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经济持续下行,再加上强监管,过去十多年疾奔的信托业脚步停滞下来,不少公司暴露出较大问题,信托行业面临较大的考验。

不少投资者以及部分信托公司寄希望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信保基金公司”)能够解决部分问题。信保基金公司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已完成22期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认购、收益分配和清算工作,基金认购余额1456.76亿元;信托业保障基金资产总额1535.42亿元。

另外一位信托人士表示,信保基金公司将保障基金日常投资于同业存款、货币市场基金、国债等金融产品,有点浪费资源。

当前,信托业行业并不景气,保障基金为何没有动用?“信托公司若动用这笔钱,一方面会说明信托公司存在违规或是未尽责问题,对其在行业的声誉存在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其业务开展;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在处置风险项目时,更倾向于使用表外的方式,否则不利于其行业评级。”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不过,一位中小信托公司人士表示,信保基金公司最初设立的目的是为了保障行业发展。但在其后来的章程中,规定了如何向信托公司筹集资金,至于如何实施救助流动性困难的信托公司,并没有详细描述。当前信保基金公司市场化运作,仅从收益、风险安全角度开展业务,不太注重行业救助性功能。

截至发稿,信保基金公司并未对第一财经记者进行回应。

信托业风险接连不断

虽然随着疫情的稳定,社会生产经营活动逐步恢复,信托公司业务趋向正常。但当前优质资产的稀缺以及违约风险的上行使得投资者避险情绪加重,信托展业依旧面临比较大的压力。

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中,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190起,涉及金额821亿元。其中,投向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违约风险维持高位,违约事件最多、涉及金额最大。

在疫情较为严重的第一季度,风险项目增速更快。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从风险项目数量和风险资产规模的环比变动来看,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626个,环比增加79个,增幅为5.11%。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11.45%。

就机构层面来看,多家信托公司出现不小的风险。例如,安信信托已连续两年发生重大亏损。另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信信托固有业务负债逾期金额就已达到24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安信信托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40宗(存续),涉诉金额达178.05亿元。

今年6月份,四川信托多个TOT项目(资金池的一种)逾期。该公司TOT产品总规模约为250亿元,涉及45个项目,今年下半年至未来几年将陆续到期。此外,今年7月份,因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触发《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三十八条和《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接管条件,银保监会对上述机构实施接管。接管期限自2020年7月17日起至2021年7月16日,可依法适当延长。

“目前,信托行业的转型并不顺利。2020年三季度集合信托市场遇冷,融资类业务规模压降是较为直接的原因。信托公司目前将转型的重要布局放在标品信托和传统业务的升级改造方面,但因受到种种限制而未有太大的起色。另外,三季度信托行业的风险事件高企,非标资金池类产品风波再起,信托公司的展业预期会谨慎。”一位信托分析人士称。

1535.42亿元保障基金“按兵不动”

目前,越来越多的市场目光聚焦在信托基金公司身上。信保基金公司官网显示,是由信托业协会联合13家经营稳健、实力雄厚的信托公司出资设立,于2015年1月16日获发营业执照,注册资本115亿元。信保基金公司作为保障基金的管理人,负责保障基金的筹集、管理和使用,主要任务和目标是按照市场化原则,预防、化解和处置信托业风险,促进信托业持续健康发展。

信保基金公司官网还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已完成22期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认购、收益分配和清算工作,基金认购余额1456.76亿元;保障基金累计实现投资收益168.83亿元,向68家信托公司分配收益61.35亿元,留存收益75.83亿元,留存收益全部滚存入基金;保障基金资产总额1535.42亿元。

信托公司与信保基金公司的关系是什么?主要在两个方面:信托公司认购信托保障基金,在特定条件下申请保障基金贷款;信保基金公司可以用自营资金为信托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

在保障基金的来源上,《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规定,保障基金现行认购执行下列统一标准,条件成熟后再依据信托公司风险状况实行差别认购标准:信托公司按净资产余额的1%认购,每年4月底前以上年度末的净资产余额为基数动态调整;资金信托按新发行金额的1%认购,其中:属于购买标准化产品的投资性资金信托的,由信托公司认购;属于融资性资金信托的,由融资者认购。在每个资金信托产品发行结束时,缴入信托公司基金专户,由信托公司按季向保障基金公司集中划缴;新设立的财产信托按信托公司收取报酬的5%计算,由信托公司认购。

当前,信保基金公司用自营资金为信托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的较为多见。例如,2019年5月,泛海控股披露,其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向信保基金公司申请7亿元的流动性支持资金,且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将为上述融资提供担保;2019年7月,西安银行发布公告称,收到股东长安信托的通知,获悉长安信托将其持有的7673万股限售流通股质押给信保基金公司。

问题在于,信托公司在哪些条件下可以申请使用保障基金?《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规定,保障基金主要用于向信托公司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和处置高风险信托公司,具体为:信托公司因资不抵债,在实施恢复与处置计划后,仍需重组的;信托公司依法进入破产程序,并进行重整的;信托公司因违法违规经营,被责令关闭、撤销的;信托公司因临时资金周转困难,需要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的;需要使用保障基金的其他情形。

一家小型信托公司的人士称,目前一些信托公司出现流动性风险,需要支持。例如,资金池业务以前是被默认许可发行的,现在强监管、经济下行,猛刹车,部分信托公司资金上遇到不小的困难。保障基金是为应对投资者的利益设立的,在化解风险中,信托公司第一步应得到保障基金的帮助,而不是信托公司动用自有资金或者让投资者完全自担风险。“也可能是信保基金公司的10多家股东单位目前经营比较稳健,让信保基金公司追求的是市场化行为,所以认为没有义务来帮助其他存在风险的信托公司”。上述人士称。

另外一位业内人士称,在监管机构、法院认定信托公司违规或是未尽责,应当赔偿损失的,信托公司是可以使用保障基金的。不过在目前市场上,这一情况还未出现。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今年8月底,安信信托公告显示,前期安信信托因业务开展需要,向信保基金公司申请流动性支持。信保基金公司提供的流动性支持本金存续额为56.5亿元,已经处于逾期状态。

信保基金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15亿元,向安信信托提供的流动性支持金额却如此之大,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目前,这笔业务的逾期对信保基金公司有何影响?另外,在不少信托公司风险频发的当下,保障基金未见动用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另有布局?信保基金公司并未回应。

(作者:陈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