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大市招工大战 其他支持措施纷纷出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2-18 08:37:40

新招1人,补贴1000元。浙江省湖州市出台的《关于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重点针对企业复工进行了奖励。

无独有偶。浙江义乌表示,对2月22日前通过高铁、客运汽车方式来义的企业员工,车票费用全额补贴;对2月23日至2月29日来义的企业员工,减半补贴。

此外,对于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为义乌非公企业引进职工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的,一次引进5人以上的,义乌将给每人补贴500元;一次引进20人以上的,每人补贴1000元。

在积极补贴的背后,制造业大市对农民工的渴求,已经非常明显。

制造业大市急招工

“缺人,缺工人。”一位在东莞制造医疗物资的企业工作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年后人陆续回来了,但还是不够,东莞市政府召集了不少志愿者来顶班。”

急缺农民工的并非一厂、一地,而是普遍现象。从百度迁徙数据上看,热门迁入地的迁入人数还远远没有达到去年同期的水平。根据交通部的数据,农民工返程客运量约为3亿人次,目前已返程约8000万人次。

“农民工返岗的人数相对较少,主要还是受疫情的影响。一方面,交通还没有完全恢复通畅,有些地方车辆的通行还是偏少。第二个是有些农民工有顾虑,过来担心被隔离,或者因为各种原因持有观望态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是,很多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亟待复产,怎么办?发放补贴成为重要的手段。

比如,《意见》明确,湖州市将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资金,专项用于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对企业新招员工,给予1000元/人的一次性生活补助;对介绍20人以上(含20人)市外人员来湖就业的主体(包括企业、行业协会、社区、村及其他各类组织),给予200元/人的一次性奖励。

浙江宁波表示,通过全市各级公共就业人才网站线上招聘后来甬就业的高校毕业生和中级以上技能人才,按浙江省内宁波市外200元/人、华东地区500元/人、其他地区800元/人的标准给予交通补助。

此外,鼓励企业多途径扩大招工规模,疫情解除后当月企业参加社会保险人数较上年同期每新增1人按500元标准补助企业,每家企业补助总额最高不超过30万元。人力资源机构向该市企业输送员工50人及以上并就业超过3个月的,按每人500元标准补助,每家机构补助总额最高不超过50万元。

福建莆田表示,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职工返岗需隔离观察的,在县(区、管委会)做好服务保障基础上,市级再按照100-200人、200-300人、300人以上的,分别给予10万元、20万元和30万元一次性费用补贴。

福建福州表示,凡是被福建省、福州市工信部门认定为口罩、防护服等疫情防控、医用物资及配套材料生产企业,自行招聘或由企业老员工“以工引工”招聘急需生产人员,就业满三个月的,按招聘劳动力人数每人2000元标准给予企业招聘补助。

其他支持措施纷纷出台

“复工是一个两难抉择,最基本的就是口罩够不够的问题,要是口罩不够,写字楼保安都不让你进。”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很多地方针对复工企业,提供口罩或者口罩补贴。

比如,面对部分复工企业口罩等防控物资存在短缺情况,山东栖霞市为该市22家复工企业争取临时调拨口罩5400个,并第一时间发放到位。

成都青白江区表示,对自行采购口罩的规上(限上)复工复业企业和重点项目,给予口罩货值5%、最高不超过10万元的补贴。

另一个问题是资金问题,孙不熟指出,一旦企业面临问题,要恢复是很难的,一方面是人才流失,一方面是订单流失。“因此,我认为一方面要给企业更多的一些贷款,让他们撑多几个月。再一个就是要想办法降低公众恐慌,科学防控,而不是防控过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不少地方为企业提供了其他的补贴和贷款。

福建莆田市表示,对2月底前复工的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按企业2月份当月用电量给予每千瓦时0.05元补助,单家企业补助不超过30万元。

兰州市表示,市就业局对符合创业担保贷款申请条件的个人可给予最高不超过15万元、小微企业可给予最高不超过3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及贴息扶持。此外,市社保中心对复工复产的企业可缓交养老、工伤、失业保险费,缓缴期限最长6个月。

设立保险,也是一些地方针对复工的一个重点选项。

福建莆田市在市级设立500万元投保专项资金,为全市2019年纳税500万元以上的工业企业购买复工复产综合险。若企业复工后发生疫情产生的隔离人员工资、隔离食宿费用以及企业生产经营损失,由保险公司给予理赔,保险期限半年。

2月16日,海南银保监局宣布“海南省复工复产企业疫情防控综合险”,重点保障企业因政府疫情防控要求进行封闭或隔离所导致的在产品损失、员工工资及隔离费用的支出。

盘和林指出,面对复工的需求,地方的人社部门需要做好激励措施。此外,一些企业也要加强智能化、数字化的改造升级,减少对劳动力的依赖。“劳动力本身是一个市场调节的过程,如果缺乏劳动力自然会加工资,因此地方政府也要采取多种措施。”

标签:制造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