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保险人事变局 公开竞聘上岗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20-07-08 10:40:06

原董事长去职已近一年,珠峰保险董事长职位仍悬而未决。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个信源处获悉,临时代行董事长职责的任显成或非董事长最终人选。不过,珠峰保险相关负责人近日对记者表示,董事长人选已初步确定。

除了董事长职位悬空外,珠峰保险其他高层人选也存在不确定性。据了解,目前彭喜锋为珠峰保险经营层临时负责人,代行总经理职责。此前担任珠峰保险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的朱金海,已出任中路保险副总经理。此外,珠峰保险分支机构负责人等中层人事任命与组织架构也发生了一系列变化。

公开竞聘上岗

公开信息亦显示,2019年底,珠峰保险总公司组织了一次公开竞聘,有64人参与。

2019年6月27日,珠峰保险发布公告称,因第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及工作调整,自2019年6月20日起,陈克东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指定任显成为公司临时负责人,代行董事长职责,期限3个月。不过时隔一年,珠峰保险董事长职务仍然空缺。

与陈克东一样,任显成亦来自珠峰保险大股东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珠峰保险前中层人士告诉记者,任显成并没打算当珠峰保险的董事长,只是没有办法才临时兼任。

珠峰保险核心层人士向记者透露,“本来股东想派一个自认为更好的人选来担任董事长,目前这个董事长并非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最理想的人选。”

董事长空缺的同时,珠峰保险中层人事也出现了大变动。

本报记者获悉,都邦保险原总精算师彭喜锋履新后,珠峰保险总部的部门负责人和省分公司负责人换了一批人。公开信息亦显示,2019年底,珠峰保险总公司组织了一次公开竞聘,有64人参与。

从分支机构来看,珠峰保险四川分公司负责人由王睿变成周贵全。珠峰保险北京分公司负责人由蒲天红变成陶培,丰台支公司法人代表由李似虎变成王峰,珠峰保险北京分公司通州支公司、石景山支公司法人代表均由杨帆变为郝奇峰。

2020年1月1日起,来自重庆股东方面的苏波不再担任珠峰保险总经理助理、财务负责人和财务管理部总经理职务,而由1984年出生的董秘解文超兼任临时财务负责人。

而对于中层的人事变动,珠峰保险回应称是基于公司的战略发展需要在公司经营范围内进行的正常的人事调整。“自2019年9月,在公司股东及董事会的大力支持下,公司新管理团队实施了一系列管理措施。及时调整经营思路,积极推动销售、改善业务品质、打造积极进取团队融洽的企业文化、改革公司组织架构、引进专业人才。”

内斗问题仍存?

某位保险公司高管认为,相比于朱金海,珠峰保险现任经营层负责人彭喜锋则更为强势,苏波离任或与此有关。

人事之变在这家新兴险企似乎一直没有消退。

2018年1月,珠峰保险原董事长陈克东与前总经理李更的“将帅内斗”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两者争议的一个导火索是在西藏分公司负责人的任命上。

貌似李更口吻的《告员工通知书》指出陈克东“破坏公司战略发展路径”,“越权插手经营层事务”,“扰乱经营秩序、包庇他人”等问题。此外,通知书还透露,陈克东在分管投资部工作时,不允许总裁(总经理——记者注)介入投资工作,投资部的财务工作不予公开。这场内斗最终以总经理解聘、董事长随后离开收场。

不过,知情人士透露,珠峰保险第二任“准总裁”——原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朱金海离职亦与其复杂的公司治理有关系。“原董事长陈克东更倾向于用‘自己人’。此前,朱金海与董事长陈克东和财务负责人苏波并不和谐。当时,两个股东派的总经理助理,也都各有话语权。”

一位接近朱金海的人士也告诉记者,“彼时珠峰保险总经理室有两个总助,一个来自大股东,一个来自二股东,都是非保险行业人士,两个人都很强势,朱金海很难指挥。”

