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证券日报》邀请到六位专家——畅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宝晓辉,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联储证券首席投资顾问郑虹,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哲,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和经济学院教授韩乾,银泰证券股转业务部总经理张可亮,就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进行讨论。大家认为,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一直是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在当前更有紧迫性。

重视资本市场改革发展

《证券日报》: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最终补充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9个字。对此,大家是如何理解的?

伍超明: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是实体经济结构转型的内生性需求,是打好金融风险防御攻坚战、降低金融风险的需要,有利于增加投资产品,丰富投资渠道。政府工作报告增加“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意味着明确和肯定多层次资本市场在我国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将进一步加大资本市场建设力度。

一是资本市场本身发展和新融资模式推出将加速,以加大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转型的支持力度;二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速度有望加快,新动能的融资需求有望更多地受益于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如近期新三板转板制度的推出等;三是降低中长期内杠杆率和金融风险。

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发展关键词之一是层次分明,这就要求不同的市场应当明晰各自的定位,同时又要互相补充、错位发展、适度竞争,共同促进要素市场化配置,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郑虹: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最终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角度来看,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完善了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目标。从科创板推出、新三板精选层启动,再到新鲜出炉的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体现出不同市场具有不同的主体特色,不同投资者适合不同的投资主体,逐步形成各有侧重、相互补充的适度竞争格局。

张可亮:政府工作报告最终增加了“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这是对整个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重视。

刘哲: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主要是基础制度层面的完善,提升市场化的融资服务效率;多层次资本市场则是从市场结构角度,为企业全生命周期融资,尤其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更多、更便捷、更匹配的融资支持。

韩乾: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一直是我国资本市场发展的重点之一,但在当前更有紧迫性,也更具现实意义。

实体经济“血脉”功能增强

《证券日报》:近年来,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取得显著成效。尤其是去年以来,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衔枚疾进。各位怎么看目前我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呈现出什么样的特点?

伍超明: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速度加快,改革创新不断深化,对内对外开放不断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血脉”功能明显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效用强化。如加快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股票发行注册制,将选择权交给市场;各层次板块形成错位发展、互有侧重的梯次结构,新三板和区域性股权市场快速发展,从挂牌公司数量看,原来“倒金字塔”结构逐步变成“正金字塔”结构;规范与监管明显强化,退出机制逐步趋于完善。

张可亮:沪深两个交易所启动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新三板启动了以精选层为核心的全面深化改革后,中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在此基础上推出了精选层的转板制度,这为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的互联互通提供了制度保障。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和发展,为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性质的企业,提供了利用资本市场获得股权融资的机会和渠道,对于民营企业的健康发展,有着不可比拟的促进作用。

韩乾:目前我国资本市场已经建立起了包括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新三板以及全国地方股权交易场所等多层次体系,但也存在各层次市场间发展不均、个别市场流动性较差的客观情况。

郑虹:目前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构建基本完成,在精细化试点增量市场的经验积累下,如何完善存量市场的制度和引导,是现阶段的工作重心。如何孵化和辅导合适的企业上合适的市场,打造国内内生大循环产业链,是监管层、中介机构与企业需要协同发展的目标。

明确定位强化错位发展

《证券日报》:对于未来如何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各位有什么建议?

刘哲:未来的重点在于更加明确不同层次资本市场的定位。同时,建立各板块内部的“自循环”与板块之间的“大循环”,促进各层次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激发资本市场的活力,适应中国转型升级的大趋势。

宝晓辉:多层次资本市场各层次间没有形成升降互动关系,会造成企业发展各阶段融资不连续,无法满足各发展阶段的融资需求。建议多层次资本市场之间要建立灵活的转板、退市机制,使不同层次的市场服务于不同的企业,满足不同的资金供给和需求。

伍超明:要进一步完善市场内部结构,丰富层次梯度和强化错位发展,形成良性适度竞争格局。处于不同发展阶段如创立期、成长阶段、成熟阶段和衰退期的企业,对融资需求数量和金融产品都存在较大差异,如处于创立期和成长阶段的企业倾向于股权融资,成熟期企业倾向于信贷和债券融资。我国股份公司数量众多、融资需求巨大,当前不同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要加快建立不同层次资本市场之间的转板机制。当前各层次市场之间缺乏有效的转板机制,但资本市场的不同层次,分别对应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及其融资需求,因此建立各层次市场之间的进入和退出机制,有利于满足企业不同阶段的融资需求。

要丰富投资品种,满足不同层次投资需求,完善投资者结构。随着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完善,上述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郑虹:为更好地推动国内资本市场发展,我认为完善退市制度常态化、提升存量上市公司质量、合理的上市公司信披制度是必要条件;中介机构扮演好“看门人”角色;基金投顾制度的推进为资本市场的有序发展注入新活力。

韩乾:今后可进一步加强各市场基础制度改革,努力提高各层次市场的活跃度和流动性,逐步理顺和完善股权在市场各层次之间的流通和转移机制,真正实现企业在资本市场上的优胜劣汰和资本资源的市场化最优分配。(本报记者 朱宝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