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导致对金融市场动荡的担忧加剧,“黑色星期一”突袭全球金融市场。

北京时间9日晚间,美股开盘暴跌,标普500指数跌7%,触发一级熔断机制,石油股全线重挫。这也是1988年美股引入熔断机制以来第二次触发熔断。恐慌指数(VIX)一度站上60。而早间,从亚太到欧洲股市集体重挫,即便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也在流动性冲击下跳水。

机构普遍表示,下一个需要观察的是信用市场。“鉴于能源公司是非投资评级债券的最大发行体,占美国高收益债券市场11%的份额,因此原油价格战可能会给美国信贷市场带来冲击。”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也认为,石油危机带来的影响首先体现在美国垃圾债价格将暴跌、金融系统稳定性风险上升、通缩预期上升增加货币政策难度等。

“油价暴跌再度加剧了市场脆弱性,对于央行的信仰开始动摇。”法兴银行亚洲外汇策略主管杰森·道(JasonDaw)对记者表示,“目前几乎每个金融市场的角落都已出现了危机迹象。如果全球疫情持续时间越长,危机全面爆发的风险就越大。”

油价暴跌加剧市场脆弱性

继新冠肺炎疫情之后,油价暴跌成为压垮全球金融市场的又一根稻草。

国际原油价格上周五(6日)下挫10%,9日再暴挫逾20%,布兰特及美国WTI原油期货价格分别跌至约35美元及32美元/桶的水平。但是,跌势并未结束。

油价恐慌迅速蔓延到金融市场。9日,美股指数期货暴跌逾4%,盘中一度触发熔断;亚太股市早盘开盘大跌,日经225指数跌逾6%;欧洲股市开盘同样集体下跌,德国DAX指数跌7.59%。国内期货市场多个品种开盘跌停,沪指收跌3.01%。

此后,美股开盘也暴跌,标普500指数跌7%,触发一级熔断机制,暂停交易15分钟,熔断时道指跌1884.88点,刷新2019年1月以来新低,纳指跌6.86%,创2019年10月以来新低。

自美股实施熔断机制30多年以来,此前真正触发熔断仅一次,即为1997年10月27日。当日道指暴跌7.18%,收于7161.15点。

需要指出的是,当前美股熔断机制的基准指数为标普500,三级熔断的单项跌幅阈值分别为7%、13%、20%。这意味着,当指数较前一天收盘点位下跌7%、13%时,全美证券市场交易将暂停15分钟,当指数较前一天收盘点位下跌20%时,当天交易停止。

至截稿,美股已经恢复交易并持续反弹,道指跌幅缩窄至5.22%,下跌点数收窄至1400点以内,标普500指数跌幅缩窄至5.1%,纳指跌幅缩窄至4.6%。

“尽管疫情导致对原油的需求大幅下降,但俄罗斯仍拒绝进一步减产,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俄罗斯谈判破裂,沙特宣布打减价战及计划4月增产。这是触发油价暴跌的主因。”赵耀庭告诉记者。这进而导致金融市场动荡。

瑞银已最新调低了油价预期,布兰特原油期货6月、9月及12月末目标价分别降至40美元、45美元及50美元/桶(原为62美元、64美元及64美元/桶),WTI原油期货目标价则较布兰特低3美元/桶。赵耀庭称,“未来数天至数周,我们不排除布兰特油价进一步下跌至30美元/桶。”

不过,瑞银也认为,沙特的举措可能迫使俄罗斯重返谈判桌。美国等周期较短的产油国更无法长期承受油价过低,可能将重启减产谈判。如果疫情受控及经济增长回升,预期油价可能会在下半年复苏。

考验垃圾债,增加货币政策难度

不光冲击股市、商品市场,油价暴跌的下一个风险点很可能就是美国信用债市场。

洪灏对记者称,油价暴跌将直接影响美国的垃圾债。美国过去十年出现了页岩气行业的繁荣,石油公司能够以较低价格发这种低评级的垃圾债,信用利差也比较低。但现在油价继续下跌的话,垃圾债偿债能力会极大受影响。“一般都是银行帮它们发垃圾债,也有银行买垃圾债,这样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会受到极大损害。”

