消费革命模式。

发展到今天,根据尼尔森数据,近3年,益海嘉里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一,远超竞争对手。

可见,作为粮油巨头,益海嘉里的赚钱能力不容小觑。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益海嘉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07.66亿元、1670.74亿元、1707.43亿元及869.73亿元。连续三年,益海嘉里的营收一直在稳步上升。

单从收入数据来看,2019年这一年,益海嘉里平均每天能卖出去4.68亿元。

哪怕放眼整个创业板,益海嘉里的营收规模也能位居第一。2019年创业板营收前三名,分别是上海钢联(1225.72亿元)、温氏股份(731.45亿元)、宁德时代(457.88亿元)。益海嘉里比第一+第三的营收总和还要多23.83亿元。

和A股食品饮料行业中的佼佼者相比,益海嘉里在去年的表现也算亮眼。在高端白酒领域,贵州茅台的营业收入为854.3亿元;在重要的酱油品类中,海天味业的营业收入为197亿元。

换言之,益海嘉里一年的营业收入规模相当于2个茅台/8个海天味业。

但营收多不代表赚钱多,益海嘉里的盈利能力却远没有另外两个强劲。2016年-2019年,贵州茅台的毛利率分别为91.23%、89.80%、91.14%和91.30%,近4年来,贵州茅台每年的毛利率差不多都在90%附近徘徊。同期,海天味业的毛利率分别为43.95%、45.69%、46.47%、45.44%,近4年来的毛利率都在45%上下浮动。

相较之下,金龙鱼仅仅在10%周边“游来游去”。2016年-2019年益海嘉里的毛利率依次为11.07%、8.42%、10.21%、11.40%。

收入增速上,贵州茅台在过去十年最高可达60%,海天味业过去十年平均也有15%,而金龙鱼过去3年连年下滑,从2017年的12.94%跌到了2019年的2.2%。

经营利润增速上,金龙鱼在2017年还逼近277%,但后两年持续走低,2019年只有“可怜”的5.01%,而这一年,贵州茅台的增速已经逼近600%。海天味业除个别年份外,则通常维持在20%以上。

由中粮领进门,敲开中国的厨房

因为上市的消息,金龙鱼这两天赚足了眼球。

然而,当聚光灯打在这条“鱼”身上的时候,很多人才知道:

“原来我们天天用的金龙鱼1:1:1调和油,不是国货,而是来自马来西亚。”

根据益海嘉里招股书,益海嘉里集团总共有两位股东,控股股东为Bathos Company Limited,持有99.99%的股权。此外,上海阔海投资有限公司持有0.01%的股份,法定代表人为郭孔丰。

新加坡上市公司丰益国际则依次通过WCL控股、丰益中国、丰益中国(百慕达)间接持有Bathos Company Limited 100%的股权。

这意味着,丰益国际间接持有公司99.99%的股权。

在《财富》杂志2020年的世界500强排名中,丰益国际位居第285位,位次与之相近的中国企业有厦门国贸控股集团、中国联通。

招股书还显示,在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期间,郭氏集团控制着丰益国际28.71%-29.72%的股份,世界四大粮商之一的ADM公司持股比例为18.98%-24.89%,郭孔丰持股比例12.13%-12.56%。

鉴于公司控股股东的100%权益由丰益国际间接持有,所以丰益国际报告期内不存在实控人,故而益海嘉里不存在实控人。

话虽这么说,但郭孔丰却是益海嘉里的实际掌舵人,也是“亚洲糖王”郭鹤年的侄子。

2018年夏天,郭孔丰获得齐齐哈尔市颁发的荣誉市民称号,并受领“中国版绿卡”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永久居留身份证。从此,郭孔丰成了一位货真价实的中国企业家。

郭孔丰当年能走进中国,与中国的另一个粮油巨头——中粮集团不无关系。

1987年,郭氏粮油宣布成立,郭孔丰担任总经理。此后,郭氏粮油加速扩张,并在中国组建嘉里粮油集团。

第二年,嘉里粮油集团与中粮子公司鹏利合作,在深圳蛇口建立了中国第一家油脂生产企业南海油脂,股权分配上,中粮集团持股47%,嘉里粮油集团持股41%。中粮集团虽然占股更多,但南海油脂实际管理权由嘉里粮油集团掌控,而且产品的商标——金龙鱼同样归属于嘉里粮油集团。

正是因为郭孔丰能“预见到食用油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而中国是苏醒中的市场”,叔叔郭鹤年曾称赞郭孔丰“是最聪明的”。

叔侄内讧十余年

不过遗憾的是,上述这般和谐没能延续下来。

先是合作没多久,中粮集团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法分享金龙鱼成长的红利,于是与郭氏粮油分道扬镳,转身创立了福临门及天然谷物调和油等产品。后来,中粮又以低价出售了在南海油脂的股份,尽管亏损500万港元,但从此与郭家划清了界限。

紧接着,郭孔丰又因为一些事情和郭鹤年“分手”。据传言,两人当时闹得不欢而散。

1991年,郭孔丰离开了郭鹤年的公司,自立门户并开始发展棕榈油,与被称作“印尼油棕王”的吴笙福合作,在新加坡成立了丰益国际。

对于郭孔丰出走的原因,外界猜测,要么是郭孔丰心里受了委屈,要么是郭鹤年当年钱没给到位。

叔侄两人在分家后的唯一一次对峙还是因为“金龙鱼”的商标归属问题。郭孔丰认为这是他在郭氏兄弟公司工作期间开发的一个品牌,应该归他所有。但其最终结果,还是叔叔郭鹤年赢了官司,保留了“金龙鱼”品牌。

输掉官司后的郭孔丰没有气馁,他依然记得“苏醒中的中国市场”。

随着肯德基、麦当劳等外资企业在中国大规模开店,棕榈油的需求量快速提升,再加上中国餐饮和食品加工业驶入快车道,郭孔丰的棕榈油业务蒸蒸日上。

经营棕榈油的同时,郭孔丰再次和老朋友中粮合作,双方共同建立了北海粮油、黄海粮油和东海粮油等三个压榨厂和精炼厂。只是在这次的合作中,中粮明显学聪明了,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和管理权。

2006年,郭鹤年得知郭孔丰的业务进展得非常好,他的丰益国际正在进行配股并且准备引入一大笔新投资。

郭鹤年随即给郭孔丰打去电话,说“你应该来找我。”

就这样,郭孔丰和郭鹤年冰释前嫌,丰益国际在中国的子公司益海集团和嘉里粮油合并成为今天的益海嘉里集团,而“金龙鱼”也重新回到了郭孔丰的手里。

在《郭鹤年自传》一书中,郭鹤年说自己能在商界取得成绩,离不开母亲的影响。这位祖籍在福建,却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商人,多年来登上马来西亚首富的宝座。

除了“亚洲糖王”的称号为人所知外,郭鹤年还是一位“隐形”包租公。

上世纪80年代,郭鹤年听说中国缺少一个国际贸易中心,因此投资5.3亿美元建设了北京国贸。据说,在北京国贸收益好的时候,每年收取的租金可以高达50亿元。另外,香格里拉酒店也是郭鹤年名下产业。

如今,金龙鱼能完成重要一跃,叔侄两人功不可没。如何在高营收的同时提高毛利率,才是益海嘉里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