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慢性疼痛已成为危害我国人民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严重影响着人们的健康和生活质量。很多人认为,疼痛没什么好办法,忍一忍、熬一熬就过去了;还有人虽然知道医院里有疼痛科,但觉得也就是给开点止疼药,治标不治本。种种观念误区,使得我国疼痛领域存在巨大的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

许多患者都是无法忍受疼痛时才会就诊,甚至长期“忍痛”而没有得到妥善治疗。事实上,慢性疼痛是一种疾病,它会引发一系列严重问题,如焦虑、失眠、忧郁、易怒、人格变化甚至自杀倾向。而且,出现疼痛,有可能是身体发出的“求救”信号,意味着某个部位出现了病变。专家呼吁,应早期发现疼痛、正确认识疼痛并及早解决疼痛。

我国患者疼痛控制不足,需要倡导科学规范化镇痛观念

疼痛是继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数据显示,全球慢性疼痛的患病率约为38%,其中发达国家患病率为37%,发展中国家患病率为41%,且女性慢性疼痛患病率均高于男性,头、肩、腰是慢性疼痛的主要部位。

据了解,我国慢性疼痛患者已超过3亿人,且每年以1000万人至2000万人的速度增加。但由于对疼痛发病原因、疼痛种类等认知不足,多数患者选择忍痛。

“慢性疼痛可导致患者情绪、睡眠障碍。”中国医师协会疼痛科医师分会会长、中日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日前指出,由于慢性疼痛治疗时间长、花费大,带来沉重的经济和社会负担。但我国患者疼痛控制不足,患者和医生观念均有待提高。

樊碧发强调,疼痛需要多学科、多维度进行管理,同时需要倡导科学规范化镇痛观念。

疼痛并非某种疾病的附属品,可随疾病痊愈而消退

很多人以为,疼痛只是疾病的一种症状,只要病好了,疼痛就会消失。但其实,疼痛本身也是一种病。

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疼痛科主任张达颖表示,对待疼痛,人们常常将它看作是一种症状或者某种疾病的附属品,期待它会随着疾病的痊愈而消退,也会在面对疼痛时,习惯于“忍忍就过去了”。据研究显示,超七成疼痛患者“忍痛”不就医,仅28%患者首次疼痛1天至10天内就诊。其实,消除疼痛是患者的基本权利,面对疼痛千万不要忍。

据介绍,疼痛可分为急性疼痛和慢性疼痛。急性疼痛为近期突然发生且持续时间较短的疼痛,常为许多疾病的一个症状,与手术、创伤、组织损伤或某些疾病状态有关;慢性疼痛持续反复时间长,往往是急性疼痛的延续。骨关节炎、颈痛、腰痛、头痛、癌痛等,均是常见的慢性疼痛,严重影响生活质量。人口老龄化、不良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以及慢性病等,是引发疼痛疾病持续增加的因素。

国家疼痛质量控制中心成立,有望缩短诊疗质量差距

日前,中日医院受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的委托,成立了国家疼痛质量控制中心,樊碧发担任该中心主任。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介绍说,之所以要进行疼痛质量控制,就是为了促进我国疼痛诊疗服务的规范化、标准化、同质化,缩小地区之间、不同医疗机构之间的疼痛诊疗质量的差距,更好地为疼痛患者服务。

当前,人类正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我国面临多重疾病负担并存、多重健康影响因素交织的复杂状况。因此,要在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同时,聚焦影响人民健康的重大疾病和主要问题,加快实施健康中国行动。中日医院院长周军表示,在疫情防控已经进入了常态化的新形势下,一定要坚持防控和学科发展两不误。尤其是要利用国家质控中心和疼痛专科医联体,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疼痛诊疗服务能力,促进同质化医疗。

“中国疼痛健康指数”首发,助力疼痛管理水平提高

日前,由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疼痛专科医联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的“中国疼痛健康指数”首次发布,报告显示,目前北京、上海、浙江位列全国前三位。

“中国疼痛健康指数”的构建,可以监测、评估我国人群疼痛健康管理能力,为政府提供一个可以全面了解我国疼痛健康现状,比较各地区疼痛疾病严重程度,疾病流行及控制情况的工具,有助于我国疼痛管理水平的提高。

据悉,该指数涵盖疾病流行水平、疾病负担、诊疗现状及学科建设四个领域共16个指标。

延伸阅读

疼痛常见六大误区

误区一:疼痛能忍则忍,在无法忍受时才需要治疗

疼痛千万不能一忍再忍,一旦出现症状,就应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措施。慢性疼痛更应被视为一种疾病来看待。

