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电工小康(化名)两个月前因意外触电引起了“电烧伤”,虽然置换人工血管,但近来右上肢疼痛麻木,右尾指出现黑色坏疽,前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管外科就诊,才知道自己两个月前置换的右上肢人工血管已经完全堵塞!如不及时治疗,他的右上肢将出现缺血坏死。但无论是做腔内手术还是再搭人工血管,都有再次栓塞的风险。

怎么办?广医二院血管外科专家团队另辟蹊径,以自体大隐静脉搭桥重建血管通路帮他“绝处逢生”。

小康是一名电工,两个月前,他因意外触电引起了“电烧伤”。所谓“电烧伤”,是指电流通过人体产生电热效应、电生理效应、电化学效应和电弧、电火花等致人体以及皮肤、皮下组织、深层肌肉、血管、神经、骨关节和内部脏器的广泛损伤。电烧伤皮肤创面虽较小,但皮下深部组织的损伤却较广泛,且损伤组织深浅层次不规则,可能浅层组织正常,而深层组织缺血、坏死,甚至可出现渐进性血管多发性栓塞、坏死等病变,最终导致患者残疾或死亡。

小康被送到当地医院就诊,医生为他施行了手术,术后小康本以为成功保住了右上肢,没想到右上肢逐渐出现疼痛麻木,右尾指也开始溃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康来到了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管外科就诊,彩超显示“右侧腋下动脉与肱动脉人工血管术后,血栓形成(完全堵塞)”,原来小康的右上肢因人工血管闭塞导致肢体供血不足,右尾指坏疽便是病灶,如果不紧急进行手术,小康的右上肢将会面临缺血坏死的结局。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林少芒教授团队立即针对小康的手术方案多次研讨。

专家们发现,如果经股动脉入路行腔内治疗,远期通畅率较低,容易再闭塞,且无法判断他电烧伤后血管变性的情况;如果进行人工血管搭桥,虽然手术方式简单,但人工血管移植有抗感染能力较差、远期栓塞率较高,与肱动脉吻合后吻合口不愈合,缝线易脱落,除了这些缺点,手术费用昂贵也是个问题。

“他年纪轻、身体素质好,我们最后决定采用自体大隐静脉搭桥代替闭塞的人工血管,帮他重建右上肢的血管通路。”该团队主任医师张智辉介绍说,自体静脉取材方便,移植后通畅率较高,抗感染能力强,并且大隐静脉口径与四肢主干血管相当,组织相容性好,费用也相对低,是修复四肢主干血管缺损的理想材料。术后,小康的右上肢重新恢复血运,尾指溃疡愈合。(全媒体记者翁淑贤 通讯员李培艳、朱一艺、许咏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