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盒子咖啡欠租关店 “走衰”“实锤”?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3-27 14:27:35

欠租关店 灰盒子咖啡还能走多远

算的消息后,精品咖啡品牌GREYBOX COFFEE(以下简称“灰盒子”)“走衰”有了更多“实锤”。近日,有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透露,目前灰盒子咖啡拖欠供应商货款、物业租金不结,大量供应商曾为此找到公司上门讨债;多名高管、员工被“裁员”。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再度根据知情人士提供线索对灰盒子进行走访,发现部分门店紧锁,有安保人员进行看守。记者联系到灰盒子相关负责人,但对方仍然没有对此作出明确回应。

悄然退场

就在供应商被告知灰盒子已经开始清算之后,又有相关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灰盒子目前经营状况十分不理想,内部管理问题频出,并且部分门店正在计划借着疫情期间无法正常营业而悄然退场。

据该知情人士透露,灰盒子咖啡已经在多地关店,包括目前还未恢复营业的北京华贸购物中心店和北京东方新天地店也在闭店计划之中。并且灰盒子的部分门店已经出现欠租的情况,因此灰盒子并不打算正常退场。“由于欠物业房租,武汉、广州多个门店曾在关店前通过员工将店内设备、物料等物品搬出来,随后直接闭店,多次被物业发现。”该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华贸购物中心店和北京东方新天地店也正在计划通过此类方式悄然关店。

除了门店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灰盒子也已经拖欠上海公司办公室物业方的租金,并且在未交付租金之时,派员工打包物品。物业方发现后限制其离场。据悉,除了房租外,灰盒子咖啡还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除大量拖欠供应商货款、物业租金外,灰盒子的内部管理层从2019年底就开始频繁变动,上述知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公司从去年到现在解雇了大量高管,目前灰盒子多个岗位没有具体负责人。

对于灰盒子拖欠货款、租金、裁员等消息,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灰盒子方面,截至发稿暂未收到任何回复。据了解,灰盒子为ROSEONLY集团旗下的精品咖啡品牌,2016年品牌初创,在2017年融资1亿元,不过,此后再无融资信息披露。

物业“看守”

灰盒子官方微信公众号显示,目前北京地区仅有嘉里中心店和金融街店已经恢复营业。嘉里中心店店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北京市仅有6家门店,其中恢复营业的有2家,不过暂不接受堂食。对于其他门店未恢复营业的原因,上述员工表示多数是因为部分员工还未返京,东方新天地店则是由于物业原因暂未营业。

值得注意的是,该店员介绍的由于物业原因而暂未营业的东方新天地店与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计划闭店的为同一家门店。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实地走访了该门店,在现场可以看到,目前门店锁闭,灰盒子的品牌LOGO并未动,店内机器、设备等物品均被遮盖了起来。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在灰盒子东方新天地门口已经安排了安保人员。据该安保人员透露,灰盒子东方新天地店从春节到现在一直没有营业,“听说是欠房租了,物业方安排我们在门店看守,以防灰盒子的人来店内搬东西”。该安保人员说。记者也向东方新天地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询问灰盒子门店是否已经撤店,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暂未收到撤店的通知。

此前,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位于国贸商城的门店时看到,店内摆有“店铺调整中”的提示牌。随后,记者向商城工作人员核实该店是否撤店,对方也表示还未得到确切消息,现阶段还未能开始营业。

高资产涌入窄赛道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灰盒子咖啡被曝出清算消息之后,灰盒子方面曾就此问题回复媒体称,春节期间灰盒子为配合全国疫情防控措施,响应号召,全面暂停所有线下门店的营业。随着国内疫情得到逐步控制,灰盒子也自3月起根据门店所在地的疫情与复工状况,陆续恢复线下门店的营业。

但从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来看,灰盒子部分门店的停业似乎与疫情无关,而是正在借助疫情加速离场。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灰盒子的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灰盒子本想再继续维持正常运营以推动一次股权操作,虽然具体目的并不明确,但是灰盒子目前曝出的问题可能会影响股权的变动。

另据一位餐饮业内人士表示,在疫情闭店期间,企业的成本是可控的,但是如果在疫情防控级别还未下调的情况下开店,企业需要承担的成本反而会更高,这或许也是灰盒子借助疫情闭店时期加速门店调整的原因之一。

灰盒子未来的发展计划目前虽尚不可知,但发生在灰盒子身上的事情也在警醒着整个餐饮行业。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表示,灰盒子咖啡始于精品咖啡的机会窗口,盛于资本加持下的高速发展,衰于在一个过窄的赛道内投入了过高的资产。这是一个在各行各业都上演着的创业故事,也警示着创业者:随着市场日趋成熟、资本日趋理性,以及经济形势日趋严峻,创业者对于项目资金的精准使用、产品的原创研发、营运的精细管理要求越来越高。在他看来,也许大众创业的时代会日渐远去,我们将会迎来一个专业化、精细化和精英化的餐饮创业新时代。

标签:灰盒子咖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