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3月9日晚间,受国际油价闪崩、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前景不明等影响,美股三大股指全线大幅低开,之后跌幅迅速扩大:标普500指数不到5分钟跌7%,触发第一级熔断机制,暂停交易15分钟;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不到20分钟跌逾2000点,跌7.91%,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一度跌破8000点大关。之后三大股指略有回升。

按照美国股市的交易机制,纽约证券交易所、纳斯达克及其他证券交易所在1987年10月份的股灾发生以后推出了“熔断”机制,并在1989年推出了一种后续机制。如果标普500指数在美国东部时间早上9点半到下午3:25之间下跌7%或以上,则将触发“第一级”停盘;若该指数下跌13%,则将触发“第二级”停盘,同样持续15分钟;之后,如果跌幅达到20%,当日交易将停止。

据统计,自从美股有熔断机制的三十多年来,真正触发熔断之前仅发生过一次。1997年10月27日,道琼斯工业指数暴跌7.18%,收于7161.15点,创下自1915年以来最大跌幅。当日也是熔断机制在1988年引入之后第一次被触发。但第二天道琼斯工业指数大幅反弹337.17点,涨幅4.71%,收于7498.32点。

除了美国股市之外,欧美主要股市昨日均出现深幅调整,加拿大开盘下跌7%,为2008年以来最大跌幅;巴西基准股指下跌10%,触发熔断;欧洲斯托克600指数跌幅扩大至8%,抹去2019年的涨幅;MSCI全球股市指数跌5.3%,势将创2008年12月份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从美股近段时间表现看,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标普500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在2月12日和19日陆续创下历史新高后,展开调整,截至昨日记者截稿,三大股指距其历史高点分别下跌逾5700点、逾640点、近1900点,跌幅均为19%左右。

一位市场资深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对于新冠病毒而言,OPEC+同盟破裂所引发的世界原油价格的剧烈震荡,对于世界经济的影响无疑就更加直接一些,其冲击力、破坏力自然也要大得多,持续时间或许也会更长一些。标普500指数本周一开盘便迅速暴跌7%,从而触发熔断机制,就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这一点。

不过,重新开市后,美国三大股指的跌幅都有所收窄,如果能进一步走高特别是由跌转涨的话,对全球股市势必也将产生一些提振作用。即便不能收高或最终大跌5%甚至再多一点,对中国股市的负面影响也不至于太大。因为,一则美股此前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大幅上扬,而沪深两市的涨幅则较为有限,即下跌所需的势能相去甚远;二则沪深两市春节后至今的成交量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上,某种程度表明市场分歧较大,客观上也说明投资者参与热情十分高涨,这对股市下行势必会构成较有力的支撑。因此,沪深两市周二很可能仍将惯性低开,但下探的空间已比较有限,有效击穿2月底低点的可能相当小,而止跌企稳的几率却越来越大,这也是完成市场保持中长期上行格局所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

截至记者3月9日23点发稿,美国三大股指跌幅仍超过5%,希腊雅典ASE指数、意大利富时MIB指数跌幅均超过10%,英国富时100指数、德国DAX30指数、法国CAC40指数、荷兰阿姆斯特丹指数跌幅均超过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