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在疫情背景下,线上消费迅速增长,1—10月广东全省限额以上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实现的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0.2%,社区团购等新业态随之迎来快速发展。

所谓“社区团购”,简单说就是小区的居民们集体拼单、合力团购。目前,社区团购入局者众,兴盛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等早在2018年左右兴起并占据部分市场,它们背后隐约可看到阿里、腾讯的身影。随后,美团、滴滴、拼多多也切入社区团购,意在探求长尾流量。

记者深入菜市场、团购群、农业企业等一线走访调研发现,一方面,新业态新模式在刺激竞争、倒逼企业减少中间环节、提升服务水平方面起到正面作用;另一方面,部分企业高价抢人、超低价卖菜的竞争乱象,扰乱了市场秩序,甚至导致部分正常经营企业退出市场。

专家认为,社区团购通过减少中间环节让消费者得到实惠,有利于市场竞争,但同时也要对可能存在的垄断行为加大处罚力度,规范市场秩序。

新业态的菜篮子

低价来揽客 品质不稳定

和以往团购相比,社区团购模式更加区域化、小众化、本地化。业内人士介绍说,具体流程一般是:社区商铺铺主或居民作为“团长”,汇集周围(社区内)居民的团购订单,商品达到一定额度时,在平台上以优惠价格团购商品,平台商家在下单次日将商品送达“团长”,最后通过送货上门或居民自提完成销售。

天风证券商贸零售行业首席分析师刘章明团队认为,社区团购在商业模式的创新点主要包含三点——团长制、集采集配和预售制,这三点分别带来了三个成本的降低——流量成本、履约成本、生鲜损耗。

这为社区团购打“价格战”提供了空间,也对传统市场摊贩形成冲击。

“社区团购的价格低,可以送到家,对我们肯定有影响,今年生意下降了一半不止。”位于广州番禺的富山肉菜市场,一位猪肉摊主告诉记者。

旁边一位水产摊主忍不住插话:“我们从批发市场进货,价格成本会高一点,现在很多人会在平台网购菜回家,我们的顾客大概少了百分之二十。”

位于天河区龙口东路的馨怡市场,正中间的水果铺已经挂上了“旺铺出租”的牌子。店主大姐在此摆摊已经有十年,最近生意不好,“我们一直都是靠熟客,社区团购买菜很便宜,对我们打击很大。”

“各路团购异军突起,纷纷‘烧钱’抢市场,定价很低。”荔湾区华发中央公园小区的元宝妈妈是一名社区团购的“团长”。她说,社区团购确实存在超低价恶意竞争,比如土豆正常市场价每斤3元,有的团购价只要1分钱,“但超低价只是引流的噱头,其实算起来也就便宜几块钱。”

记者走访发现,品质参差不齐是消费者普遍反映的问题。

珠海居民李玲在橙心优选、十荟团、同程生活等多个平台上参加了社区团购,大概一周购买两次。操作方便、经济实惠是她看重的两个好处,时效性较差、商品质量参差不齐,则是她的主要顾虑。“社区团购有新人优惠和各种团购活动,会更便宜,但是一般是购买后次日才能到指定商店取货,商品质量参差不齐,不能肉眼挑选,也会对品质有疑虑。”李玲说,社区团购减少供应环节,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一定的实惠,但从长期来看,薅羊毛式的消费难以带来充足的信任。

相对的,肉菜市场可以现场挑选,成为线下卖菜的一大优势。

在广州的国六宝肉菜市场,见有顾客上门,营业员主动搭话:“这个很鲜的,煮汤炖鸡都很好吃。”顾客当即“下单”。

“他们的质量肯定不如我们。他们拿的是尾猪,我们拿的是头价猪,我们自己去批发市场进货,是会挑选的,骨头多还是肥肉多,要过我们这一关。”富山肉菜市场的猪肉摊主表示,顾客在网上买,没办法自己挑选。“比如卖猪肉,不同的部分价格是不同的,网上有的肉看上去便宜,但其它部位涨价,可能比我们卖的还要贵,顾客是不懂这些的。”

价格和品质之外,社区团购的售后服务也备受关注。

广州市民李先生认为社区团购给他的体验感并不佳。“一般团长都是兼职的,有自己的店铺,要照顾自己的生意。”李先生首次体验社区团购时,发现团长拿到货也不会专门对菜品进行分类。“到了下班高峰期,顾客集中取菜,团长还要顾自己的生意,哪里忙得过来?”在第一次取菜便等了30分钟之后,李先生放弃了社区团购。

