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1月20日下午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消息传出,“华晨破产”“连宝马也带不动”的感慨之词已经沸沸扬扬,不过,“华晨破产”并不会导致宝马离开华晨,“破产”的说法也是不准确的。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集团重整申请,因而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这与多数人理解的破产清算差别巨大。

一方面,华晨集团表示破产重整将聚焦自主板块,不涉及合资品牌,也就是不涉及利润“奶牛”华晨宝马;另一方面,宝马中国也对此回应,合资企业华晨宝马的运营不受影响。

自主品牌经营困难

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引发关注。11月13日,一位债权人依法向法院提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申请。

与“破产清算”一样,“破产重整”也是在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情况下启动,但破产重整的前提是法人企业仍有挽救的希望,并获得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协商同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的现存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同时,华晨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因此,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爆发。华晨集团2020年半年报显示,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自主板块长时间的经营不善,对华晨集团的确是一种拖累,破产重整恰恰是华晨集团剥离不良资产、调整股权结构的最佳时机。

破产重整不涉及华晨宝马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月和9月,华晨集团两次转让旗下子公司、华晨宝马的中方控股代表——华晨中国的股权至辽宁交投集团,9月,华晨集团剩余持有的华晨中国30.43%股权转至华晨集团全资控股的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至此,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股份,为了保全华晨宝马不受重整影响可谓费尽心思。

今年三季度,宝马集团营收262.8亿欧元,税前利润24.6亿欧元,净利润约为18.2亿欧元,同比上涨17.4%。华晨宝马第三季度在华销量18.1万辆,同比增长35.2%,成为增长主力。宝马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和投入程度并不会因为华晨汽车的重整而有所改变。据了解,宝马集团仍将对华晨宝马的投资将增加30亿欧元,用于未来几年沈阳生产基地的改扩建项目。