“原油价格战或给美国信贷市场带来冲击,这将影响到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以及大型国有石油公司。我们预计相关行业和主权国家的信贷息差可能会扩大。”赵耀庭也表示。

穆迪报告称,在2020~2024年期间,北美的能源勘探与生产商总共约有860亿美元债务到期,其中多达62%属于垃圾债券。而最近两年,860亿美元债务中的57%会到期。

除了能源债,高收益债整体都值得关注。疫情仍在全球扩散和充满不确定性,加上此次油价暴跌,尽管全球信用债较政府债券已相对便宜,但吸引力仍然不足。

“未来几个月经济进一步恶化的风险很高,现在不是加大风险资产仓位的时候。”美国债券巨头PIMCO首席投资官伊瓦辛(DanIvascyn)表示,至少美国投资级债券信用利差相较国债要走阔至150bp,才是更好的进入时机。现在关注更高质量的债券,例如地产相关债券,来防御下行风险。

不仅如此,近一个月里美股跌幅超过10%,波动率飙升,避险资金涌入美债。9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破0.5%。市场目前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下周再降息50bp。根据CME美联储观察工具,美联储在3月会议上将利率降至0~0.25%的概率为33.6%,降至0.25%~0.50%的概率为66.4%。

上周五,花旗更大胆喊出美联储年内还将降息100bp(3月19日降50bp,4月和6月再各降25bp)。“新债王”刚德拉克(Gundlach)表示,“美联储现在有点无所适从(rudderless)。”

洪灏称,油价一直是通胀预期最重要的指标之一。随着油价暴跌,市场的通缩预期就会剧增。美债收益率大幅下行就是非常严重的通缩预期上升的表现。当通缩预期形成的时候,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失效。

“美联储如果再降息50bp,就是一个月内连续降息100bp。如果危机进一步恶化的话,就会变成一个负利率。这才是全球真正的危机。”洪灏表示。

人民币资产仍相对坚挺

近期MSCI对全球市场展开的相关压力测试显示,在全球经济增长率短期下降2个百分点(目前主流共识是下降1个百分点),而风险溢价上升2个百分点的设定情境下,极端情况下,美股仍有可能再下跌11%。

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金融市场部总经理杨京对第一财经记者称,“2008年金融危机时油价跌幅超过当前,大宗商品普跌。未来金融危机风险是否会实质性攀升,仍需密切关注疫情的发酵以及其对全球经济、金融市场的冲击。”

受到海外市场影响,9日沪指收跌逾3%,当日北向资金净流出143亿元。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小幅贬值近100点,不过早盘开盘人民币表现强劲。

整体而言,中国资产相对坚挺。自2月3日A股节后开市至今,标普500指数在3月9日暴跌前跌幅就近8%,沪指仅回调约1%,人民币也成为新兴市场货币中表现最佳的货币,对美元汇率保持稳定。

高盛投资策略组亚洲区联席主管王胜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鉴于较早从疫情中恢复,中国可能会成为全球资金青睐的避风港。高盛投资策略组在1月发布的2020年投资展望中预计,今年新兴市场的表现将略优于美股,在当前情况下仍维持这一预测。

各大机构也认为,人民币有望在当前较强的位置维持区间波动格局。“春节以来,境内股市较全球同类别资产表现突出,因此,我们也观察到近期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结售汇需求比较强烈。”杨京称。

他还提及,国内外汇市场客盘成交量自上周开始日渐活跃。尽管中国出口出现短暂下滑,将会对经常项下国际收支造成压力,人民币汇率难免承受一定的贬值压力。但是,美元指数的下跌、人民币资产对海外资产收益率溢价,以及海外投资持续流入中国资本市场,都会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