1.疼痛会引起一系列病理生理变化,影响患者的情绪和心理健康,导致睡眠紊乱、焦虑、烦躁,同时对各项治疗的配合度下降。

2.持续的疼痛刺激能够引起中枢敏化。中枢敏化后,神经元对疼痛刺激的感觉阈值降低,使疼痛的强度和持续时间增加,也会大大增加疼痛治疗的难度。

3.术后患者若疼痛控制不良,影响术后快速康复。尤其是骨科关节术后,患者害怕疼痛而拒绝康复锻炼,造成关节僵硬、肌肉萎缩,从而影响手术效果。

4.疼痛患者,如骨关节炎、类风湿关节炎患者,若因疼痛影响日常活动和功能锻炼,会增加骨质疏松、肌肉萎缩等风险,造成恶性循环。

误区二:疼痛不是病,不用治

1.疼痛可以是某些疾病的伴随症状,如高血压继发的头痛、分娩痛等,也可以是疾病——疼痛性疾病,如原发性三叉神经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慢性腰背痛等。

2.急性疼痛多是某些疾病的症状,而慢性疼痛大多数是一种疾病状态。急性疼痛在治疗病因的基础上,以对症治疗为主;而慢性疼痛除了需要对症,还需针对疼痛病因和发病机制综合治疗。

3.对于急性疼痛,往往是机体发生损伤或者病变的信号,务必到医院及时就诊治疗。例如急性阑尾炎导致的腹痛,不能延误,否则可能会导致腹腔感染、脓毒血症等严重后果。对于慢性疼痛,会恶化、易化和泛化,造成恶性循环,从而进一步影响睡眠、生活质量和心理。

误区三:“打封闭”治标不治本,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1.“打封闭”即封闭疗法,是把局部麻醉药或者少量激素类药物注射入痛点、关节囊等组织内。局部麻醉药可以起到快速镇痛的作用,局部少量激素可以发挥强大的抗炎作用,起到消除炎性水肿、促进炎症渗出吸收、缓解肌肉痉挛、改善病变组织的代谢等作用,所以封闭疗法不仅能缓解一时疼痛,还可以对疾病起到治疗的效果。

2.封闭疗法使用的是局部麻醉药,不是阿片类药物,一般不会上瘾,虽然长期、反复、大剂量使用激素可能会出现依赖性及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等不良反应,但封闭疗法每次使用的激素剂量较小,无须过分担心,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

3.2017年发布的《糖皮质激素在疼痛微创介入治疗中的应用——中国专家共识》说明硬膜外腔、选择性神经根阻滞治疗中,中长效糖皮质激素的使用6个月内不超过3次,短效不超过5次;关节腔内糖皮质激素注射治疗3个月1次,最长可连续2年。

误区四:镇痛药物会上瘾,尽量不用

1.老百姓常说的“上瘾”有可能是疾病依赖所致,是因为躯体或者疾病的原因,患者真正需要长期应用镇痛药物,例如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需要长期服用激素等。

2.医学上所说的“上瘾”是指精神依赖及成瘾性,指人产生一种要周期性或连续用药的欲望,产生强迫性用药行为,以便获得满足感或避免不适感。

3.耐受性是指机体对长期用药产生的适应性反应,导致药物作用减低,增加剂量仍能发挥镇痛作用。

4.老百姓害怕的成瘾药物,常见的是阿片类药物(包括吗啡),吸毒人群容易成瘾,但对疼痛患者成瘾较为罕见。

5.服用镇痛药疼痛明显改善,一停药就复发,这种情况往往是疾病本身的缘故,比如一些退行性关节炎或慢性腰痛患者,疼痛会反复发作。

6.应用镇痛药物,无论是哪类止痛药,皆需在医生的指导下应用。医生会根据原发疾病、合并疾病、用药史等情况个体化选择治疗药物。

误区五:镇痛药物副作用很多,所以尽量不用

1.临床上常用的镇痛药物包括非甾体类抗炎药,阿片类镇痛药,抗惊厥药、抗抑郁药等多种类别,不同药物的作用机制和不良反应各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论。

2.非甾体抗炎药的确会存在胃肠道方面的不良反应,表现为上腹疼痛、恶心、消化不良等,严重者可出现胃十二指肠糜烂、溃疡及危及生命的胃肠穿孔和出血。有相应高危因素的患者,谨慎使用非甾体类消炎镇痛药,若病情需要长期服用非甾体类消炎镇痛药,注意监测血常规、大便潜血等,若有不适,及时告知医师。

3.镇痛药物所产生的不良反应不仅与药物特性有关,与个人体质、使用剂量、使用时间,以及是否具有药物发生不良反应的危险因素也有关,因此,在选择镇痛药物时,需与医生沟通患者平时的健康状况,既往有无镇痛药物不良反应发生史,伴有的疾病和服用的药物,医生会根据患者情况选择合适的治疗药物,将不良反应的发生率降到最低。目前某些镇痛药物也开展了基因检测来预测患者服用药物的不良反应风险,以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

误区六:完全消除疼痛才算有效

急性疼痛在致病因素去除后,大多能完全缓解,但慢性疼痛由于病因复杂,往往无法根治,需要长期治疗,如糖尿病、原发性高血压等慢性疾病。慢性疼痛的治疗目的往往是对症治疗、缓解疼痛、改善情绪、提高生活质量。正如一位医学哲人所说“有时会治愈,常常能缓解,总是在安慰”,试图通过一次或几次治疗就能“根治”慢性疼痛的观念并不科学,需要正确对待。(田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