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科创板一年以来,江苏硕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世生物”,688399.SH)的股价跌宕起伏。与此同时,公司原始股东的权益纷争,波澜渐起。

近日,硕世生物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梁锡林、房永生及控股股东闰康生物涉及诉讼。目前,闰康生物持有的硕世生物400万股份被冻结,梁锡林、房永生分别持有的闰康生物4500万元、500万元股份均被冻结。

该诉讼的原告,正是闰康生物昔日的合伙人——南京高科(600064.SH)全资子公司南京高科新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科新创”)和南京高科出资设立的南京高科新浚成长一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新浚一期”)。

2016年12月,高科新创和新浚一期共同作为投资方,合计出资1亿元认购闰康生物的新增资份额。双方约定,认购的闰康生物合伙份额对应硕世生物的股权、硕世生物上市后相关股权的回售权等事项。

2020年7月,高科新创和新浚一期打算退出该股权投资,要求梁锡林、房永生及闰康生物回购全部合伙份额。南京高科方面称,高科新创、新浚一期发出《回售通知书》后,梁锡林、房永生及闰康生物均未支付相应价款。于是,高科新创和新浚一期将此事诉诸法庭。

南京高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该诉讼目前还未开庭审理。“本身股权投资业务是以获取相应收益为目的,要求闰康生物、房永生、梁锡林回购份额,是正常兑现投资收益的行为。相关诉讼是为了保障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硕世生物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本次诉讼系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合伙人之间的诉讼纠纷;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各自保持独立,诉讼不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影响。”

合伙人对簿公堂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通过开发销售核酸检测试剂,硕世生物业绩快速增长。今年前三季度,硕世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1.01亿元,同比增长477.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82亿元,同比增长1068.91%。

硕世生物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已经大幅超过2019年度全年水平,2020年度净利润较上年将有较大增长。主要系新冠产品销量增加所致。”

随着业绩增长,硕世生物的股价节节攀升。从2019年12月上市时的发行价46.78元/股,一路飞涨。2020年7月中旬,一度创下473.96元/股的股价峰值,与发行价相比飙升超9倍。

硕世生物的业绩及股价,一度令“远亲”南京高科引以为傲。“公司投资的硕世生物已在科创板发行上市并实现较高溢价。”南京高科在今年4月底披露的2019年年报中提到。

硕世生物与南京高科之间经由股权投资搭建了关系。2016年12月,南京高科子公司高科新创及南京高科主导成立的股权投资基金新浚一期,联合作为投资方,增资了硕世生物控股股东闰康生物。具体地,高科新创出资3500万元,认购闰康生物7.04%的合伙份额;新浚一期出资6500万元,认购闰康生物13.08%的合伙份额。增资完成后,高科新创、新浚一期、梁锡林、房永生,并列为闰康生物的合伙人。闰康生物是硕世生物的控股股东,梁锡林、房永生则是硕世生物的实际控制人。

据南京高科公告,增资时双方约定,认购的闰康生物合伙份额对应硕世生物的股权、硕世生物上市后相关股权的回售权等事项。

正当硕世生物股价持续飘红,高科新创、新浚一期的一纸《回售通知书》触发风波。7月13日,高科新创、新浚一期发出《回售通知书》,要求闰康生物、房永生、梁锡林购买其持有的全部合伙份额。其中,高科新创持有闰康生物7.04%合伙份额,对应硕世生物已发行109万股股份;新浚一期持有闰康生物13.08%合伙份额,对应硕世生物已发行204万股股份。与此同时,高科新创、新浚一期提出了不菲的“回售价”,高科新创要求的回售价款为2.69亿元,新浚一期要求的回售价款约4.99亿元。

据南京高科公告,原本《回售通知书》发出3个月内,对方应当支付相应价款。但对方一直没有支付回售价款,闰康生物也未按约办理股份质押登记。为此,今年10月21日,高科新创、新浚一期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要求闰康生物支付逾期回售价款及利息损失。11月底,法院已经受理相关案件。随后,高科新创及新浚一期向法院申请对房永生、梁锡林、闰康生物资产进行诉前财产保全。12月7日,硕世生物披露公告称,闰康生物持有硕世生物的400万股份被冻结,梁锡林、房永生持有的闰康生物4500万元、500万元股份被冻结。

股权回售款引争议

昔日的合伙人,如今却对簿公堂,股权回售价或成为双方冲突的焦点。

根据高科新创、新浚一期提出的诉讼请求,高科新创的权益对应硕世生物已发行109万股股份,回售价款为2.69亿元;新浚一期的权益对应硕世生物已发行204万股股份,回售价款约4.99亿元。

换言之,高科新创、新浚一期要求的股权回售价,均按硕世生物244.5元/股的价格所得。

相比高科新创、新浚一期增资时合计1亿元投资额,此番要求的股权回售价合计7.68亿元,对应的投资回报率高达668%。

除股权回售价款外,高科新创、新浚一期要求三被告支付因逾期支付回售价款导致的利息损失。此外,高科新创、新浚一期还要求被告,协助办理通过闰康生物所持硕世生物相应股份的质押登记手续(质押权人分别为高科新创和新浚

一期,出质人为闰康生物)。

南京高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股权投资是公司的一项主要业务,高科新创和新浚一期,就是正常的股权投资退出的行为。本身股权投资业务是以获取相应的收益为目的,要求闰康生物、房永生、梁锡林回购份额,是正常的兑现投资收益的行为。相关的诉讼,是为了保障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作为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南京高科自2015年实施“大健康、大创投”战略转型,建立了包括南京高科、高科新创、高科科贷、高科新浚四个股权投资平台,屡次投资健康产业的企业。截至2020年9月30日,南京高科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余额高达133.08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南京高科实现投资收益11.36亿元,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收益4.79亿元。据其公告披露,公司投资项目中艾力斯已通过科创板上市委审

议,博科资讯、健耕医药已申报科创板上市,广州农商行已申报中小板上市,华兰股份已申报创业板上市。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高科新创、新浚一期诉诸法庭的时间内,硕世生物股价走势不复以往。

随着医药板块在下半年大幅回调,硕世生物股价震荡下跌。截至12月17日收盘,硕世生物股价回调至183.52元/股。其间,硕世生物公布了2次分红方案,一度被列入上市公司“慷慨分红”名单。2020年4月24日,硕世生物公布第一次利润分配预案,分红金额为8793万元;8月21日公布第二次利润分配预案,分红金额为8793万元。两次累计分红1.76亿元,每股股利合计3元。

关于实控人及控股股东股权冻结事项,硕世生物在最新披露公告中称,“目前上述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尚未产生诉讼结果。公司控股股东确认,本次诉讼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作者:高瑜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