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社保减免力度超乎预期 减免社保费保住企业现金流

来源:界面新闻 2020-02-20 13:10:57

魅KTV创始人吴海公布企业账本、大声疾呼减免社保费一周之后,国务院有政策出台:中小微企业免征部分社保费5个月,大企业减半征收3个月。

从社保基金的财务状况看,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虽然疫情发生之后,北大、复旦等研究机构已经提出了减免社保费的政策建议,但国务院普惠减免社保费的力度还是大大超出了企业和学界的预期。

以此次减免的“大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为例,根据人社部1月21日公布的统计快报,受到降费的影响,2019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增幅只有1.7%,远远低于2018年18%的增幅。

社保基金收入增幅骤降,而支出保持刚性增长,加上疫情期间减免的社保费用,这些使得社保基金的收支挑战更加严峻。支出和收入之间的缺口如何弥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对第一财经表示,需提高中央调剂力度,增加财政补贴,夯实缴费基数这三条路径一齐发力。

减免社保费保住企业现金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月18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稳就业就必须稳企业。会议确定,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以减轻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使企业恢复生产后有一个缓冲期。除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

此前,吴海在公开信中提到人工成本占到企业固定成本的62%,其中工资占到了43%,社保、公积金占到了20%。他的建议是社保分类减免,对于强制关停和受冲击的企业,疫情结束前免缴社保,结束后缓交;对于社交、直播等受益行业之外的企业则缓交社保。

显然,国务院出台的社保减免政策力度超过了吴海的建议,采取了普惠制的举措。

张盈华表示,此次减免的是单位缴费,个人缴费不变,说明这个政策一方面为企业减负,另一方面并不影响个人养老金权益,因为个人缴费全部进入个人账户并按优惠利率长期积累,如果个人不缴费就会降低未来的个人账户养老金。住房公积金也是进入个人账户的,此次缓缴而不是减免,也是为了保障个人权益不受损。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第一财经表示,当前企业生存是最重要的,国务院的这项政策具有普惠性质,对各类企业的力度有所不同。

“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减少社保方面的支出,对于保住现金流都是很有帮助的。保住了现金流也就保住了企业的命,有助于在疫情过去之后,经济迅速恢复。”苏剑说。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7日发布的《肺炎疫情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和对策》中建议,在疫情未开工的情况下,建议免去这段时间的社保费用,并且在恢复生产后的社保费用缓期三个月缴纳。

人工成本高和社保负担重一直以来都是企业普遍反映生产经营中面临的严重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南阳市中心支行对当地200家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2019年社保大幅降费之后仍有51.1%的企业缴纳社保费总额占企业经营成本的比重较上年同期有所提高;35.5%的企业社保费总额占企业利润总额的比重在5%~10%,46.6%的企业社保费总额占企业利润,总额的比重高于10%,大部分企业社保费实际负担较为沉重。

张盈华表示,此前国家和地方出台的减税、缓交社保等政策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力度不足,社保和工资是停工也得发的,工资是必须支付给工人的,但社保也是唯一能够减免的部分了。

另一位社保研究者也对第一财经表示,虽然在疫情期间也有一些获益的企业和行业,但国务院没有采取分类施策,这也是考虑到社保部门对企业的鉴定是比较难的,而且很多中小微企业也没有按照国家法定的费率来缴费,降低费率对它们的影响也不大,因此免征是操作比较简单,又能让所有受益的办法。

社保减免政策出台之后,还需要更加细化的落地政策,比如国务院只是提出了企业减免,但机关事业单位是否参照执行?尤其是差额拨款和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如何执行?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明确。

两难选择之下“稳就业”为先

上述社保研究者在国务院政策出台之前对第一财经表示,虽然疫情企业面临很大的难题,但应该慎言全面免除社保,因为必须要考虑到疫情结束之后“保发放”的问题。按照现在的制度,财政要承担兜底责任,如果养老金进一步增大,必然会有很多地区要申请财政的补贴,加重财政负担。

1月21日,人社部官网发布的《201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统计快报数据》显示,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收入52063亿元,与2018年统计公报的基金收入51168亿元相比,2019年全年的养老保险基金增幅只有1.7%,创出了养老保险制度建立20多年来的历史新低,这一增幅2018年为18%,2017年为23.5%。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免征和推迟缴纳社保费,确实能够降低企业的现金压力和成本,但对于愈趋严峻的社保基金,尤其是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状况来说,疫情期间减免社保费加剧了2020年养老基金的收支压力。

在就业和社保的两难选择之间,决策层选择了“稳就业”。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当前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一项迫切任务是稳就业。稳就业就必须稳企业。

苏剑表示,减免社保最主要的作用是降低企业的现金压力,企业现金流不足可能而倒闭,经济增长率下滑不说,就业也会保不住。

智联招聘在复工第二周对企业的调研显示,疫情对企业生产的影响仍在持续,许多企业较原计划推迟复工时间,还有超过四成的企业仍处于观望状态,未确定复工时间。2月10日实现复工的受访者仅占27.6%,较上周预计2月10日复工的比例52.6%下降近一半,而复工日期尚未确定的受访者比例却提高到42.6%。

张盈华表示,这次疫情与金融危机时候不同,不仅仅是对于外向型企业,而是一个系统性的风险,这段时间所有的企业都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国务院减免所有企业的社保负担,体现了出了一起共度难关的决心。

中央调剂制度需大步快走

在减轻企业负担,让企业活下来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减征和免征社保费,尤其是养老保险的单位缴费,会使基金收入明显减少。

加大中央调剂力度是当前必须尽快采取的措施。我国从2018年6月建立中央调剂制度以来,中央调剂比例提高至3.5%,调剂金额超6000亿元,进一步均衡各省之间养老保险基金负担,确保企业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根据2018年的统计公报,截至年末,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50901亿元,地区之间却不均明显。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披露的2017年数据显示,全国共有6个省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处于当期“收不抵支”,即辽宁、吉林、黑龙江、山东、湖北和青海。全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省份,仅广东和北京两地的基金累计结余就占到了全国总量的30%以上,而黑龙江则出现了累计结余耗尽的情况。

“为保发放,中央调剂步伐继续加快、财政补助力度加大、缴费基数还要继续夯实,待遇上调适度放缓。不管是雇主还是雇员,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退休人员,大家都拿出共克时艰的决心,我们才能尽早度过此次难关。”张盈华说。

标签:社保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