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银行最早成立于1996年9月。作为一家城商行,广州银行总资产已经突破5600亿元。截至去年末,该行总资产为5612.31亿元。

净资产收益率连降

之所以要推动A股IPO,提升资本实力是广州银行的考量之一。

过去几年,除依赖自身利润留存等内源方式补充资本外,广州银行还在2017年、2018年分别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增资扩股等外源方式补充了资本。在该行看来,随着业务的快速发展,资本补充压力持续加大,现有资本补充渠道无法满足自身长期稳健发展的资本需要。由此,IPO便成为重要选择。

截至去年末,广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4%、10.14%、12.42%。

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本次拟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39.25亿股,即不超过发行后总股本的25%。鉴于IPO是商业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重要方式,未来如果能拿到A股上市“入场券”,那么将极大提升广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

资本金规模是影响商业银行资产和业务扩张的关键因素之一。在资产扩张方面,广州银行于2018年、2019年的总资产增长率分别为16.69%、9.27%。

对广州银行来说,发放贷款和垫款、金融投资是其最主要的两类资产。

截至去年末,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占广州银行资产总额的51.35%,金融投资净额占其资产总额的33.68%。对比两大资产的变化趋势来看,前者占比持续上升,而后者占比逐年下降。

除了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下降外,广州银行过去3年金融投资净额也在连续下滑。2017年至2019年各年末,广州银行金融投资净额分别为2149.57亿元、1946.36亿元和1890.37亿元,占其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8.84%、37.89%和33.68%。对此,广州银行称,这主要因为其坚持业务协调发展,主动调整资产结构,在开展贷款业务的同时,积极落实监管机构的相关要求,对部分投资进行主动压降。

然而与通过贷款增长助推资产实现扩张不同,广州银行同期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则在持续下降。其中,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4.22%、12.23%、11.35%。

对公业务增长乏力

围绕战略发展目标,广州银行称其致力于建设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精品上市银行,即成为城乡居民的财富管理专家、中小企业的成长伙伴、金融同业的合作纽带。

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的贷款、收入和利润主要来源于广州地区。比如,2017年至2019年各年末,广州银行向广州地区客户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分别为977.68亿元、1426.32亿元和1700.44亿元,占其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7.70%、59.46%和57.73%。

公司金融、零售金融和金融市场业务是广州银行的三大业务分部。在业务结构方面,广州银行去年零售金融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已经超过公司金融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其中,该行去年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占比为50.23%,而同期公司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占比为36.48%。

据招股书披露,去年也是广州银行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占比首次突破50%。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28.15亿元、45.03亿元和67.20亿元,占该行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50%、41.18%和50.23%。

耐人寻味的是,在零售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占比持续上升的同时,广州银行的公司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占比则持续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公司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40.63亿元、48.29亿元和48.80亿元,占其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79%、44.16%和36.48%。由此可见,在公司金融业务营业收入增长方面,广州银行去年明显乏力。

虽然公司金融业务的营收占比不及零售金融业务,但广州银行对公贷款、对公存款的占比均高于个人贷款、个人存款。其中,2017年至2019年各年末,广州银行发放公司贷款和垫款(含贴现资产)总额分别为1181.21亿元、1411.25亿元和1618.01亿元,占其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69.72%、58.84%和54.94%;公司存款分别为2204.84亿元、2526.59亿元和2722.51亿元,占其吸收存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8.30%、78.75%和76.36%。

在对公贷款投放方面,广州银行具有较高的行业集中度。截至去年末,该行投向房地产行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等三大行业的公司贷款和垫款合计金额占其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64.34%。其中,房地产行业公司贷款和垫款去年末占广州银行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的25.61%。

也正是因为在房地产行业的贷款集中度较高,广州银行受到证监会的关注。在近期对广州银行IPO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就要求结合房地产市场调控趋严等情况,补充说明对房地产业的贷款占比较高的原因,房地产业贷款质量是否下降,对该类贷款计提的损失准备是否充分等。

内控合规管理待考

其实,针对广州银行IPO申请文件,证监会近期所反馈的意见远不止于此。据了解,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和其保荐人对51项问题进行逐项落实并回复,其中涉及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与财务会计资料相关的问题等等。

这当中,广州银行的内控管理与合规经营也备受关注。

招股书显示,广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且在2017年曾明显超过监管标准。为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按业务类别披露报告期内前十大客户的主要情况,并说明超过相关监管指标标准的原因,是否受到监管处罚,是否说明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等。

除了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外,广州银行还有多个风险指标在相关年份并不符合监管要求,比如2017年单一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2018年核心负债比例、2017年与2018年贷款拨备率等。同样,这些问题也被证监会要求说明是否存在违反监管规定或内部管理制度,内部控制是否存在缺陷等。

在合规经营方面,广州银行似乎面临不小的挑战,而这也与其内部控制措施是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密切相关。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因违法违规受到的行政处罚共23笔,涉及违规向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违规向“四证不齐”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融资及提供融资用于归还备付土地资金的股东借款、贷后管理不审慎导致贷款资金被挪用、未对担保项下资金用途及相关交易背景进行有效审核、未经个人信息主体同意向第三方提供个人信息、未经任职资格许可任命高级管理人员、未严格审查票据承兑业务贸易背景的真实性等诸多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