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至12月9日午间,年内共有62家拟IPO企业冲击A股未果。其中,有55家公司系主动撤单,占比近九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9月以来,拟IPO企业撤单的案例较此前明显增加,仅在12月8日这一天,就出现5家公司集体撤单的情形。无论是审核环节被否还是主动撤单,都利于从源头上把好资本市场入口关,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

7家IPO公司首发被否

闯关A股失败的62家公司中,有7家公司属于首发被否案例。

据Wind统计,截至12月9日午间,年内被否的7家公司分别为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精英数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网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兴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据Wind显示,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威迈斯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3家公司原拟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长沙兴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精英数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选择的上市板为科创板。江苏网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分别计划在创业板、主板上市。

但遗憾的是,上述7家IPO公司均在审核环节遭拒。7家被A股拒之门外的公司中,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是年内首家IPO被否的案例,江苏网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则是创业板注册制下首家被否的公司。

从被否的原因来看,上述7个案例各不相同。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因在报告期内存在刷单与自买货行为、固定资产相关内控不健全、使用个人账户支付款项或费用、未能充分抵消内部交易未实现利润、存货及其减值计提等问题而被否。

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主要涉及三方面问题,包括发行人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增幅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涉及多起商标权纠纷以及应收账款及存货余额较大且增长较快存疑。

长沙兴嘉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IPO被否,则是科创板定位合理性存疑。

撤单案例频现

除了在审核环节被否掉的案例,剩余冲击A股未果的55家拟IPO公司均主动撤了单,占冲击A股未果公司的比例约88.71%。主动撤单的55家公司中,有33家公司原计划在科创板上市,占主动撤单公司的比例为60%。

经Wind数据统计,时间上看,今年1-11月,拟IPO公司撤单的数量分别有3家、0家、0家、2家、4家、3家、4家、4家、10家、9家、9家。进入12月以来,至12月9日午间,已有7家IPO公司撤单。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进入9月以来,撤单的拟IPO公司数量明显较此前出现增加。仅在12月8日一天,合肥东方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新中冠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艾索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赛克赛斯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合晶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5家公司集体撤单,也是年内IPO公司撤单最多的一天。

关于公司撤单的主要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海合晶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一直未有人接听。

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认为,拟IPO公司主动撤单背后,可能存在券商等对回复工作准备不足情形,在“答题”过程中用了太多时间,3个月的回复时间不够用,因此无奈撤回。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称,撤单的原因是多元的,有些企业是担心监管趋紧,现阶段基本面无法支撑上市。有些企业是在短期内遭遇了一些被举报等重大事项。

“由于监管层开启多轮现场检查,对IPO申报工作做得粗糙的企业形成了震慑,因此不少企业主动撤单”,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如是表示。

另外,有媒体报道称,深交所对多家投行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各自近期拟申报的企业,最近一年净利润不得少于5000万元。如果达不到标准,硬性申报,深交所将视情况对这些企业启动现场检查。对于该消息是否属实,北京商报记者向某券商投行人士求证,该券商人士表示,“只是听说IPO进程放缓,但目前还没有接到准确的消息,包括没接到窗口指导”。

在何南野看来,主动撤回资料,一是在入口关严把企业质量,提高拟申报企业质量,为后端审核降低工作量;二是减少排队申报企业数量,有利于审核工作的质量和速度保障,使注册制能够长期贯彻执行,企业上市通道保持顺畅,上市时间保持可预期性。

两公司终止注册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撤单的拟IPO公司中,宁波天益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创鑫激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鑫激光”)两家公司的进程较快,已走到提交注册这一步,距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但最终未果。

据上交所官网显示,2020年10月13日,创鑫激光和保荐机构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提交了《深圳市创鑫激光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和《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深圳市创鑫激光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主动要求撤回注册申请文件。根据《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决定终止对创鑫激光发行注册程序。而在2019年12月27日,创鑫激光就已提交注册。

关于公司后续上市计划及发展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创鑫激光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未有人接听。

创鑫激光之后,宁波天益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也终止了科创板注册程序。

何南野认为,主动撤回IPO申报材料,对公司而言,一是最大化降低被监管处罚的风险,有利于后续的二次申报;二是有利于企业回归初心,抛弃“侥幸”心理,进一步夯实业绩,满足条件后再行申报。

刘迪寰分析,与上会被否相比,主动撤单并没有6个月的冷静期,且没有被否“污点”,是一种比较缓和的处理方式。何南野表示,对于后续继续提起上市申请的公司而言,从重新申报到排队,时间会耽误一点,另一方面撤回对公司的声誉会形成一定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其他影响不大。

谈及IPO未来是怎样的趋势,刘迪寰表示,IPO审核风向或有趋严的情况。未来,高通过率或许仍将维持,但主动撤回等选择放弃的企业也将越来越多。

盘和林谈到,未来IPO将是一个常态化的过程,监管层依然是对信息披露做出要求,能上市的最终都可以如愿以偿,而未来IPO撤回的数量也会随着流动性的波动而起落。

“未来IPO的趋势之一,是入口端审核进一步严格,现场检查、财务核查可能会不定期地推行,以使得不符合标准的企业自动退出排队序列,二是在审核端保持高效,保障上市的可预期性,三是在持续监管和退市端保持严格,强化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加大退市数量,以实现资本市场生态的有效循环”,何南野如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