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知道,志高空调的“志高”取“志存高远”之意,这是志高控股有限公司(00449.HK)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广东志高空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志高空调”)董事长兼总裁李兴浩创办志高空调时的初衷。2020年9月11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纸限制消费令,案号为(2020)渝02执1288号,将欠款3960多万元的志高空调及法定代表人李兴浩纳入“老赖”名单。一个多月后,10月13日,志高控股发布公告,前六月公司实现收益6.344亿元人民币,销售成本为9.31亿元,融资成本1.226亿元,期内亏损7.2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志高空调涉及法律诉讼60余起,其中包括被申请破产审查。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表示,志高或将成为首个倒下的空调企业。

公司上半年亏7.22亿

网友:没法复牌了,亏得一塌糊涂

10月13日下午,志高控股(00449.HK)发布未经审核财务数据显示,其2020年上半年实现收益6.34亿元,期内亏损7.22亿元。而由于延迟披露2019年年度业绩报告,该公司股票已自5月15日上午9时起暂停在联交所买卖。

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地对国内消费和生产带来短暂的冲击,也让白色家电企业面临严峻考验。根据奥维云网(AVC)数据,2020年上半年国内家用空调零售量同比下降14.3%、零售额同比下降26.9%。格力电器半年报显示,营收总收入同比下滑28.21%;美的集团营收总收入同比下降9.47%。实际上,志高控股这次暴露出来的业绩巨亏,仅仅是去年亏损的延伸。2019年未经审核年度业绩,志高控股持续经营业务实现收益约人民币33.97亿元,同比减少53.93%;归母净利润亏损约14.08亿元,同比扩大1.82倍。志高控股称,2019年收益减少主要是由于全球经济持续不明朗导致主要空调产品销量下降,以致商业环境恶化、在回顾年度内商用空调业务分拆业绩及集团的业务逐步调整。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让本处风雨飘渺中的志高控股更是雪上加霜。原本,志高控股计划于5月15日之前公布经审计的财报,因年审会计师要求对部分存在疑问的事项进行调查,如今已5个月过去,年报迟迟未能公布。从5月15日起,志高控股在香港联交所停牌,至今仍未复牌。在志高控股股吧,有网友留言称:“没法复牌了,亏的一塌糊涂,外债几十个亿!”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纸限制消费令,将欠款3960多万元的志高空调及法定代表人李兴浩纳入“老赖”名单。

老板李兴浩成“老赖”

重庆市二中院发出限制消费令

在中国空调行业中,流传着“张瑞敏的脑、何享健的胸、董明珠的嘴、李兴浩的手”一说。从早期开酒楼、织带厂到后面造空调,从1994年创办志高开始,“快”无疑是李兴浩商业生涯里最主要的关键词,“快刀手”也成为李兴浩的标签。然后,26年过去了,“快刀手”的光环已消退,一年内却被贴了两次“老赖”的标签。

2020年9月11日,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重庆市二中院”)向志高空调发出限制消费令,案件号为(2020)渝02执1288号。该限制消费令称,本院于2020年09月09日立案执行申请人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规定,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法定代表人李兴浩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中国裁判文书网获得的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渝民终544号)显示,2020年7月23日,该法院终审判决志高空调限期支付位于重庆万州的供货商金龙精密铜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铜管公司”)货款3960多万元及其利息。判决书还显示,金龙铜管公司还向一审法院申请诉讼保全,一审法院于2019年7月30日作出(2019)渝02执保34号执行裁定,冻结志高空调银行存款4000万元,冻结期限为一年;作出(2019)渝02执保34号之一执行裁定,查封志高空调名下位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的土地使用权及该地块上的建筑物,查封期限为三年。

除了上述限制消费令,天眼查数据显示,3天前的9月7日,志高空调还收到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案件号为(2020)粤0605执20364号。该限制消费令称,本院于2020年07月13日立案执行申请人佛山市骧域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9月2日,也是这家公司向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申请对志高空调进行强制清算与破产,案件号为(2020)粤0605破申66号,目前法院正在审理之中。

▲2009年,志高空调香港上市。2013年就形成六大产业板块。

去年市场占有率仅1.54%

“能否靠卖地生存下去,还是问号”

作为行业后来者的志高空调,幸运的赶上了中国空调行业风口。靠着低价策略,几年间,志高便从小工厂发展为中国空调领域四大天王之一。在最辉煌时,志高空调销售额过百亿,跻身业界前三强。2009年,志高空调香港上市。2013年就形成六大产业板块,包括以家用空调、中央空调、家用电器为核心的制造业;以深圳装修总公司为代表的高档装修业;以盈达投资担保、南方保险代理为核心的金融业;以粤广数字多媒体,万志电子、天瞳智能设备为代表的传媒业和高科技产业;还有以四会志高华美投资为代表的地产业等。

▲2019年国产家用空调总销售占比中,志高仅1.54%。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空调主业没有太多突破,在各大品牌的冲击下,志高空调市场已被蚕食殆尽,据《2019年中国家电行业年度报告》显示,在2019年国产家用空调总销售占比中,排名前三的是:格力、美的、海尔,志高仅1.54%,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为了维持公司运作,志高空调已开始变卖各种资产。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从官网看到,今年以来,志高空调已发布10多条拍卖公告,涉及库存空调、各车间废品、废磨具等。其中,卖地收入颇丰。2019年,志高控股将位于佛山市的404亩工业用地与地块上方建筑一同出售,录得税前收益7亿多港元。2020年6月,志高控股还将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的503.29亩工业用地,以及租赁相关集体建设用地约98.09亩交回,获赔偿约12.15亿元。资料显示,志高控股总部及其若干生产设施就位于南海区里水镇。

“目前志高已经开始靠卖地维持企业经营,未来能否靠卖地生存下去,还是问号。”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说。对于众多消费者而言,志高的名字正逐渐被遗忘。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冯盛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