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在“2020腾讯科学WE大会”召开之前,巴西籍神经生物学家、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米格尔·尼可莱利斯通过视频连线接受了媒体采访。《中国科学报》记者在线向其发起提问,米格尔一一作了精彩的回答。

米格尔是热门领域“脑机接口”的权威专家,他曾于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主导发明基于脑机接口技术的“机械战甲”,帮助28岁的截瘫青年朱利亚诺·平托为当届世界杯开球。身穿“机械战甲”的平托成功开球后,电视转播解说员激动不已:“平托行走的一小步,脑机接口技术发展的一大步。”

脑机接口技术从来不缺乏热度。特别是今年8月,现实版“钢铁侠”埃隆·马斯克以Neuralink公司(其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创始人的身份,宣称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可以实现“意念控制”,甚至宣扬未来利用人脑数据读取可实现“数字永生”。对此,米格尔在回答《中国科学报》提问时明确予以反驳:“不会有心灵感应,也不会有(数字)永生。”

以下为访谈实录。

《中国科学报》:脑机接口技术常常被视为“意念控制”,而且容易在传播中被夸大,比如马斯克就对脑机接口技术有许多超现代的断言,比如“心灵感应”“数字永生”等等。但是我注意到科学界的共识是,脑机接口的研发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其应用也仅在帮助瘫痪病人等医学领域。我的问题是,如果脑机接口技术距离科幻般地成熟应用有一千步,那么现在技术处于哪一步?

米格尔·尼可莱利斯:不会有心灵感应,也不会有永生。作为这个技术的创造者,我认为像科幻电影或小说里提到的,通过脑机接口来实现意念控制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我非常遗憾马斯克给出了这样错误的说法,这种说法没有任何科学基础。

我保证,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他的说法更像是一种用来吸引眼球的营销手段,但是这种说法完全无助于这个领域的科学工作。我要说的一点是:他讲的这些我一个字都不同意。

你说的非常对,脑机接口技术的一些潜在应用可能会引起人们的关切,目前我们最关注的还是它有潜力在医学上对人类有所帮助,尤其是采用非入侵性手段来应用脑机接口的做法。

例如在2014年世界杯开幕式的时候,我们帮助一个截瘫青年采用这个技术为世界杯开球,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示范,我们展示了这项技术目前最主要的应用领域是医院,可以帮助那些脑部受到损伤、用常规方法已经无法治愈的人们,实现一定程度的康复。

该技术还会涉及一些其他应用,但这些应用都尚在初步阶段。

《中国科学报》:未来还要在这种初级的阶段多久?

米格尔·尼可莱利斯:我们确实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未来几年该领域要想获得更好的发展,还需要做出更多的突破和创新。我仍然相信脑机接口技术会是一场彻底变革,它将在未来发挥极大的作用。

至于您谈到的走向成功的这1000步,我们目前可能还只是走了前250步,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和改进空间。

《中国科学报》:鉴于脑机接口技术现阶段的应用主要是在临床方面,那么是不是可以将那些宣称在临床应用之外的脑机接口技术应用的宣传视为谎言?

米格尔·尼可莱利斯:这些医学以外的应用,不能把它们称作是谎言。

现实是,脑机接口技术最开始是从医学领域开始的,并且从医学这个领域取得了相对较多的进展,但是它会有很多其他的应用,其中有一些现在看起来是非常有意思的。

但是所有的这些医学以外的应用都是非常初级的。我会说,这些处于婴儿阶段的应用,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我刚才提到的有关马斯克对于脑机接口的表述,想要着重强调的是,这些表述并不是基于现实的,但我并非想说所有脑机接口应用都是谎言。

《中国科学报》:在3年前跟你的交流中,你曾经提出过“脑网络”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中,你们提出了通过脑机接口实现让猴子互相协作的设想,并且通过实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这种方案非常有希望用于临床。能否介绍一下你对脑网络这一概念新的心得及分享?

米格尔·尼可莱利斯:没错,我们在做动物实验的过程中也在测试,看是否能够通过脑机接口技术,来实现它们在大脑层面信号上的合作。

通过记录动物的脑活动信号,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结果,也利用动物实验结果去训练我们的患者,让理疗师和技术工作人员可以通过脑机接口方式与截瘫的患者进行联系。在训练中,我们发现两个人的脑活动会出现合并的现象。

令人欣慰的是,通过这样一种做法,截瘫的患者看起来能够更快、更容易地学到他们需要学习或者需要训练的动作,因此我们也准备把这样的做法写入康复训练的规范,相应的论文也即将发表。

《中国科学报》:这很棒,看起来很有应用前景。

米格尔·尼可莱利斯:它的确是很有前景的应用。一两年前我提到脑网络的时候想到的一些具体应用实例,我把它称作“共享的脑机接口”,即这个脑机接口由多个人共同运作,基于共同目标去应用这一技术。

比如说一个理疗师、医生,他可以利用脑机接口技术照顾或关照不同地点的病人。例如在中国,北京的一位理疗师可以通过脑机接口技术与他/她在中国农村的、无法到北京来的截瘫病人进行交流,而且可以是多人进行交流,来帮助他们实现康复训练。这是我们提出脑网络概念时候想到的一个主要的应用,这也是我们正在巴西开展的实验。

我即将在中国发表一本新书,还有三个月就能出版了,其中会写到关于脑网络的一些新应用。这本书里也提到了这个未来极有可能实现的应用设想,我认为这是为患者提供更好医疗方案的一个新方式。(赵广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