某位保险公司高管认为,相比于朱金海,珠峰保险现任经营层负责人彭喜锋则更为强势,苏波离任或与此有关。

谈及彭喜锋拟任总经理一事,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彭喜锋是做精算出身,对公司的精细化管理有帮助,但是考虑其并非业务出身,市场业务资源不多,或对珠峰保险开拓市场助力不大。

某保险公司总裁认为,珠峰的情况比较复杂,特别是公司治理的问题,股东插手经营,其土壤不适合职业经理人;除此之外,地方政府要充分授权,不能过多干预经营和高管人事任命。

对于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均为临时负责,珠峰保险表示,董事长人选已初步确定,鉴于今年突然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今年1月之后监管机构已暂停董监高任职资格考试,据悉,监管机构对董监高审批权会有调整,所以影响董事长、总裁任职资格审批。如有新的进展,会尽快进行披露。

四年亏7亿元

据了解,珠峰保险近四年一直亏损,合计亏损7.27亿元。

珠峰保险的成立,需要回到2015年。

2015年8月10日,原中国保监会批复了珠峰保险的筹建申请。珠峰保险发起人股东包括: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新疆盛凯股权投资有限公司、重庆中盛衡舜广告有限公司、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西藏自治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西藏道衡投资有限公司、四川沃美置业有限公司、拉萨市城关区市政工程公司、西藏高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西藏嘎吉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川宝华科技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共同发起筹建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人民币10亿元,注册地拉萨市。

2016年5月,珠峰保险正式获批开业,原中国保监会的开业文件显示:“考虑到西藏经济社会的特殊情况,公司开业后可在西藏、四川和北京设立分支机构并开展业务,两年后……逐步在上述区域外设立分支机构”。事实上,大多数地方系保险公司都要求开业两年内只能在当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业务,两年后视情况经审批后方可以到其他地区开设省级分公司。

开业即允许在西藏、北京、四川开展业务,这相当于直接给珠峰保险加了一双政策的“翅膀”。众所周知,四川是保费大省,市场空间很大;尤为重要的是,允许其在北京开设机构,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政策红利。

按照2015年12月《中国保监会关于保险业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有一条“允许京津冀保险公司打破经营区域限制,在三地保险监管机构备案后开展异地业务,推动京津冀保险市场均衡化发展”,意思是保险公司只要北京、天津、河北开了一个机构,在监管机构备案后就可以开展异地业务。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珠峰保险在西藏、北京、四川、天津、河北五个地区开设有分支机构,其中西藏、北京、四川为分公司,天津与石家庄为中支公司,除此之外,其河南分公司也在筹建中。

不过,红利尽享的珠峰保险却没有发展起来。

据了解,珠峰保险近四年一直亏损,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0.71亿元、1.94亿元、1.49亿元和3.13亿元,合计亏损7.27亿元。

不过,其2020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其在今年一季度盈利为0.08亿元,使其净资产回到了2.87亿元的水平。

巨亏的同时,珠峰保险还偏偏在投资方面踩了雷。据了解,珠峰保险于2016年委托外部投资管理人配置的“16胜通03”债券在2019年3月发生实质性违约,当年共造成账面投资损失2266.27万元。

债券的投资亏损,还导致珠峰保险对偿付能力报告进行了数据更正。珠峰保险在近日对其2019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进行了更正。其2019年第四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由182.07%调减至174.87%。调整原因之一即是审计对公司持仓的债券进行重新评估,提取760.34万元资产减值,导致认可资产调减760.34万元,另一方面其对应的信用风险最低资本调减22.81万元。

“今年以来,公司全面遵行宏观金融政策和监管政策要求,充分运用组织变革,保持稳定的发展,尽管年初突然暴发的新冠疫情对公司经营造成巨大压力,但公司车险与非车险双轮驱动仍然使得保费维持较快增长。”珠峰保险负责人说。(本报记者宋文娟北京报道)

标签:珠峰保险人事变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