“卖菜”江湖沉浮

低成本冲击传统行业秩序

近年来,从网约车、在线零售到共享单车,互联网平台型企业进入越来越多的行业领域,改变了行业竞争模式。如今入局社区团购,看中的则是“卖菜”的市场潜力: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生鲜电商规模将达到2000亿元。

在舆论争议下,对于是否退出社区团购,记者向阿里、拼多多、美团等互联网企业求证,但截至发稿,上述企业均未明确回复。知情人士透露,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内部暂无退出计划。记者也注意到,在拼多多等APP上,目前也还可以完成在线团购买菜等操作。

中山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廖艳嫔认为,这背后的逻辑是大型互联网企业为了保持其资本的盈利性,瞄准居民餐桌上的“几捆白菜”,要通过社区团购跟传统的农贸市场进行市场份额的再分配。

调研发现,新企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进入传统行当,竞争态势更加激烈。

以销售“壹号土猪”“壹号土鸡”在广东闻名的壹号食品公司,其旗下“肉联邦”连锁生鲜超市今年初也上线社区团购平台,并进入广州番禺等区域。然而,不足一年,由于营运方式调整,该平台上的小区团购“团长”们就“失业”了。

“现在,不少社区团购公司抢人,甚至连普通的电商培训人员也抢,以高于三倍的薪酬福利挖人。”该集团有关负责人说,部分平台甚至以低于成本价抢市,比如进货价50元的商品以45元卖出,很不符合正常的商业规范。

广州知名连锁社区零售店胜佳总经理麦家应认为,现在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的思维,沿用的仍是互联网思维,打法是“快”,采用部分爆款、低价品来吸引消费者,然而这些行为不具备可持续性。

慎防落入“套路”

善用红利 对垄断行为说不

“随着社区团购这一新模式深入到更多消费市场之后,整个电商将覆盖到全社会、全品类的消费供给。”阿里巴巴副总裁、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表示,很看好“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和发展前景。

然而,就现状来说,无序竞争、品质参差不齐等市场乱象阻碍了行业良性发展,其对传统摊贩经营环境的“挤压”也引来争议。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裴亮认为,商业模式创新过度依赖补贴、依赖资本市场输血,虽然短期提高了消费者的获得感,能快速实现市场扩张,但无法盈利,容易造成零售市场过度竞争,破坏正常经营秩序。

对于当前的市场乱象,廖艳嫔认为,这是因为随着线上经济的发展,资源越来越向头部平台集中,平台经济呈现出多边市场、跨界竞争的特点,部分企业为了追求短期的资金效率,用“烧钱”补贴的方式来跨界竞争和扩大市场份额,损害了市场公平竞争,也会伤害消费者的长远利益。

“一方面,企业要加强合规意识,要树立正确的竞争意识,效率和公平都是同等重要的,另一方面,对于损害市场公平竞争、可能造成垄断的扩张,政府监管部门也要充分发挥《反垄断法》等法律法规的作用进行防范和规制。”廖艳嫔表示。

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顾问周律师提醒,如果将网约车发展的过程类比到社区团购买菜中,可能的结果是少数互联网企业把其他竞争对手赶走,接着将价格反弹上去,最终还是消费者承担更多成本。

如何善用新业态促进效率提升和成本节约,而不是让少数企业打着“创新”的幌子以恶意竞争的方式扰乱市场秩序?

前不久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提出,要着力预防和制止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维护公平竞争,引导和激励平台经营者将更多资源用于技术革新、质量改进、服务提升和模式创新。

如何兼顾推动创新和公平竞争?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志彪表示,要鼓励企业创新,不应反对企业利用技术创新通过正当竞争获取的市场地位,但要反对利用垄断的市场地位侵犯中小企业和民众合法权益的行为,引导企业将更多资源聚焦在各行各业的创新上,为社会创造财富,便利民众生活。

“通过减少流通环节降低成本从而降低价格,这对推动市场的更充分竞争是好事,要反对的是垄断行为。”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中美表示。

王中美说,据她观察,还没有证据表明社区团购中已经存在垄断行为。但一方面,从民生角度,政府可以着手完善举措,更好保护小企业、个体经济和农民群体的生存空间;另一方面,对于目前互联网行业中企业通过垄断价格获取垄断利润的行为,要加大处罚力度。

侯毅对记者表示,目前的“社区团购”模式一定不是理想中的“最终版本”。“零售讲究商品的丰富性、商品粘性,同时还需有物流服务、产业供应链等基础设施。未来社区团购的零售效率,要远远比今天实体零售企业高很多。”

(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 欧志葵 黄鸿基 王佳欣 黄进 彭琳 实习生 李安成 王钰茜 策划:袁佩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