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的踩雷经:风口上接最后一棒 天神娱乐金蝉脱壳

来源:网易号外 2020-03-26 08:24:22

从2012年的矿业热到后来的乐视热、供应链金融热,网游热,诺亚财富踩雷频繁踩在风口上。

近期,诺亚财富因踩雷“深圳泰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称“深圳泰悦”,再次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作为国内三方财富公司诺亚财富近期被曝踩雷深圳泰悦的近10亿私募产品,投资者账面亏损达90%。

事情的导火索是:一投资者投资的100万元用于购买诺亚财富旗下的“创世神娱1号私募基金”,现出现逾期,而诺亚财富并没有给投资者进行兑付。该投资人称,这个产品始于2017年2月,本应在2020年2月底到期,兑付陷入了僵局。资料显示,该私募产品涉及金额近10个亿,数百名投资者卷入其中。

梦碎《德州扑克》

中国基金业协会的公开信息显示,此次逾期的产品是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由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以下简称“芜湖歌斐”)的资管产品。

该产品属于私募产品,其交易结构为:芜湖歌斐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深圳泰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份额,并通过有限合伙人定向投资深圳口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口袋科技”)51%的股权。

歌斐资产为募集资金,由诺亚财富以“创世神娱”系列私募产品向高净值客户推广。天眼查资料显示,芜湖歌斐成立于2012年10月10日,经营范围包括资产管理和投资管理及相关咨询服务,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为殷哲,最终控股方指向汪静波作为最大股东的上海诺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根据合伙协议,芜湖歌斐向深圳泰跃投资中心出资人民币10.425亿元,认购其优先级份额。同时,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出资2.16亿元认购深圳泰悦的劣后级份额。深圳泰跃股权穿透后如下图

诺亚财富的踩雷经:风口上接最后一棒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天神娱乐与芜湖歌斐还签订了《合伙协议回购及差额补足协议》,该协议要求当产品出现违约时,芜湖歌斐有权要求天神娱乐回购其持有的全部标的权益。但后来由于天神娱乐实控人股权被冻结,天神娱乐被裁决向歌斐支付9亿元的回购款,目前天神娱乐仍在上诉,要求中止执行上述裁决。

口袋科技当时的主营业务是线上棋牌游戏,主打产品有《口袋德州扑克》、《口袋斗地主》与《口袋街机捕鱼》,其中德州扑克运营收入约占公司总收入的95%。

当时棋牌类市场在2016年下半年出现了井喷的状况,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的游戏用户为5.66亿人,而2016年中国的棋牌游戏类用户有2.58亿人,同比增长5.90%,棋牌类游戏收入达到58.6亿元,同比增长48.35%。

2016年12月15日,天神娱乐公告称,公司参与认购的并购基金投资10.67亿元受让口袋科技51%的股权。截止2016年9月30日,经采用收益法评估,口袋科技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21.05亿元,增值率高达1203.81%。

天神娱乐的金蝉脱壳

口袋科技的风光没持续多久,2018年2月,中宣部、教育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规范网络游戏市场管理的意见》,涉嫌违规运营的德州扑克类游戏成为重点打击对象。随后德州扑克用户活跃度及付费率大幅下降,接着在2018年9月停止运营。

天神娱乐2018年公告,其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之一朱晔持有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冻结。

天神娱乐还在公告中披露称朱晔所持有的天神娱乐股份被司法冻结,系其个人债务纠纷,与公司无关。但若朱晔冻结的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深圳泰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投资口袋科技时,口袋科技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5亿元、1.94亿元、2.42亿元和3.03亿元。而据天神娱乐披露,实际情况是2016年、2017年、2018年,口袋科技实际完成净利润分别为1.16亿元、1.22亿元、4086万元,逐年下滑,远低于当初的承诺。

由于天神娱乐触发回购条款,遭芜湖歌斐起诉,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天神娱乐支付芜湖歌斐回购款约9亿元。

然而,天神娱乐早已玩起了“金蝉脱壳”。2019年6月28日,天神娱乐公告称,拟以1元的价格将子公司北京乾坤翰海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深圳泰悦劣后级有限合伙份额转让给自然人彭小澎。一个转让协议,天神娱乐逃避了回购义务。

截至目前,天神娱乐并不打算认账,仍在上诉,要求中止执行上述仲裁裁决。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2月28日,天神娱乐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3.23亿元,同比下降49.1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11.51亿元。就目前来看,诺亚财富想让天神娱乐履行9亿元的回购义务,天神娱乐也怕是有心无力。

根据诺亚财富的声明,已冻结了天神娱乐旗下核心子公司股权和基金份额,其中7家子公司均为首封,目前已经提起执行流程,正在尽快促使核心资产变现。

诺亚财富的踩雷经

对诺亚财富而言,深圳泰悦并非其首次踩到的“雷”。近年来,诺亚的基金产品频繁爆雷。相关资料显示,近几年来,诺亚财富踩过的雷还有永宣基金、悦榕基金、辉山乳业、乐视网、暴风集团、承兴控股等。

从2012年的矿业热到后来的乐视热、德州扑克热、供应链金融热,暴风影音热,诺亚财富踩雷频繁踩在风口上。

2012年,由昆山诺亚星光帮忙联创永宣代销的共5号基金,总投资额近16亿,资金投向多个矿山项目。然而基金成立之后联创永宣就出现了问题。据报道,永宣1至4号基金的销售存在明显夸大和不实,而永宣5号则是彻头彻尾的骗局。历时7年,基金资金到2019年仅收回5.6%。

2016年11月,诺亚“悦榕基金”曝雷,这只曾经的“国内首只人民币酒店私募股权项目”,以亏损烂尾收场。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遭遇沽空,股价一日暴跌90%后停牌。有意思的是,诺亚财富2016年一季度,其推售的“创世优选基金”中的1号和2号两款产品,总共募集资金5.9亿元,全部用于购买辉山乳业的应收账款。一年后辉山乳业被指财务造假,而投资者的钱,自然也随之落入无底洞。

就在被曝出陷入辉山乳业债券兑付危机不到3个月,诺亚财富30亿元私募基金又陷入了乐视危局。随着乐视股价的持续下跌以及面临退市,诺亚的这部分钱面临巨亏。

2019年9月,香港上市的承兴国际控股曾单日暴跌80.39%。而诺亚旗下芜湖歌斐的“创世企业基金”就有34亿是投向承兴控股的供应链金融,而承兴国际控股的董事长罗静也在当月被捕,这也标志着诺亚再度踩雷。据悉,承兴骗局的核心人物罗静与诺亚财富的核心人物汪静波此前关系甚好,均是名为女商人组织“木兰汇”的成员,该组织仅需10万一年即可取得理事资格。

2019年中,暴风集团与光大证券因MPS事件陷入风波。不久前暴风集团披露称,由上海歌斐担任大股东的暴风云帆互联网投资中心被计提全额亏损。暴风云帆基金总规模5亿,其中诺亚关联方歌斐资产出资4亿,今年2月21日,暴风集团公告称经裁决,需向歌斐资产支付转让价款和违约金共4.7亿元。但暴风集团目前已经资不抵债,经营困难,歌斐资产讨债难度不小。

事实上,每一个风口项目的站到风口上之际,前期投资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而等到需要用巨额私募基金加杠杆介入时,往往是风口项目进入拟上市套现的对赌局、或者庞氏骗局进入无法收手的最疯狂阶段,此时,私募基金的投资人就为这场狂热接了最后一棒,就上述踩雷的几个案例来看,似乎单体项目资金量越大,风险越大。

标签:诺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